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Uber爆性騷擾醜聞 專家:不意外

精華簡文

Uber爆性騷擾醜聞 專家:不意外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9131

Uber爆性騷擾醜聞 專家:不意外

Web Only

美國叫車公司Uber爆出新的性騷擾醜聞,公司形象傷到不能再傷,為什麼很少人意外?原來Uber過去的性平紀錄向來糟糕,而且執行長卡拉尼克也從來不以扭轉厭女形象為優先要務。

傑出工程師蘇珊‧佛勒(Susan Fowler)在部落格撰文,描述她擔任Uber員工時期遭受的待遇。她說,2015年11月至2017年1月她待在Uber時,經歷了多次明顯的性騷擾相關事件。

佛勒說,她到新團隊第一天,主管就向她求歡。她向人資舉報,結果人資說,這位主管是初犯,而且工作表現很好。稍後,佛勒發現人資說謊,以前有另一位女性向人資舉報過這位主管的騷擾行為。

事情還沒結束,佛勒之後又經歷更多次性騷擾,也都向人資舉報。當她指出,公司裡女性工程師非常少,1位人資代表回應「有時候,有些性別和種族背景的人就是比其他人更適合某些工作,所以你不應該對工程師的性別比例驚訝」。據她所說,主管威脅如果她再繼續向人資舉報問題,就要開除她,這時候她就離開了Uber。

Uber執行長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週日透過電郵發布聲明,表示會調查相關指控。卡拉尼克說,佛勒描述的事情抵觸Uber的立場和價值,他第一次聽到有這種事,承諾如果指控為真,會開除犯下不當行為的員工。

《Vox》科技記者李伊(Timothy B. Lee)表示,Uber企業文化一向名聲不佳,有厭女、「有如兄弟會」的形象。2014年,《GQ》前資深編輯拉普金(Mickey Rapkin)在文章裡寫到,卡拉尼克開玩笑說與女性有關的載客服務可以取名為「boober」,凸顯出他對女性的態度。

去年,《BuzzFeed》報導,Uber內部客服資料庫中,有好幾千條含有「性騷擾」或「性侵」的顧客訊息。Uber駁斥這些指控,說其中很多都是錯誤的指控, 聲稱2012年12月到2015年8月之間,顧客舉報的性騷擾和性侵分別不到170件和5件。

然後,Uber去年6月宣布,接受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的35億美元投資,引發關注,因為沙國是全球女權紀錄數一數二惡劣的國家,包括拒絕讓女性開車,不讓他們在沒有男性陪同下去公共場所,因性侵受害者單獨與非親戚的男性在一起而懲罰她。

當然,這些都無法告訴我們,Uber的職場文化是否帶有猖獗的性別歧視,但我們確實知道了卡拉尼克沒有把性別平權當成Uber的優先事項。

Uber名聲向來不佳

有些公司很努力培養「會做正確事情」的名聲和形象,但成立近8年的Uber相反,Uber呈現出來的特質就是,為了勝利不惜任何代價。

早年,Uber還處於劣勢、想要打破強大的計程車卡特爾時,不少人覺得這種特質很迷人。但隨著Uber壯大、主宰叫車市場,這種特質變得惹人厭。就在2014年,一連串的事件,加強了Uber不尊重顧客、司機、員工權益的無情形象。

那一年,Uber被控監控自家顧客,然後Uber高層出言威脅記者。在法國里昂,Uber廣告標語說要把顧客和「性感女司機」配對,再惹性別歧視爭議。

卡拉尼克事後道歉,但沒有開除犯錯的高層,也沒有做什麼努力來廣泛提升Uber的道德標準。

Uber與旗下數千名司機長年一直有爭議,許多司機對於Uber提供的低收入和缺乏正當程序感到沮喪。Uber不是積極主動處理這些問題,而是等到司機提起大規模訴訟,才開始在和解案中做出一些讓步。

簡言之,Uber沒有把積極改善公司道德形象當成優先事項,而長期引發的問題又讓人們以有色眼鏡看待Uber的每一個新爭議。

Uber幾週前就因此受害。上週紐約出現一波在甘迺迪機場抗議川普移民政策的活動,Uber停用動態定價機制,而計程車司機拒絕從甘迺迪機場載客,等於是透過罷工響應這波抗議。抗議人士認為,Uber是故意想破壞罷工,表態支持川普。

李伊說,其實停用動態定價,搭乘Uber的客人會變少。但多年來的爭議,讓很多人相信關於Uber最糟糕的流言,而後有人發起的#DeleteUber(刪除Uber)活動也很快就獲得響應,迫使卡拉尼克出面表示反對川普的禁令。

佛勒提出性騷擾指控後,Uber又面臨類似窘境。幾乎沒有人願意相信Uber,因為佛勒的指控聽起來正是Uber這種公司會發生的事。

(資料來源:VoxBloomberg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