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擋得了一時擋不了4年 美國制衡系統 恐難控制川普

精華簡文

擋得了一時擋不了4年 美國制衡系統 恐難控制川普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7225

擋得了一時擋不了4年 美國制衡系統 恐難控制川普

經濟學人

川普在1月27日簽署行政命令 ,暫時禁止7個穆斯林為主國家的訪客入境。最令人憂心的解讀並不是川普有意實現競選承諾,而是就算承諾並不合法,他也會找出方式來實現。

就算川普能抗拒監禁希拉蕊、重啟酷刑這兩項承諾的誘惑,他也已經開始測試總統權力的界限。

顯而易見的例子之一就是,川普政府面臨的潛在利益衝突;川普是尼克森以來,第一位沒有將手下企業出售或交付盲目信託的總統。

這些事情本身就令人憂心,但美國的權力制衡系統也讓情況更為惡劣;這或許相當令人意外。

單靠法院無法限制川普

川普正式就任的頭11日,川普和川普政府即面臨42項訴訟;麻州、紐約、維吉尼亞和華盛頓針對移民命令提出告訴,但單靠法院亦無法限制川普。法院可以暫緩行政命令,但各州的告訴可能得花上超過一年的時間才能進入最高法院,屆時,川普可能已經大大改變美國的移民系統,讓法官的裁決失去重要性。

美國總統近期累積的法律戰力,也會讓法官的任務更為艱難。白宮法律顧問辦公室目的,是為總統提供健全的法律建議,但已經膨脹成律師軍團(歐巴馬任內擁有近50人),任務則是為總統想做的事尋找合法的掩護。這也象徵行政部門的擴權;數十年來,行政部門的力量一直在增加,到了川普的前幾任總統,擴權的速度亦更升一層。

例如,布希和歐巴馬在戰爭、外交政策和公民自由上,都擁有極大的權力;法院和國會似乎無法阻止他們,就算是對總統懷有敵意的國會也不行。

若川普取得權力,得以針對涉嫌恐怖行動的美國公民,處以死刑,或是以政府不公開的證據展開審判,他也只是在追尋前人的腳步。

法律學者艾克曼(Bruce Ackerman)在2010年表示,總統在18世紀是重要人物,在19世紀變為政黨巨頭,到了20世紀轉為羅馬護民官,在21世紀則會轉變為煽動者。由於共和黨國會亟欲迎合川普、削弱了主要的制衡力量,現在的情況可能比他預想的更糟。

川普當選前一個月,川普誇耀自身擺弄女性能力的影片出現之後,16位共和黨參議員和28位共和黨眾議員表示再也不支持川普。但在川普上任的頭兩週,縱使有不少證據顯示,白宮已如同艾克曼的預期,成為「個人魅力極端主義和官僚目無法紀的平台」,發表異議的共和黨議員卻不多。

由薩斯(Ben Sasse)、麥坎(John McCain)、葛蘭姆(Lindsey Graham)帶領的少數幾位參議員提出了批評。但在1月26日於費城舉行的共和黨內部聚會上,川普贏得了一片喝采,麥坎亦表示希望川普能成功。

兩黨嚴重分裂 侵蝕合作精神

過去半個世紀裡,部落主義在美國政治日增的原因,實在太過令人熟悉,讓人很容易忽視這段過程的影響力。兩黨嚴重分裂不只帶來深深苦惱歐巴馬的僵局,也會逐漸侵蝕美國系統那謹慎合作的精神,而大多數防止極權的手段,亦寄託於此精神之上。

名為「常規議程」的一系列眾議院規範和習慣,目的即為確保所有成員都有機會修改並論辯法案,就算是少數黨議員也不例外;因為性侵兒童而入獄的哈斯特爾特(Dennis Hastert),則拋棄了常規議程。

同樣地,冗長辯論是避免少數派被迫接受糟糕的法案和人事任命。民主黨利用原本極少使用的冗長辯論,阻擋了5位布希的任命人選長達一年;共和黨也利用它阻擋了16位歐巴馬的任命人選一年,促使民主黨參議院領袖瑞德(Harry Reid)廢止在內閣任命時使用冗長辯論。

如果民主黨試圖阻擋川普的大法官提名人戈蘇奇(Neil Gorsuch),共和黨可能也會廢止在大法官任命上使用冗長辯論,美國也就失去了另一個制衡多數黨專橫的重要工具。

如此巨大的改變沒有引發更多爭議,實在相當驚人。這或許反映,即使兩黨日益分裂,美國仍舊選出了比各自黨派更加中間派的總統。布希和歐巴馬在議題上的相似之處,比川普與他們任一人的相似之處都要高。此外,兩位前總統皆尊重憲法系統,在受到制衡之時就會收手;由川普的言詞來看,這並不是他的態度。

艾克曼表示,「現在,這套將煽動者送進白宮的系統,是否能讓他為自身行為負責?我們不知道。但我認為,過去半個世紀裡,它的制衡能力已大幅削減。」(黃維德編譯)

(本文獲得經濟學人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您本月的閱讀篇數還有6

訂閱天下全閱讀 全站通行 只需月付$180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