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既堅強又纖細 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豊雄

精華簡文

既堅強又纖細 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豊雄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2495

既堅強又纖細 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豊雄

天下雜誌出版

日本當代建築大師伊東豊雄曾獲威尼斯建築雙年展金獅獎與建築界最高榮譽普利茲克獎。2011年起,伊東本人親自往返東京、岩手縣將近30趟,熱切投入地震災害重建。「先去現場,與人對話」這個概念,在伊東的各項建案中,都像鐵則般傳達給他的事務所員工與學生。在建築師投入三陸震災復原的情況下,伊東這個態度更包含了重要的意義。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教授李仁芳說,或許,是伊東讓我們領悟到,為什麼建築是個既堅強又纖細的行業。

二○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兩點。伊東豊雄在岩手縣陸前高田市內的小丘上,進行戶外會議。從丘陵眺望市內,只看到細長的道路與住宅分隔線,是一片荒涼的平野風景。

伊東等人在這裡開會,目的是為了向這裡的三一一東日本大地震災民居民提案,解說未來將在這裡建造的「眾人之家」的最後定案。

東日本大地震為身為建築師的伊東,帶來相當大的精神衝擊。不僅遠超過預期的震度搖晃著地面,使無數建築物倒塌損毀,隨即而來的海嘯更將城鎮與生活的一切軌跡,毫不保留全數抹滅。

所謂建築,是當地歷史與街景的文本(context),由居住者、使用者讓內涵更豐富,逐漸建構而成,但像這樣的事物竟然在一瞬間就歸零,恐怕誰也預料不到吧。伊東的前輩──日本現代建築師們身處的時代,也從來不曾面臨這樣的體驗。

面對這樣的慘境,建築師這種職業,總是理所當然地談著建築論,探索空間的新型態,這時也彷彿顯得只是在揮舞著天真的知性罷了。光是連滿足人們最基本的需求都有困難,那麼建築論究竟有什麼用呢?建築師特地來到這裡,真的能派上用場嗎?東日本大地震揭示出對建築師職能的所有質疑。伊東正是從根本抱持著疑問的建築師之一。

「眾人之家」正是伊東對於建築師現在究竟能做什麼,首先提供的一種答覆。

最早的「眾人之家」,鄰接著仙台市宮城區內的臨時住宅建造。完成的時間是二○一一年十月底。乍看之下,只是普通的木造平房。如果要以所謂的「建築」歸納定義,應該會引發各式各樣的疑問。而且還出自伊東的設計。看到人字形屋頂與內部稍微架高榻榻米的空間,要是知道伊東過去以來的實驗作風,恐怕完全想不到這是伊東的建築吧。不過,就符合行政「制度」而保留下來,以及回歸生活中的重大要素這兩點來說,這棟房子具有重要的意義。

東日本大地震後,伊東持續思考「身為建築師究竟能做什麼」,由於受到各單位委託設計臨時住宅,思考到一件事:要如何確保受災戶搬遷到臨時住宅之後,仍保有隱私的空間,且附帶廚房、浴室,微波爐與電視等生活所需,最低限度的設備。

不過,臨時住宅內部狹窄、帶有壓迫感,走出屋外也沒有可供放鬆的場所。失去過去居住社區的受災戶就算想聚集在一起,也只能站在外面冷冰冰的砂石路上談話,除此以外沒有別的辦法。究竟能不能設法做些改變呢?

