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你的敵人最需要什麼?給他們就對了!

精華簡文

你的敵人最需要什麼?給他們就對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1313

你的敵人最需要什麼?給他們就對了!

天下雜誌出版

敵人的問題相當棘手難纏,他是最不值得我們浪費時間和精力對付的人,卻往往最耗費我們的時間與精力。所以我們要怎麼對付敵人呢?《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喬恩‧阿考夫的職涯新作提供你幾個主意。

我有個好朋友曾經對一位認識很久的女孩告白,那個女孩回答他:「真的很謝謝你告訴我這件事情!」那種口氣就好像,他剛剛與她分享了一個每個月能節省第四台費用的好方法一樣。

困難的地方就在於,直到你了解一段關係究竟是何種類型之前,你都沒辦法給予它所需要的東西。幸運的是,以我們的目的來說,職場人際關係並不如私生活的人際關係那麼複雜。目前,臉書上已經有11種不同的關係供你選擇;而關於工作,其實在你的職涯生活中,基本上只會有以下3種關係。

敵人

敵人就是主動阻撓你實現夢想的人。所謂的主動,可能是他們會公開批評、攻擊你的夢想,或是對你潑冷水。其實他們並不一定討厭你的夢想。敵人有可能就是在你誓言要好好工作的夜晚,找你出去喝酒的那個人。他們會說自己是「敵人」嗎?不會,他們甚至可能會自稱是你的朋友,但結果都是一樣的,他們存在的目的,就是要攻擊你想透過職涯重建完成的目標。

朋友

朋友亦即察覺到你在進行職涯重建的人,他們為你感到開心,並且願意鼓勵你繼續下去。當你在臉書上更新關於求職的近況時,為你按讚的人就是朋友;跟你在休息室一起喝杯咖啡的人就是朋友;詢問你在新公司過得如何的鄰居就是你的朋友。在我上次進行職涯重建時,傳簡訊給我的所有人都是我的朋友。到了這個時候,95%的人際關係都要重新洗牌,因為這個分類的範圍從泛泛之交到摯友都包含在內。

支持者

支持者就是積極幫助你形塑職涯歷程的人,他們是職涯重建的副駕駛,會專注幫你做許多事情,有些可能還需要長時間投入心力,那也會成為你職涯的一部分。這些人很稀有,就像白老虎一樣,但又不如擁有白老虎的魔術師那般稀有。他們有可能是你的伴侶、心靈導師或事業夥伴。只要這段關係持續下去,你至少會擁有少量的支持者,他們將會對你的職涯重建產生直接而巨大的影響。

送給敵人最好的禮物是什麼?

我養成了一個習慣,就是在旅行途中跟計程車司機聊天。如果要說我在看電視的時候學到了任何知識的話,那就是有87%的計程車司機都在演出實境節目。某天下午,我在休士頓的霍比機場,搭上了一位名叫雷德.納吉哈達的司機開的車。

他來自伊拉克,已經與太太和孩子定居在德州5年了。在我們聊天的短暫過程中,我問他是否曾經回到祖國探望家人。他表示他無法回去,因為基地組織的人想要殺了他。這可不是我原本預期會聽到的回答。

在巴格達為美國人擔任翻譯之後,雷德就被冠上了叛國賊的罪名。他被迫在7年之內舉家搬遷6次之多,以此逃避死亡威脅。當他終於得到能夠移居美國的簽證時,他讓太太跟孩子坐上另一輛車前往機場。自己則在家裡等了15分鐘之後,才開車出門。

為什麼呢?他擔心因為自己要逃離祖國了,或許有人會想要暗殺他。如果他難逃一死,也不希望家人遭受波及。

就在雷德說出自己的故事之前,我正打算告訴他,我的敵人正是在推特上對我很刻薄的人。

有一次,我在推特上說,下次我到西雅圖時會帶著全家人一起過去,有個人這樣回覆我:「你會帶來的唯一東西就是厭惡感。」他此番關於厭惡感的發言讓我感到焦慮,因為他在推特上所附的,是一張穿著無袖上衣、剃光頭渾身油膩膩又曬成古銅色的照片。我本來想要回應他,但是我太太在我身邊。

最不值得浪費時間和精力對付的人,往往最容易耗費我們的時間與精力。

送給敵人最好的禮物就是距離,試著想把敵人轉變成支持者甚至是朋友,都是浪費你的時間最愚蠢的方法之一。有時候即使是家人,你也不該強求對方。如果每次我的朋友嘗試想讓他討人厭的爸爸改過向善時,我都存下一塊錢的話,我一定能存下一筆錢送他們去做心理諮商,讓心理醫生告訴他們放棄討好父親的念頭。

