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無性生殖倍增 人類該代班上帝擁抱科技嗎?

精華簡文

無性生殖倍增 人類該代班上帝擁抱科技嗎?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757

無性生殖倍增 人類該代班上帝擁抱科技嗎?

經濟學人

這一切本來非常單純。女孩遇見了男孩,藉由長期演化而來的方式傳遞配子,9個月後,小孩就會出生在這個世界。現在,情況變得複雜許多。

美國國家科學院在2月14日發表的報告中,支持精準的基因編輯技術。這樣的精準編輯技術,甚至可以在胚胎開始發育之前,就先一步修正血友病等基因疾病。

20年前桃莉羊現世之時,引發了人類複製的激烈論辯;如今觀之,有些人或許會認為,當時的爭論根本沒有必要。不過,其他的科技進展,也讓複製人類一步步地成為可行之事。

有些人害怕人類「扮演上帝」,有些人則深受無子或基因疾病所苦,全心支持終結這類苦痛。無論如何,科學終將成熟,社會也得仔細思考自身的立場。

生殖的選擇持續增加;人工授精(AID)和體外人工受孕(IVF)已成為十分常見的技術,卵細胞質內單一精蟲注射(ICSI)亦是如此。去年又出現了粒腺體移植,不久之後,我們或許就得面對利用人體細胞製造精子和卵子的可能性。

這類技術分離了性交與生殖,大多數也帶來了選擇胚胎的可能性。一開始,它們或許會讓人覺得困惑甚至是反感,但此領域的經驗顯示,反感並不適合做為政策的指引。

反烏托邦的基因編輯  可以創造超人嗎?

AID至少被一間美國法庭視為通姦的一種,它帶來的小孩亦被法律視為非婚生子女。IVF則促使部分神學家苦思,「試管」嬰兒是否擁有靈魂。

反感通常會與反烏托邦式的警告相符。在科幻小說裡,基因編輯會創造擁有超常智慧或體能的超人,桃莉羊宣佈之時,複製人軍團填滿了媒體頭條;事實則是,就算真的想,也沒有人知道該如何創造超人。但過去的紀錄亦展現了生殖科學的進展可以有多快,因此,就算技術尚未出現,思考相關的倫理問題,也不是沒有道理。

IVF和AID從怪異成功走向熟悉,或許是很不錯的思考起點。兩者都能為原本無法有小孩的父母帶來健康的孩子;粒腺體移植的目標為避免罕見但危險的疾病,必定也能帶來同樣的效果。

快樂的父母和健康的小孩,或許是在思考生殖技術之時的好準則。安全性是最核心的考量,但證明安全性並不容易;研究者可以使用還只有幾個細胞的人類胚胎進行實驗,但無法以人類胎兒進行實驗,想使用大猩猩實驗也不容易,因為牠們數量極少,也常受到法律保護。

因此,某項技術在法律範圍內儘可能測試之後、正式投入使用之時,就得依靠「信念」。此事不該改變,以避免在可靠法律管轄地區之外出現「獨立」手術。

這並不是理論上的疑慮;英國開發了粒腺體移植,也是第一個核發執照的國家,但目前所知第一對使用此技術的夫妻,是特地從約旦前往墨西哥,才辦到了這點。

定義許可的界限就更為困難。不過,快樂的父母和健康的小孩,仍舊是很好的準則。即將出現的新技術之中,利用身體細胞生成精子和卵子,必定是問題最少的一個;此技術的優點之一,就是讓同性戀也能擁有與兩人有血緣關係的小孩。

一個人可以同時成為父親和母親

不過,法律應堅持必須有兩人參與;如果有一個人試圖同時成為父親和母親,在沒有大規模基因編輯的情況下,就有可能導致最為極端的近親繁殖。

基因編輯和複製,牽涉的層面就不只是父母的快樂和孩子的健康。最先問世的基因編輯,將消除目前只能藉由胚胎選擇才能消除的遺傳疾病,應該會相當獲得支持。

成人應該可以複製完美的自己,因為那算是自決的一種。不過,孕育擁有新特質的嬰兒或是複製其他人,就會引來平等與否、是否能在未獲同意之時使用他人的組織等質疑。

巨量的倫理問題

巨量的問題亦將隨之而來。父母能否複製他們失去的小孩?能否複製離世的另一半?富有者能否付出其他人無法負擔的金錢,讓小孩聰明又正直?
專家得找尋答案,法庭也得應用規範,以保護尚未出世者的利益。它們可以引用現有的經驗,例如有如完美的複製人的同卵雙胞胎,或是提供幹細胞以治癒重病兄姊、由IVF選擇出來的「救命手足」。

任何制度都必須要有適應能力,原因在於,隨著民眾逐漸熟悉新技術,他們的看法也會有所改變。但從先前的經驗來看,風險並非出於急於使用極端的生殖技術,而是因為感受而不願前行,讓人為此承受苦痛。(黃維德編譯)

(本文獲得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