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中國漁船與烏魚子悲歌

精華簡文

中國漁船與烏魚子悲歌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9163

中國漁船與烏魚子悲歌

天下雜誌616期

《天下》記者海上直擊中國漁船數量、噸位大增,採取破壞性漁法越界捕魚。對付中國漁船,韓國大腕砲擊、印尼則是集中炸沉,台灣卻有海巡當內鬼,自賣情資通敵。執法不力,就算台灣慢魚有成,也難招架中國大規模的胡撈亂炸。

冬至前後10天的烏魚汛期,在台中梧棲港,《天下》記者跟著漁船一起出海捕烏魚,追尋台灣烏魚子的故事。但離開台灣海岸才12海里,兩艘油船率領的中國漁船團出現眼前,直擊了台灣海峽的新浩劫。

這一天是元旦假期過後,彰化塭仔港船長黃昭展看著掃描雷達說,「中國漁船已經越界到離岸。我強調是離岸,這就已經到8、9海里以內了,0356(船號)已經是在基線的左右,C0085 0411(船號)有時候我們會在台中港外海遇到,那已經是5海里的基線裡面,算是內海了,講難聽點,他已經到我們的河床地了。」

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據台灣漁船船長長期觀察,中國漁船有時會越界到離岸,甚至進入5海里範圍的內海。(邱劍英攝)

出海是為了找台灣魚的故事,找一條最能代表台灣的魚。美食專家徐仲說,從歷史資料可以發現早在荷蘭時期,那時候的台灣就已經開始捕烏魚做烏魚子,到了日據時代又經過了改良,烏魚子在台灣的歷史超過355年。

如果要找一個海鮮產品,到國際舞台說台灣的故事,「那一定就是烏魚子了,它最能代表台灣,」徐仲說。

中國央視的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也選擇了烏魚子代表台灣,打響了台灣烏魚子在中國大陸的名號。烏魚子成為陸客來台必買的伴手禮之一,是台灣的烏金,但它的高價與盛名,卻也連累了它自己。

台灣的烏金,已成了中國漁船胡撈亂炸的目標。(王建棟攝)

把魚炸到昏 再用雙拖網撈捕

每年冬天,當肥美帶卵的烏魚由北往南洄游最終造訪台灣,中國漁船沿途攔截、蜂擁越界的目標之一就是烏魚。

在台灣海峽中線東邊巧遇中國漁船,沒想到第一眼看到的,竟是2艘大型加油船錨泊在離台灣海岸12海里處。

油船上的工作人員不停地替漁船加油,一艘加滿了,再換另一艘,加滿了油的漁船直接下網拖魚。魚艙滿了,還有運漁船來裝魚貨運回中國大陸的港口,像辛勤蜜蜂日夜不停工,把台灣海峽當自己的內海。

至於《天下》記者這一趟出海,船長黃昭展只在台灣海域撈起了廢棄的輪胎、破沙拉油桶,還有些零星的漁獲,烏魚一隻也沒撈到,只感嘆等明年了。

才越過台灣海岸12海里領海外,就碰上外籍油船(左)和中國漁船(右),正在台灣海域作業。海峽中線東邊已成了中國漁船作業的漁場。(邱劍英攝)

他說,其實拿石頭砸自己腳的還是台灣人,中國大陸本來是不吃那種吃土(編按:實際為食藻)的魚,他們認為烏魚就是吃土的,大概在民國80幾年、90年的時候,中國漁船才開始抓烏魚。

台灣人發現中國人不吃,就開始用很低的價格收購,並且教他們如何抓烏魚、剖腹取卵。當中國漁民知道說捕烏魚可以賣給台灣人,台灣漁民抓不到烏魚的惡夢就來臨了。

尤其是當中國漁船發現烏魚卵是烏金,有驚人利潤可圖的時候,問題就來了。

台中區漁會總幹事趙朝森說,為了抓烏魚取卵給台灣人,中國漁船從遼東半島就開始把洄游的烏魚攔截下來,這時候烏魚卵還不算成熟、還太小,但中國漁船就這樣一路攔截,遼東、山東、江蘇、浙江到福建,甚至一路到廣東。