我們應該忽略大部分的敵人。

問題當然就在於我們不會這麼做,敵人相當棘手難纏。最不值得浪費時間和精力對付的人,往往最容易耗費我們的時間與精力。所以只是告訴你「忘了這件事,繼續努力吧!」會是個空泛的建議。因為你不會這麼做,而我也一樣。我把那個在推特上穿著無袖上衣的傢伙寫進我的書裡了!與敵人保持距離非常困難,即使在內心深處我們都知道,這才是他們最需要的東西。

所以我們要怎麼對付敵人呢?我有幾個主意。

如果你對於敵人的定義過於寬鬆,甚至像是「任何曾經讓我覺得很煩的人」都是敵人,你的工作一定會變得很悲慘。你用這把大大的敵人油漆刷為每個人塗上了印記,也難怪你會討厭這份工作。

縮小你對於「敵人」這個字的定義範圍

你針對敵人分類應該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正確定義它的範圍。我再強調一次,敵人就是積極阻擋你成功完成職涯重建的人。在推特上說一些刻薄話的人,或是說話詆毀你的朋友,他們其實都不是真正的敵人。

他們或許是混蛋,但是你很難認定,他們說了那些話就表示在積極跟你作對。

敵人與蠢蛋之間也有所區別,蠢蛋對所有人來說都是混蛋,敵人則是在你一生中都會不斷與你針鋒相對的人。如果你的某個同事是個很難共事的人,但是他對待大家的態度都差不多,那麼他就不是你的敵人,充其量只是煩人的傢伙。

歡迎來到這個星球,有些人非常討人厭,但我們還是必須與他們共事。如果幫他們貼上敵人的標籤,只會讓自己覺得更辛苦而已。如果你把某些人視為敵對陣營的一份子,則你幾乎不可能會跟對方有任何良好的職場互動。

辦公室裡當然還擠滿了很多想往上爬的人,但那些人是敵人嗎?他們之中大部分的人是很自私,而且只關心自己有沒有辦法升遷,但這並不表示他們想看到你的失敗。

如果你對於敵人的定義過於寬鬆,甚至像是「任何曾經讓我覺得很煩的人」都是敵人,你的工作一定會變得很悲慘。你用這把大大的敵人油漆刷為每個人塗上了印記,也難怪你會討厭這份工作。但是老實說吧,是你的職場真的充滿了敵人,還是只是因為你戴上了將所有人一視同仁的敵人眼鏡?

不要尋找敵人

大部分的人在面對職涯重建時都會有些疑慮,我們對於建立職涯存摺會感到擔心、焦慮與恐懼。處在這些情緒之中,我們就會暗自希望能夠找到某個人幫自己確認最大的恐懼,這就是為什麼悲情總是渴望同伴。

如果我能夠找到某個人,他贊同我對於這個職涯重建所抱持的負面想法,那我就不需要付諸行動了。當你找到討厭鬼的時候,心裡應該也鬆了一口氣,就像你內心深處的恐懼對你說:「你看!出現第二個覺得你做不到的人了,現在我們達成共識了!你必須放棄!」

如果你長期處在這樣的生活,每當想到敵人的時候,你自然會生出一隻渴望按下板機的手指。別這樣,把槍放下,別再尋找你的敵人了。

將網路比擬為現實生活

如果有人會說出批評你的話,那個人很有可能來自網路。某些你不是很熟的人,會對你的人生說出一些負面評論。他們會批評你,在某種程度上傷害你的感覺。而你也接受了,反覆思考甚至對此執著不放。

當你下次想要做那些被他們評論過的事情(例如寫部落格、分享照片、大聲說出你的夢想),你就會開始猶豫,然後想起他或她曾經說過的話。這就是網路的力量。

但是如果那個人在你上班時走進你的辦公隔間,在現實生活中對你說出網路上的評論,你一定會笑著把他們趕出你的隔間。他們憑什麼告訴你要怎麼過你的生活?他們甚至不認識你!

問題在於,我們對待生活中其他事情的態度,還不如面對社交網路那般重視。當某個陌生人只因為你在臉書上發表的言論,就批評你的人生時,那種感覺就好像某個人開車到你家門前,然後在車上大喊:「你的院子太髒亂了,我想你的內心應該也一樣糟糕吧!」

你才不會理會他說的話,你會想:「哇,那個傢伙瘋了,誰會對陌生人大喊這種刻薄的話?」但是在網路上,我們就會表現得好像這個人很了解我們一樣,其實不然。開啟你的「真實生活過濾器」,然後大部分的網路謠言就會消失無蹤了。

所以我們已經建立了兩個觀念:一、你的真正敵人或許比你想像中還要少很多。二、如果你在網路上的敵人出現在現實生活中,你根本不會理會他們。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不受限的工作人生》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您本月的閱讀篇數還有7

訂閱天下全閱讀 全站通行 只需月付$180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