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政府要確保週休二日 勞工反應如何?

精華簡文

政府要確保週休二日 勞工反應如何?

圖片來源:邱劍英(鄭寧寧製圖)

瀏覽數

5962

政府要確保週休二日 勞工反應如何?

天下雜誌616期

勞動部為了明文規定週休二日而修法,也強調該有的彈性沒少給。但對各行各業來說,真的變好了嗎?以下為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司長謝倩蒨和3種行業員工,針對勞基法新制影響的說法。

面對認為勞基法新制過於僵化的批評,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司長謝倩蒨表示,修法重點是讓「週休二日」有法源依據,且並未限縮彈性工時規定,以下為專訪摘要:

從1984年勞基法施行至今,每7天要有一天「例假」,且只有遇上天災和突發事故時,雇主才能要求勞工在例假日出勤,這個規定一直在。

這次勞基法修正,主因是2015年修法,把法定工時從兩週84時,降到一週40小時,只修了勞基法第30條,以至於有企業把時數分配在6天,勞工依然沒有得到週休二日。

因為勞工團體的反應和蔡英文總統政見,要讓週休二日有明確的法律根據,所以才創造「休息日」的概念。休息日以休息為原則,工作為例外,加班費從三分之一調到一又三分之一以上。以價制量,讓雇主要求勞工在休息日加班時更為謹慎。

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司長謝倩蒨表示這次修正並未限縮原有彈性工時規定,勞動部不只聽資方意見,也會傾聽勞方和社會大眾聲音,作為未來修法的參考。(劉國泰攝)

勞基法源於工廠法,起初僅適用於工業部門,但過去20年陸續納入其他職業,政府也依照不同行業特性做出相應的修訂,增設適用於特殊行業如餐飲、資訊、會計業的彈性工時。這次修法未限縮彈性工時的制度。

出勤紀錄對勞工相當重要,不只是算加班費的依據,更是認定職災的依據。為因應日趨多元的工作樣態,勞動部特別針對新聞媒體工作者、在家遠距工作者、外勤業務員編定「勞工在事業場所外工作時間指導原則」,用Line回報、手機打卡都可作為出勤紀錄,勞資雙方也可約定正常工作時間,加班時再依狀況另行記錄回報。

台灣勞工過於弱勢

各國國情不同,勞工集體談判能力不一樣。台灣100多萬家事業單位,只有919家企業工會,各類工會共5466家,數量和能力都還不足。

台灣勞工過於弱勢,無法完全像其他國家可以透過集體協商,爭取自身勞動權益。勞動部持續辦理工會幹部訓練、集體協商人才培訓,從強化工會談判能力做起。

資方認為台灣勞動法令彈性小,但日本沒有事病假,美國員工例假日沒上班就沒薪水,有些國家加班時數無上限,這些是大家要的嗎?以政府立場來看,現階段的勞工健康和福祉,還是要政府幫忙把關。(余佩樺整理)

百貨女裝專櫃銷售人員林志倩:20多年來,第1次真正放到假

百貨女裝專櫃銷售人員林志倩主動參加勞基法課程,向公司反映特休假規定應符合勞基法新制,爭取到該有的權益。(邱劍英攝)

我從20幾年前入行,在百貨業當「櫃姐」,這個行業不是領死薪水,是領底薪加業績抽成,進入門檻不高,不用專業技能或高學歷,只要認真經營老主顧,當生意好、月入多,成就感就來了。

只是底薪20、30年來都一樣,而百貨公司又愈開愈多,客源分散,我們的業績抽成少了,變成僧多粥少,吃不飽。

以前我們都不懂這些勞動法令,過去櫃位不放椅子,要連續站立11、12小時,造成我的腳靜脈曲張、腳趾外翻。去年台北市勞檢,媒體報導之後,我們開始有椅子坐,才知道有「職業安全衛生法」。

「一例一休」上路後,我們加班費會不會增加,我也不知道,只能等薪水下來後,再拿著我的班表和薪資單到勞動局詢問。

勞動局只有通知業主去上課,教他們怎麼建制公司制度,應該也要通知勞工去參加,跟我們解釋老闆給的條件是不是合法。

我們服務業很少在星期六、星期日休息,因為客人是週末出來逛街。我們都是這個月休幾天班,就補幾天的時數回來。

以往,我的班表是「六休六全」,意思是每個月排定6天休假,但必須在其他6天把這些休息時數補回來,而且公司不會發加班費。

今年1月開始,公司變成讓我們「八休七全」,每月可排8天休假,但只另外給我一天兼職人員的錢去請人。另外7天的時數還是要自己補回來,等於我們實際上只有一天例假日,依然幾乎沒得到這些休息時數。

自己向上反應公司政策不當

「特休假」也從今年開始改成沒休完、公司要折薪,所以年初公司要求我們把整年度的特休假排出來,在6月前要休完三分之二的特休。我們過去休特休假時,也是讓同事代班,之後自己再把這些時數補回來 。