2013年,台灣烏魚大豐收,這一年中台灣竟然抓到了44萬尾烏魚,趙朝森說,其實,那一年中國漁船剛好改變漁法,沒有攔截到太多烏魚,才留下來給台灣的漁民抓。此後,台灣捕獲量又一路減少,今年台灣烏魚捕獲量只有去年的一半。

烏魚是洄游性魚類,經過誰家門口誰都能抓,並不專屬於台灣人,但對於整體烏魚族群來說,中國漁船的捕撈方法卻是一種生態浩劫。

黃昭展說,中國漁船一開始抓就是用炸藥去炸,把整群烏魚炸昏、再用快速雙拖網(編按:破壞性漁法,台灣曾討論禁止)抓烏魚,這樣的捕獲量才大。有時炸藥太多了,烏魚被炸到魚內臟膜都破掉了,烏魚卵破掉了就不能曬,台灣盤商根本就不收,後來他們知道以後,炸藥的量就減少,這樣台灣的大盤商才會收。

靠著大量捕捉烏魚,慢慢演變成為台灣買中國漁船捕獲的烏魚卵,漏網之魚才游到台灣。趙朝森說,從中國買烏魚卵,比買台灣的成本便宜至少三分之一。

農委會漁業署副署長黃鴻燕更指出,還有台灣人直接去中國大陸去做加工烏魚子的投資,隨著《舌尖上的中國》宣傳,中國本土也有烏魚子的消費族群了。

如今,台灣烏魚子產業被中國漁船炸光、捕光了,抓不到烏魚,台灣烏魚子加工業者就靠人工養殖的烏魚取代。

「你們台灣海巡收錢又抓人!」

烏魚子的故事,只是台灣漁業資源面臨中國漁船威脅的縮影。

目前台灣已經有維護海洋生態的環保意識,漁業署在1999年已全面讓台灣12海里內成為保護區,沿岸12海里內禁止大型底拖漁船作業,讓沿岸海洋休養生息,並且要進一步禁止3海里內使用流刺網捕魚。

中國漁船卻不管這個禁令,照樣闖進台灣的禁漁區,讓台灣禁捕、恢復海域資源的政策,形同虛設。陳昭倫說,甚至還有漁民在台灣西海岸的快速道路,就能看到中國漁船在台灣岸邊作業───這已經是在3海里內了。

在台灣海峽作業的中國鐵殼船愈來愈多,且有愈來愈大的趨勢。由於捕撈方式不受規範,造成台灣漁業資源浩劫。(邱劍英攝)

問題有多嚴重?擁有自己船隊、中台灣最大的漁產公司鰲興漁產船東陳建鈺說,中國改革開放,也改變了中國大陸的漁業,漁民開始從人民公社轉成個體戶,「真的是很大的轉變,那時台灣的漁船1天下3次網,但處於人民公社時代的中國,3天才下1個網,有出海、有下網,回去交個差就可以領錢。」

變成個體戶就不一樣了。台灣漁船1天一樣捕3個網,中國漁船1天捕6個網,「我們還有白天捕魚、晚上休息,他們根本是白天抓晚上也抓,風大時也抓,根本就什麼都不怕,風愈大,他愈喜歡抓,因為那時候他愈敢靠近台灣海域,」陳建鈺說。

中國漁民甚至還明目張膽賄賂台灣海巡官員。趙朝森說,中國漁船大多數是底拖漁船,對生態的破壞很大,尤其是在新竹、苗栗一帶的外海。前兩年還有海巡隊員賣情資,透露他們的排班表給中國漁船,以避開台灣海巡隊的巡邏時間,方便越界進入台灣海域偷捕。

