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鴻海製造的智慧水壺 要讓小朋友愛上喝水

精華簡文

鴻海製造的智慧水壺 要讓小朋友愛上喝水

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瀏覽數

70418

鴻海製造的智慧水壺 要讓小朋友愛上喝水

Web Only

小孩子不愛喝白開水,是許多父母的大煩惱。剛上架美國亞馬遜的智慧互動水壺品牌Gululu,利用物聯網科技和社交概念,把喝水變得像遊戲一樣好玩,解決父母痛點,在歐美掀起討論熱潮。不但亞馬遜主動邀請上架,更讓代工蘋果iPhone的鴻海點頭製造。

最近一款外觀可愛的彩色卡通水壺Gululu,在網站上被熱烈討論。

只見小孩吸一口水,外殼上彩色螢幕裡的卡通魚,立刻出現表情。而且,手機還能連結Gululu上的app,選定不同的卡通寵物,彷彿當年日本紅極一時的「電子雞」。小孩每次喝水就能維持寵物的生命,父母親還能從手機上看到小孩喝水的狀況。更有趣的是,Gululu還有社交互動功能,小孩只要搖一搖水壺,就能與和附近同樣擁有Gululu水壺的小孩建立聯結當朋友,PK喝水進度。

「我們希望用一種遊戲娛樂的方式,養成小孩子喝水的習慣,」巨鯨網路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江志強說。

搭上「Gamification​」熱潮 喝水還可以養魚

這全球第一款智慧互動水壺「Gululu」,是巨鯨網路科技的創業作,搭著物聯網技術與歐美當紅的「Gamification」(遊戲化)概念崛起。

「遊戲的力量不只用在娛樂或學習,遊戲可以改變人的生活習慣、商業行為,」日本國際大學GLOCOM研究員兼助理教授井上明人在著作《遊戲化的時代》中指出。

Gululu去年5月登上美國KickStarter募資,三天快速募到20萬美元,今年1月登上「亞馬遜精選」(Amazon Exclusive,簡稱AE),可能是亞馬遜主動邀請進駐的第一個台灣品牌。台灣遠傳電信的通路也在2月開始銷售Gululu。

「我自己也有小孩,水壺和其他智慧手環不太一樣,能把喝水變成一種娛樂,滿足小孩和父母的需要,產品不會只有兩到三週的壽命,這是解決人的生活問題,」遠傳個人用戶業務暨行銷事業群副總經理趙憶南觀察。

Gululu背後,有台灣的影子。

出身台灣網路人的巨鯨網路科技創辦人江志強,在中國網路界打滾多年後,以結合物聯網科技的Gululu智慧水壺,作為創業首發作品,強攻父母與小朋友的生活需求,把喝水變成遊戲。

創辦人江志強是出身台灣的網路人,早年在台灣雅虎,後來到中國分別在阿里巴巴、網易擔任高階行銷主管,兩年多前辭去中國社交網站人人網營銷長,出來創業。

中國新創公司是出了名的膽大包天,許多公司連產品的影子都沒有,就敢向創投拿錢。江志強雖在中國網路界打滾多年,仍選擇較穩健的道路。包括他在內,團隊有中國前惠普(HP)高管、前hTC、前小米高管等,橫跨台灣、中國、美國和以色列,共11位親朋好友自掏腰包,共120萬美元創業。

當時雲端、大數據以及物聯網熱潮當紅,江志強也跑了好多趟深圳,看著一個個智慧化的硬體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但他並沒有一頭熱栽入,反而心頭浮現更多疑惑,「像Fitbit這樣的智慧手環有多少人每天用?用多久?這是剛性需求嗎?」

Gululu產品概念出現前,江志強跟著團隊做深入的使用者需求訪談,一做就是四個多月。最後決定用物聯網技術做互動水壺,用遊戲互動的方式解決父母苦勸小孩喝水的痛點。

「我們是花自己的錢,特別小心謹慎,」江志強坦言,先用自己口袋的錢做調研,更打算先做出實品。然而,這又是另一個挑戰。

Gululu外殼有一個螢幕,要嵌入塑膠殼,結構難度很高,光開模就是一大工程。加上一開始還沒有確定的訂單量,讓江志強團隊吃了大苦頭。從中國華中跑到華南,找上海、深圳的代工台廠談都碰壁。

「對方會先問你有多少量?因為他們也要考慮產能,那是他們的KPI,可以理解,」出身製造業的巨鯨網路科技台灣區總經理游孟儒分析。

鴻海點頭,接下水壺訂單

巨鯨的團隊裡,有待過PC品牌惠普的前高管,算過製造成本,最後找到鴻海在杭州推動創客製造平台的「淘富成真」團隊願意接手,落腳鴻海崑山廠製造。

事實上,不只Gululu,許多台灣投入智慧裝置的新創公司都曾遇過類似問題。

首先是物聯網產品的特性就是少量多樣,一旦量不夠大,台灣代工廠興趣就不大,找不到願意配合的廠。更多新創團隊遇上的困境,是輕忽硬體製造的複雜度,低估製造成本,下場就是產品做不出來。

「缺乏經驗的往往低估很多,而把關鍵資源在產生營收前就消耗殆盡,Gululu看起來過了製造這一關,接下來就看品質及庫存管理,」智慧醫療裝置Rooti創辦人黎克邁說。他出身鴻海旗下富智康國際的資深工程師。

雖然有製造龍頭鴻海點頭,但雙方的挑戰才開始。即便是身經百戰,擁有全球最豐富模具資料庫的鴻海,也和這只水壺搏鬥多個回合。

剛開始,江志強希望做五種水壺顏色。「富士康覺得我們瘋了,根本給自己找苦頭吃,」他坦言,因為每種顏色開模都是成本。

開模考驗鴻海的耐心

但最困難的是Gululu的外殼結構,雙色加上塑膠殼夾小螢幕的外殼,鴻海光修模就修了六次,這數字是做iPhone外殼一半的次數。

「給小孩用的產品必須耐摔,結構堅固很重要,測試各角度摔到大理石都不能破,」游孟儒解釋。

然而,iPhone全球出貨量超過兩億支,Gululu第一批測試量產單才不過一千個。唯一可以解釋鴻海願意耐住性子做的原因,是智慧手機成長趨緩,鴻海也想透過嘗試物聯網時代新產品的開發,找到新的潛力產品。

用口袋的錢完成產品原型,Gululu才上Kickstarter募資,因為題材打中人們生活中的痛點,三天就完成20萬美元的目標。並在去年9月就完成第一批5000個產品,全球出貨。且超過台幣3000元的訂價,不走過去中國「互聯網思惟」主導下的補貼模式。

去年8月,江志強收到一封來自亞馬遜旗下,去年剛成立的網站「亞馬遜精選」的邀請,要Gululu上這個網站。AE的條件是,在美國,Gululu網路上只在AE販賣,但AE會幫忙Gululu建立品牌,並打擊盜版。今年農曆年前,Gululu正式在亞馬遜上架。不久,近年力推智慧居家產品的台灣電信商遠傳,也向Gululu招手。

「我們不斷在想行動裝置服務以外,能不能提供客戶更有價值的東西,之前推智慧手環,很多人用三週、七週就膩了,」趙憶南分析,「水壺是解決父母和孩子生活上的需求,這類產品能提升我們服務的價值。」  

站在電信通路商的角度來看,這是透過建構服務生態圈把消費者綁得更緊。

首波創出了口碑和話題,接下來能不能衝起足夠的買氣,綁住更多通路及使用者的心,是Gululu走過行銷甜蜜期後,續航真正的考驗。(責任編輯:司徒嘉慧)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