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挪威模式 給英國脫歐的3個教訓

精華簡文

挪威模式 給英國脫歐的3個教訓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6623

挪威模式 給英國脫歐的3個教訓

經濟學人

英國遲早得在主權和進入權之間有所取捨,挪威與歐盟的模式正是最好的借鏡。

挪威與歐盟的關係非常怪異,它依循絕大多數的歐盟規範,但對制定規範卻沒有太大影響力;這或許侵犯了民主,或許是某種外交殘跡和國際怪事。

但這對挪威前交通部長斯格斯霍姆(Torild Skogsholm)來說,這曾經是件好事。2003年,斯格斯霍姆受邀前往愛琴海、登上郵輪參與歐洲交通部長會議,但在交通部長們開始起草立法提案之時,她也只能離席、走上甲板曬太陽;她表示,奧斯陸的朋友們都非常嫉妒她那時曬出的古銅色皮膚。

英國的部長們或許也同樣熱愛陽光,但也不會效法挪威。

挪威為歐洲經濟區(EEA)會員國,得遵循布魯塞爾制定的大多數單一市場規範,也得接受歐盟勞工自由遷徙。單是如此就已經可以確定,英國首相梅伊不會採行挪威模式;畢竟,英國脫歐就是為了從歐盟機構手上取回掌控權,如果又要遵循歐盟規範,何必脫歐?

政治上的邏輯如此強而有力,但也尚未面對經濟現實;斯韋德魯普(Ulf Sverdrup)認為,英國是在「泡泡」之中論辯。斯韋德魯普在2012年主導「Outside and Inside」報告,完整檢視了挪威與歐盟的關係;這份報告暗示,英國開始與歐盟展開後脫歐協商後,就得面對主權與富足之間的取捨。

首先,歐洲單一市場是英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企業想與單一市場作生意,就得遵循歐盟規範;事實上,「大廢除法案」也會將歐盟法律整合進英國法律,確保規範的持續性。

但梅伊亦誓言,英國脫歐之後,就不會受制於歐洲法院的裁決。沒有跨國監管者,投資人和出口者要如何確知,英國標準會繼續與歐洲相諧?

挪威與歐盟的協議得以運作,部分原因即為EEA是個「動態」協訂,會適應歐洲法律的變動。這讓挪威國會有如橡皮圖章,只能認可歐盟的立法,亦迫使挪威外交人員利用檯面下的方式遊說布魯塞爾,但也讓企業得以確信,它們不會與單一市場脫軌。

不過,就算是容納性十足的EEA也不夠用。挪威人兩度以主權為由否決了歐盟會員身份,但從上一次公投(1994年)至今,這段關係也愈來愈像是拼花被單;現在,挪威與歐盟之間已有超過75項協議,大多數協議也是在奧斯陸的指示下簽署。

舉例來說,歐盟建立申根區之時,挪威也得加入,以免與瑞典之間出現超過1,000英哩的硬邊界。挪威加入了強化反恐、研究和國防合作的機構,也在布魯塞爾的壓力之下,向東歐投入大量補助金;挪威對歐盟的人均支付額,亦與英國相近。挪威加入了歐盟發起的海外軍事任務,依照布魯塞爾的公式接收難民,就算是漁業、農業等排除在EEA之外的經濟領域,也會受到歐盟競爭法律的影響。

這是挪威給英國的第二個教訓。

梅伊曾表示,她會在國安和外交政策事務上尋求與歐盟合作;梅伊的部分顧問認為,英國在這些領域的強大影響力,甚至有機會協助英國談出更棒的貿易協定。

不過,2014年時,梅伊曾在是否留在歐盟逮捕令系統一事上,碰上了保守黨內的強硬派;英國脫歐協商人員必定會拋出更多這類事項,議員準備好願意接受它們了嗎?

當然,英國並不是挪威。英國的人口為挪威的12倍,擁有強健的軍力、更多元的經濟、更廣泛的貿易連結,也擁有歐洲最大的金融中心,絕對不會空手走上談判桌。

然而,英國亦處於跨大陸價值鏈之中,若英國和歐盟的標準分離,英國企業必定會受影響。斯韋德魯普指出,部分英國人似乎困在過時的看法之中,認為關稅是唯一能影響出口的手段。非關稅壁壘有時反而會造成更大的傷害,例如,歐洲規範有時得花上6-9個月才能轉譯為挪威法律,部分挪威企業亦深受此事困擾。

英國還有最後一個教訓。挪威人喜歡EEA,大多數人也不想重啟會員國之辯,部分原因即為挪威靠著石油和天然氣致富;但那也代表,選民或許比較在乎形式、而非實質上的主權。

渴望取回掌控權,將英國帶到了歐盟的出口;任何看似有所保留的協議,也必定會讓國會議員猶豫再三。不過,英國領袖必須在民眾的要求。和確保英國得以繼續繁榮之間有所取捨,找出平衡點也絕非易事。(黃維德編譯)

(本文獲得經濟學人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