因應這樣的想法而建造出來的,正是第一棟「眾人之家」。木造的房屋帶有溫暖的感覺,人字形的屋頂喚起「家」的記憶。臨時住宅的屋頂是平的,天花板也偏低,由於用組合屋素材建造,彷彿受到獨居牢房般的單調限制,但「眾人之家」卻呈現完全不同的氣氛。

進到屋內後,裡面是無隔間的空間約二十張塌塌米大,包含可供大約十人圍坐的正方形桌子、放著暖桌的四張半榻榻米空間、可充當工作桌的桌子、簡單的供熱水設施,以及備有燒柴薪的火爐。沿著窗邊,擺著可照得到陽光的長椅,長椅的另一端向外跨到屋簷下。在長椅上與暖桌附近,有各種色彩鮮明的座墊排列著。

不論從裡面看,或是從外面看,「眾人之家」幾乎跟伊東目前為止的作品毫無關聯之處。

但是這種安靜的構圖比例,自然而然就會令人聯想到伊東。「眾人之家」完工後,宮城野區福田町南臨時住宅的受災戶,幾乎每天都會聚集在這裡,據說大家邊以柴爐取暖,一邊打毛衣或喝酒。其實,這個臨時住宅區有自己的聚會場所,那裡是社區舉行會議的地方。由於是行政機關設立的空間,所以不會脫離既定的風格。

另一方面,在這裡的「眾人之家」,是民眾漫步到這裡時可以放鬆的場所。

「裡面有燒柴的爐子帶來溫暖的感覺,還有小小的燈火,真的很令人感激,」福田町南臨時住宅副會長松浦正男如此說。即使置身於寒冷的嚴冬,一進到這棟房子,心裡就覺得溫暖,感覺可以放鬆。多人聚集時,空間大小剛好。與聚會所不同,能在裡面做各種事情是一大優點。有時大家也會各自攜帶食物,在這裡用餐,可能會稱為煮芋會或賞花會,在此召開聚會,讓居民有機會相聚。

話雖如此,松浦坦承,最初當伊東來到這裡,向當地居民說明「眾人之家」的計畫時,自己心裡卻想:「他究竟在說什麼?」明明已經有集會所,為什麼還需要這樣的建築物呢?即使伊東讓大家看設計圖,還是不明白他的意圖。

伊東在建案決定之前,曾經造訪這裡兩次。據說當時有四十八戶居民也表達了自己的需求。從開始建設後,有各式各樣的人來過。松浦說:「葉子她當時一直住在這附近。」他說的是伊東事務所在現場負責的高池葉子。高池住在附近認識的人家中,每天搭公車來到工地。對於臨時住宅的居民而言,她就像自己的孫女一樣。

在工廠先試組裝過,運到這裡後再正式搭建。由當地的東北大學與東北工業大學的學生來幫忙建設,以及熊本大學的學生塗油漆。神奈川大學的學生也來了。稍有木工經驗的居民,也一起參與作業。各種顏色的座墊,則是由織品設計師安東陽子帶材料來,讓大學生與當地的婦女共同縫製完成。

完工後,許多人透過報紙得知「眾人之家」落成,送來各式各樣的贈禮,包括糧食與酒。爐火用的柴薪,由林業團體將海嘯過後造成的枯木砍伐送來。哈佛大學的學生也來到這裡。前足球選手中田英壽也曾來訪過。

然而最令人開心的,莫過於有個能脫離臨時住宅、大家聚集在一起的場所。居民在「眾人之家」建造前,雖然會互相打招呼,但頂多只能站著稍微說一點話。

有了這棟建築後,大家能在這裡一起喝茶、飲酒,在難熬的日子持續時,可以暫時放鬆心情,各種各樣的問題,自然而然也就能獲得解決。

伊東強調:「如果錯過當下的機會,建築將不會有任何改變。」他表示,東日本大地震給予建築師「獨一無二的機會」。

伊東曾寫下這樣的句子:

「『眾人之家』雖然是個小型建案,但實現這個計畫的過程,其實涵蓋著相當大的意義。也就是說,這意謂著嘗試重新思考近代『個體』的意義。自近代以來,建築在個別的原創方面獲得最大的評價。結果,建築究竟是為誰、為了什麼原因而建造等,這些最原始的命題卻被遺忘。」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日本建築大師 ─ 伊東豊雄.觀察記》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