結果這個海巡隊員被依貪污罪起訴,目前正在上訴當中,「在開庭的時候,中國漁船船員還說,你們台灣的海巡怎麼又要收錢、又要抓人,」趙朝森說。

對於生態衝擊影響大的,還有中國漁船總捕撈量。當中國大陸愈來愈富有,漁船從木船換鐵殼,船隻愈換愈大。

黃昭展說,有的中國大陸鐵殼船噸位都比台灣海巡的巡邏船大,「整個台灣抓的魚,不要說跟中國大陸一個省比,根本還比不上中國大陸一個港口所抓的魚,」陳建鈺說,以對岸福建省石獅市的祥芝港來說,一個港口就將近有1000艘的鐵殼船。

雖然正值烏魚汛期,但這趟出海,一尾烏魚也沒捕到,就捕到這些小型魚與透抽,親眼看到了台灣海峽資源枯竭。(邱劍英攝)

台灣的船是從20噸最多到200多噸,祥芝港的船是從200多噸到4、5百噸,1艘船等於台灣的5艘船,一個祥芝港就等於我們這邊4000艘漁船。

中國漁民捕魚積極、漁船數量、噸位大增,黃鴻燕說,「中國漁船造成海洋資源耗竭,不僅台灣關心,日、韓等周遭國家也同樣碰上中國過漁問題。」

衝擊的不只是烏魚子,連台灣常見用來做平民美食土魠魚羹、白北魚羹的土魠魚、白北魚,也跟著數量大減、價格飆為天價。跟長年棲息在台灣沿近海的白鯧、黃魚不同,土魠、白北、烏魚都屬於洄游性魚類,從中國大陸沿海一路洄游到台灣海峽。

烏魚汛期時出海捕撈的台灣漁船,經過2小時捕撈,並沒有捕到烏魚,只有零星的小型魚與透抽。(邱劍英攝影)

黃昭展說,以前的清明前夕,抓到的白北魚都是算噸的,1公斤才40元,現在1公斤要600到800台幣,價格漲了20倍,而且看到的白北都很小,一年能抓到兩條白北魚已經很稀奇了。

同樣被中國漁船中途攔截、台灣捕獲數量大減的還有土魠魚,今年初在屏東小琉球釣獲的土魠魚,在物以稀為貴的情況下,每公斤竟然高達2500台幣。

台、日、韓的共同困擾

土魠魚都被中國抓光了,那台灣平民美食土魠魚羹,裡面到底是什麼?黃昭展說,「根本就不是土魠魚,而是魚目混珠,用另一種外型類似的刺鰆來替代。」

有法可管嗎?要求中國漁船遵守台灣的漁業規定,不炸魚、不用破壞性漁法、更不可進入台灣禁漁區作業?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昭倫說,因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台灣對於中國漁船,不能做任何的處置,除非它已有越界捕魚或有不法行為,才能夠取締裁罰、甚至是扣船。相對於韓國發現中國漁船越界都直接用砲火把它打沉,或印尼直接把中國漁船扣押、集中炸沉,台灣對中國漁船嚇阻實在有限。

至於從上游就用破壞性漁法,把洄游性魚類炸光、捕光,黃鴻燕說,會不斷告訴對岸,洄游魚類算是海峽兩岸共有的魚類,如果兩岸都在抓卻沒有好好管控好,牠真的就會沒了,從此滅絕。

漁船船長黃昭展參與永續海鮮運動,是希望大家一起認識我們海洋與海鮮,才能善用與珍惜。(邱劍英攝)

● 花枝、透抽傻傻分不清!吃海鮮也要懂海鮮,你能答對幾題?>>

陳建鈺說,「要不是中國大陸有實施2到3個月的禁漁期,否則台灣海峽的魚早就被抓光了。」

追著烏魚到了海上,才發現有355年歷史的台灣烏魚子的故事已經變了調。更隨著中國漁業崛起,土魠、白北數量大減,若只有台灣推行慢魚運動,仍不足以恢復台灣海峽的海洋資源。

慢魚已為台灣周遭國家共同話題,如果沒辦法一起力行,那整個台灣海域裡,將再也看不見豐富的魚群優游大海───最美的海底風景將成為枯竭之海。(責任編輯:李郁欣)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16期《慢魚運動》>>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