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新班表出爐!「一例一休」大作戰

精華簡文

新班表出爐!「一例一休」大作戰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9628

新班表出爐!「一例一休」大作戰

天下雜誌616期

勞基法新制「一例一休」上路,不全是負面效應。有些企業改結構,以正職取代臨時工;有些則依職位重排班表,員工多了加班費或休息時間。從日月光、雲朗觀光、慕哲咖啡看各產業如何因應新法。

棋盤上擺滿色彩繽紛的跳棋,黃色、紅色、綠色和藍色交錯,依著週一到週日的順序站立。半導體大廠日月光資深副總經理周光春邊比劃著,「我們將員工分為3個休假群組,另外因應『一例一休』,分為例假日、休息日,以及從變形工時而產生的休假日,交錯運用。」

日月光高雄廠區有2萬4千多人,在勞基法修法上路後,估計需要輪班的1萬6千人都受到影響。

為讓24小時運轉的工廠能順利運作,周光春絞盡腦汁,最終想出將四輪二班制的現場操作員分為3個休假群組,以每月(30天計)222小時為工時上限,以彈性工時安排,將複雜的法令單純化。

雖然一例一休政策實施,引來反彈聲浪不斷,但並非全是負面效應。

現在是很好的機會,讓企業省思要不要繼續用過去的管理模式?

「從報章媒體上看到都是雙輸,為何不從雙贏的角度看?」韜睿惠悅企業顧問公司精算與勞動條件諮詢總經理周淑媛指出,法令改變雖然讓雇主勞動成本增加、人力運用彈性變差,此時更要審慎盤點人力,也是企業重新思考管理模式的契機。

因為保護勞工已經是全球趨勢,企業要學習從中找到出路,周淑媛說,「現在是很好的機會,讓企業省思要不要繼續用過去的管理模式?」

根據國發會估算,這次修法主要影響製造業和服務業。對製造業而言,新增勞動成本佔總營運成本比例為0.1%,以近5年平均利潤率7.25%來看,應有較大能力調適。

服務業以2011年利潤率8.07%,新增勞動成本佔總營運成本0.22%,「但因服務業屬內需型,和日常生活關係密切,民眾會感受深刻和強烈,」國發會副主委龔明鑫指出。

因應這波修法,不論是製造業或服務業都尋思改變管理模式的可能。

當許多科技大廠還在苦思該如何排班解套,日月光已設計出新的流程,「我們從3、4個月前開始模擬假設各種可能性,去年12月中法令一確定,就在廠內召開說明會,」日月光人資處處長李叔霞說,光在高雄廠區,就對內部員工開了70場說明會。

工廠操作員,加班費多拿4000元

以前員工是上2天班、休2天班,等於1個月上15天,扣除週休2日,有6天休假日工作算一般加班費。

現在實在太複雜,人無法管,於是設計系統如棋盤一般,將所有情境放入系統模擬,再由人去判斷。

日月光要求操作員在年初就將1年的日程排好,一樣是12小時一班,以顏色標注紅色為不能工作的例假日,黃色是加班費較高的休息日、藍色是給和一般工作日一樣加班費的休假日。

為達到公平性,避免有人拚命加班賺加班費,有人卻加不到班,因而採取計分法,以休假日願意加班為準,配合度高的分數也高。

設計出這一套規則,周光春說,工廠等於軍隊管理,要井然有序,不需要做很多判斷和彈性。「這樣的溝通成本最低,不然員工會沒有規則可依循,」他說。

雖然有每月不得超過46小時的加班上限,但在相同的時數之下,每個人加班費會從平均每月1萬1千元增加到1萬5千元,保守估算在相同條件下可以多賺2千元到4千元不等,人力成本約擴增5千4百萬元。

自動化讓工程師免留守

然而,最令日月光頭痛的不是操作員排班,而是靠腦力的工程師。

「藍領工作者最在意被公平對待,因為他做的事都一樣;白領工作者要的是成長,但不能因為成長而不斷超時,」李叔霞舉例說,工程師做實驗可能晚上9點跑完結果,但他們通常不會回家再來,而是直接在辦公室作業,加班時數也不斷堆疊。

為洗刷曾被指控為「血汗工廠」的惡名,日月光發展出監控系統作為管理工具。工程師進入建築物內達到11個小時,就會從手機收到訊息,「關心你為何還在線上?」周光春自己都曾收過警訊,而只要停留超過12個小時,系統立即致電提醒主管請該名人員返家休息。

改用自動化系統取代人做工程實驗,協助工程師去做更有創意的事情。

一旦有人出現連續超時,人資即介入,「我們認為這是主管的問題,主管應設法訓練其他人員可以接手,」李叔霞很堅持,「即使員工說是自己要完成工作,仍是主管要負起管理責任。」

日月光也為此著手開發自動化系統,用自動化系統取代人做工程實驗,協助工程師去做更有創意的事情。

「如果還陷在情境中,還在想加班費增加太多,」周光春說得斬釘截鐵,「如何在激烈的全球競爭下力爭上游?」

不再用派遣!服務業增正職

因為一例一休而受到衝擊的第一線餐飲服務業,也出現改變的可能。在台北文青界頗有知名度的慕哲咖啡,由NGO工作者集資成立「左轉有書公司」後接手經營,股東之一即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

「工運搞久了,實實在在創造就業機會也不錯,」孫友聯說。他為落實一向的主張,給工作人員平均薪資35K,不但高於業界薪資水平,更由七位員工自己估算成本、討論經營策略,「我給他們的原則是沒有必要就不要加班,嚴格限縮加班,」他說。

走高價位的雲朗觀光集團則選擇大幅增補人力。

「過去在餐飲部份,大量運用臨時工和部份工時員工,尖峰時甚至會高達兩至三成,」雲朗觀光集團人資總監朱建平坦承,一例一休上路後,很多企業考慮用外包或派遣,但不論哪條路都是走在法律模糊地帶,「派遣法」不知何時要上路,不確定性太大。

與其設法鑽營,不如回到最根本,增加編制人力。

朱建平說,老闆給的方向是如何在適法的情況下,又不損及員工權益,因此集團內的決議是補充正職人力,內部同時重新檢視效率。

雲朗除了將大舉招募基礎人員,在全集團現有1600名員工,另充實一成左右人力,並招募中高階人才,「與其設法鑽營,不如回到最根本,增加編制人力,」朱建平說。

隨著愈來愈多企業因應「一例一休」而調整管理策略,未來,會不會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確實值得拭目以待。(責任編輯:王珉瑄)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16期《慢魚運動》>>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