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太子被捕   澆得熄三星的旺火?

精華簡文

太子被捕   澆得熄三星的旺火?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5447

太子被捕   澆得熄三星的旺火?

Web Only

17日,三星電子副會長,也是三星集團實際共主被逮捕。這已是三星電子繼Note7手機連環爆之後,半年間的第二個大災難。怪的是,三星的股價依舊強強滾,過去一年間已漲超過60%。三星正旺的勢頭,會被韓國政治史上對財團最大的反撲澆息嗎?

太子被捕了!

17日清晨5點半,天色仍昏暗,韓國法院發出逮捕令,羈押了48歲的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2014年會長李健熙心臟病無行為能力後,獨子李在鎔已是三星集團的實際共主。

 三星集團佔亞洲第4大經濟體韓國GDP的20%,更佔韓國股市市值超過3成。集團皇冠上那顆鑽石正是三星電子。財閥與政體緊密相連,三星繼承者落難,到底會不會成為壓垮三星帝國的最後一根稻草,會不會動韓國搖國本?

太子被抓 日常營運照舊

 多數分析師搖頭認為不會,三星運作照常。

「三星電子三位共同執行長主導日常營運,」首爾研究公司Chaebul.com分析師Chung Sun-sup說。

 從經營面來看,三星電子共同執行長權五鉉,曾在三星半導體有超過30年資歷,目前半導體事業是三星獲利的火車頭。另外兩位共同執行長申宗均、尹富根分別掌管智慧手機、家電及顯示器事業,三星並不會因領導人暫時真空,而運作失靈。

 「財閥老闆有在獄中操控營運的歷史,無論透過秘書或探監律師,」首爾大學教授Lee Kyung-mook在韓國媒體上指出,譬如韓國現代集團會長鄭夢九在2006年因佔用公款被收押61天,仍沒有降低對集團事業的決策控制權。

 從股價上來看,三星股價雖然李在鎔被捕當天一度下跌1.6%,但這對應三星過去一年的驚人漲幅,根本只是九牛一毛。

 若從消息面看來,許多人會認為三星屋漏偏逢連夜雨,去年10月底捲入朴槿惠政治醜聞,又發生三星電子獲利金雞母智慧手機事業,推出旗艦機Note7,卻連番發生電池爆炸案,搞到最後航空公司禁止帶上飛機,大量回收停售。但三星股價以今年1月26日最高點來算,過去一年漲了68%,台灣企業獲利王台積電過去一年不過漲30%。

 股價背後反映的其實是三星去年及今年火熱的營收、獲利。火車頭正是三星的半導體事業。

 集邦科技研究報告指出,因整體行動式記憶體需求強勁,持續供不應求,三星穩坐DRAM龍頭,市佔高達47%,2016年第4季營收有12%成長,營業獲利率則提升至45%。

 「DRAM, Flash去年第2季至今市況很火熱,需求強、供給少,三星可說是用記憶體去補智慧手機的虧損,假如Note7沒有爆,去年三星獲利會很驚人,」集邦科技研究協理楊文得觀察。

 不只DRAM,三星更將可望在今年獨家供應OLED螢幕給蘋果下一款iPhone。「三星業務基本面算穩,競爭力還在,太子被抓影響不太大,」楊文得分析。

送錢鞏固大位 被逮捕

耐人尋味的,李在鎔被捕,是和鞏固他的繼承大位有關。

韓國檢察官指控李在鎔涉嫌賄絡、貪汙及偽證罪。韓國檢方一月指控李在鎔賄絡韓國總統朴槿惠親信崔順實,金額將近4千萬美元。崔順實利用總統關係強迫韓國財團捐款共計近7千萬美元給兩個非營利基金牟利。三星正是這些捐款背後最大的金主。

李在鎔賄絡崔順實背後,據韓國媒體指出,正是希望朴槿惠政府的National Pension Service投票挺第一毛織和三星物產的合併案。這個合併案是強化李在鎔在三星經營權的關鍵。

 兩家公司合併後,李在鎔在三星物產的持股增加到16.5%,第一毛織則可持有23.2%的股權,而三星物產持有集團旗艦三星電子4.2%的股權。

 李在鎔被扣押後,三星發言人以電子郵件發聲明表示,將盡最大努力,確保真相在未來法院內訴訟時,能充分地揭露。

 憤怒的韓國民眾,等著看政府與司法體系將如何處理這次的國家領導人與最大企業集團領導人的醜聞事件。

 英國《經濟學人》曾在2009年《三星的災難》報導中分析,「韓國財閥的權力之大並不時發生違法情事而遭質疑與批評。當韓國政府努力希望企業治理,會計準則透明度要與國際接軌時卻又放任這些財閥不遵守,就是擔心影響經濟成長。」

 正因三星與韓國政治經濟命脈綁得太緊,簡直到一個匪夷所思的共犯結構圈,導致韓國政府面對財閥犯罪時愛恨交織的矛盾情結。

「三星已經凌駕在法律與國家之上,根本和北韓很類似,大統領超越勞工黨(Worker Party),」韓國全南國立大學教授Kim Sang-bong在接受《日經亞洲評論》時嚴厲批評,他也曾在2010年發起杯葛三星產品。「李氏家族濫權,在任何民主國家都不應發生,政治權力正為李在鎔的家族利益服務,」他指控。

 亞洲財團「家天下」,靠世襲與緊密政商關係維繫企業成長與家族掌握,正是三星在韓國上演的一檔永不下片的長壽劇。財團拿走的多數的利益, 壓縮了中小企業的生存空間,只能依附著財團奶水生存。

《三星內幕》一書作者金勇澈就曾披露,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曾在2003年到瑞典,當時獨子李在鎔也隨行,去考察瑞典財閥瓦倫堡家族(Wallenberg)。

為什麼? 因為李健熙注意到瓦倫堡家族和三星許多層面非常相似。瓦倫堡財閥的企業體佔瑞典GDP約3成,家族旗下控股公司股票市值佔斯德哥爾摩股市份額超過4成。而瓦倫堡家族已經是超過150年的百年企業,傳了5代。

但瓦倫堡家族和三星最大的差異,是瓦倫堡家族企業以「獨立經營」為原則,家族雖然是透過「控股公司」管理企業,但這家控股公司卻是「公益財團」,把子公司獲得的配息交給公益財團,而公益財團的收益幾乎全用在發展瑞典科學與技術。

「瓦倫堡家族可說是瑞典科學家、工程專家與醫學專家可靠的監護人,」金勇澈在《三星內幕》中分析瓦倫堡家族在瑞典社會樹立的風評與公共性,形成和三星李氏家族極大的差異。

李在鎔與朴槿惠政府的醜聞,只是再次凸顯韓國財閥在政經領域既得利益者的穩固角色,與經濟活力老化的現象。法院此次大動作逮捕李在鎔,多少和民眾的累積的巨大憤怒有關。

朴槿惠的彈劾案法院尚在審理,三星共主李在鎔遭羈押。國家領導人與國家最重要財團領導人的處置,又能為憤怒的韓國帶來什麼樣實際上的轉變?

 「這將是三星集團切斷過去連結的重要機會,」漢城大學經濟學教授金相九認為,兩個領導者的落難,卻反而是整頓韓國大財閥與政府利益糾葛,打破濫權食物鏈的好時機。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