今年,公司原本說特休假的代班規定照舊,但因我去聽過勞基法課程,向上反應這樣應該不符規定,公司才同意讓我們休特休假的時候,請打工人員。

面對這些情況,櫃姐要轉行也不容易,很多人都年紀大了,在這行做了20、30年。

除非不想工作,哪個員工敢告老闆?要改善櫃姐的勞動權益,還是要靠政府多勞檢。(余佩樺整理)

攝影記者鄭超文:錢夠多,工時就不是問題

進入新聞業20多年的攝影記者鄭超文認為現在記者大多時間花在發即時新聞,應有更多工作之外的時間,才能夠提升技能。(邱劍英攝)

我從1996年入行,在小報當攝影記者,後來跳槽到大報社,任職至今。

20幾年前,台灣報紙和電視台情況正好,記者獎金很高,我差不多跟上那個時代的尾巴。過去年終獎金通常是幾十萬,後來變幾萬,到現在沒有感覺。

在那個時代,加班、出差、等待,會覺得很值得,即使撇開新聞理想,物質回報也很優渥。

但現在薪資水準這麼低,記者整天工作,月薪頂多4萬多,休假也要出來做專題,有些人還要跑「業配」。記者可能因為幾次新聞事件受到感動,願意多付出,但若多付出變成了常態,沒有人可以做到。

從入行至今,主管一向認定記者是責任制。確實記者工作性質比較像責任制,守了好久的新聞事件,會希望最後是自己寫或自己拍攝,作品刊登出來被看見,才是成就感的來源。

因為記者工作比較像在完成一項作品,很難照表操課,有時也許要連續工作10到15天之後,才能完成採訪,而記者的功力就是把不可預期性降到最低,事先做好功課,有效率地完成。

但如果媒體老闆希望記者是責任制,事件持續發生的時候能守在現場,做到最好的新聞品質,就應該付責任制的薪水,比照律師、會計師、醫師待遇,這樣我們當然可以來談責任制。

希望記者燃燒「新聞魂」,就要有相應的薪水讓他繼續燃燒。

有人說,知識工作者就是需要長時間磨練,不應框定工時,但現在記者整天要發即時新聞,沒有時間做反思、查證,做的事情類似重複性的生產線工作,工作上的技能提升有限。有更多工作之外的時間,才有提升技能的機會。

去年,我們公司透過勞資協商,採行「八加二」工時,比方說,約定記者的工時從早上8點到下午6點,中間有2小時休息,上下班不用打卡。當需要超時工作時,由主管決定要加班還是換別人替代。

用輪流停休因應七休一

「一例一休」生效後,公司為落實「七休一」,遇到重大新聞時,原則上會讓記者「輪流」停休(休息日加班)。

現在景氣不好,人力緊,公司也不鼓勵加班,有些重要性不高的新聞,就讓文字記者自己拍照。但目前尚未在休息日加班,還看不出來影響。(余佩樺整理)

軟體工程師黃培恩:特休變多,可惜7天國定假沒了

從大公司轉到新創企業的工程師黃培恩認為,軟體工程師應該是責任制,自己管理工作的輕重緩急,和老闆溝通各項任務的期限。

我是負責開發app的軟體工程師,主要是和飲料、餐飲店合作,協助解決紙本集點不便的問題,讓消費者不用擔心找不到卡或忘記帶,只要持手機即可使用。

我有2年的時間在台北資訊公司工作,直到半年前回到高雄。現在工作的公司,雖然規定上班時間為早上9點到晚上6點,但如果晚到,就自動補到8小時。

工作主力除了開發app,還要提供合作店家一些功能,如分析來客群年齡層,找出哪些人需要集點卡,並增加支付功能,在店家消費能用app結帳。

在我看來,軟體工程師應該是責任制,自己管理自己。雖然老闆要求在期限之前完成,但我們會先協調實際可以做出的時間,如果時間很趕,哪些功能優先、哪些又要往後延。

一般而言,我們習慣彈性大一點,時間要長要短,由工程師自己決定,若經驗不夠、評估太短就會要加班,若評估過長,就看老闆要不要接受。

再忙也不至於要加班

偶爾會發生要開發app某些新功能以趕上業者的活動,或是有bug(故障)需要修復等緊急狀況,我會先把手上事情停下來處理,但還不至於要加班。

我想這和每個人工作能力有關,輕重緩急也要會區分,基本上我不會把工作帶回家,如果工作影響生活,這工作就不好。

這是一個新創團隊,我們既是勞工也是創業合作伙伴,和老闆一起決定公司未來的方向,也參與公司發展過程。我很喜歡這份工作,不然不會每天從岡山騎摩托車一個小時去上班。

公司制度原本就是週休二日,國定假日19天也全放,「一例一休」實施後,對我們最大的影響是要照政府規定,7天假沒有了,很可惜啊。

但有個好處是得到特休,原本要滿1年才有7天特休假,現在半年就有3天特休,讓我滿開心的,尤其特休可以自己安排時間,比較有彈性,可以自由運用跟女友出去玩。(林倖妃整理)(責任編輯:王珉瑄)

【延伸閱讀】
勞基法專題Ⅰ:邁向知識經濟,台灣需要哪種勞基法?
勞基法專題Ⅱ:修法後的兩大影響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16期《慢魚運動》>>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