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樂來越愛你》可能失去大獎?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兩難

精華簡文

《樂來越愛你》可能失去大獎?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兩難

圖片來源:flickr.com/photos/dorahon#sthash.MyySWG6o.dpuf

瀏覽數

9816

《樂來越愛你》可能失去大獎?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兩難

經濟學人

奧斯卡金像獎的主要功能,一向是推銷自我。它創立於1929年,目的為對抗負面報導;當時,性醜聞和螢幕中的暴力行為,引來衛道人士的批評。好萊塢人士創辦此獎項好改善自身的形象,其潛台詞即為,如果有辦法選出「最佳」電影,也就表示有些電影一定「很不錯」。

今日的情況就不是那麼單純。什麼樣的電影才算是「最佳」,一直是激烈的爭論焦點。

今年,是逃循於懷舊之情的《樂來越愛你》會拿下大獎,還是種族代表政治勝出,例如《關鍵少數》或《月光下的藍色男孩》?

過去幾年,流行文化已經成為美國最分裂的政治論辯場域,奧斯卡在試圖反映變動之際,也承受了一些成長之痛。奧斯卡今年選出的最佳影片,則會告訴我們,奧斯卡走到了哪一步。

最近幾年,影藝學院常會忽略帶有政治和社會意涵的電影,例如《逐夢大道》和《因為愛你》,偏好聚焦於電影產業本身的電影,例如《大藝術家》、《亞果出任務》、《鳥人》等等。

今年的奪獎熱門《樂來越愛你》,亦提供了類似的、與世隔離的歡快。它是部歡樂的音樂劇,讓美國觀影者得以逃脫困頓時刻;它也是一封寫給好萊塢的情書,召喚經典好萊塢音樂劇的風格和主題。不管是在哪一年,它都會是最佳影片的大熱門。

然而,《樂來越愛你》面臨重大反彈,也可能會因而失去大獎。

批評者指出,電影那處處所見的懷舊之情,其副產品即為壓迫式的種族政治價值。MTV新聞指出,「如果你要拍部電影,講述一位藝術家無視一切阻礙、想要抓住爵士樂的真正根源,你應該會覺得,那位藝術家是位黑人。」

反之,電影中唯一一位黑人主要角色,是由約翰.傳奇(John Legend)飾演的、實際上的反派;他反對賽巴斯汀偏好的傳統爵士,選擇了比較商業化的風格。
有些批評者則抱怨電影中的性別歧視。

洛杉磯書評指出,雷恩.葛斯林(Ryan Gosling)的角色在愛情關係中的地位較為重大,「電影在預示兩人關係的重要時刻之時,出現的是他的音樂……他來她工作的地方約她;他向她介紹爵士樂;他帶她去看《養子不教誰之過》,以進行相關研究(但她是位演員,理論上應該也是個電影愛好者)。」「《樂來越愛你》成為奪獎熱門,等於是在背上畫了個靶子。」

影藝學院無法忽視這些不滿,#OscarsSoWhite這個標籤,也讓奧斯卡成為近年種族代表性的爭論焦點。

影藝學院注意到了這個缺陷,也努力推動改革,吸收更多女性、有色人種和LGBT社群成員。但如果《樂來越愛你》橫掃各個獎項,也就代表影藝學會並沒有完整地接收到訊息;奧斯卡和電影產業之中的多元化推動力量可能會更加劇烈,文化戰爭也會變得更為激烈。

不過,如果《關鍵少數》或《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贏下最佳影片,那就標誌著影藝學院對於改變的開放態度。

兩部電影皆講述遭受邊緣化的故事;這樣的故事過去難以獲得好萊塢片廠青睞,更別提贏下最大獎項了。《關鍵少數》是由真實故事改編,故事中的三位黑人女性在美國太空總署工作,協助將首位美國太空人送上太空,卻從來沒有獲得認可。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主角是位黑人同性戀男性,性向遭受社群的暴力反對。導演兼劇本作家傑金斯(Barry Jenkins),請來三位演員分別飾演三個不同時期的主角;過去,奧斯卡可能會難以接受它那大膽無比的創意。如果它能贏下最佳影片,必定會是奧斯卡做出的少數正確決定之一──提名電影之中,沒有一部比它更有勇氣、更大膽。

影藝學院的組成處於轉型、美國政治亦極度分裂之際,奧斯卡似乎也十分掙扎。

在這樣的艱困時刻,是會選擇從過往尋求慰藉,還是選擇放大邊緣族群的聲量,放眼更具包容性的未來?最佳影片一向是最受矚目的奧斯卡獎項,今年,它的負擔也會更加沉重。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