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康樹德:靠「泰國4.0」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精華簡文

康樹德:靠「泰國4.0」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2054

康樹德:靠「泰國4.0」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Web Only

有著「泰國、東協最有影響力的台灣人」之稱的泰國外商聯合總會主席康樹德,在「2017天下經濟論壇」的「新南向之聲」專題論壇上發表演說。他希望「泰國4.0」可以帶領泰國從過去單純的OEM變ODM,再到OBM,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泰國外商聯合總會成立於40年前,當初是因為泰國內部有政經上的變動,泰國政府了解到未來的規劃應該要吸引更多外資投資,讓整個社會繼續變化,所以才有這個組織延續下來。

我從2013年開始競選,很榮幸有機會做到主席位置,在每年年會,我們都對泰國政府提出關於未來20年經濟架構的建言白皮書。

去年是我們的東協元年,我們從去年開始,在整個東協會議規劃了東協2025年的方向。

第一個,要跟大家提到的是「泰國4.0」。

我們如何變成聰明的泰國?

去年世界經濟論壇開會的時候,德國、歐洲就提到工業4.0。我們政府、民間也想說,泰國目前在進行重組,在2013年軍事政府介入以後,除了社會秩序以外,在很多工業建設、社會改革、法律規範、政治效率改變的情況下,我們的未來在哪裡?去年我們整個團隊有這樣的腦力激盪,所以提出了泰國4.0,裡面包含了工業4.0、服務業的4.0、貿易的4.0、農業的4.0,大概有12個規範,要提升泰國的競爭力。

泰國的就業人口,大概有42%是從事農業,38%人口是在服務業,而工業的就業人口只有20%。事實上,這麼多年來GDP的快速成長,都是靠著工業在推動,靠大量的外銷。因為目前全球經濟走軟,再加上造成整個外銷競爭困境,讓GDP往下走。所以我們在想要用什麼方法去改變。

泰國4.0的流程是這樣,最早的時候是農業社會,稱為泰國1.0;然後2.0,大概是1960、1970年代,開始把輕工業引進泰國;1980年代很多重工業投資開始進來,那時是日商、歐美廠商、台灣廠商因為工資開始提升、台幣升值,讓很多製造業必須往南走,工業3.0的時候,就是第一次南向政策的過程。

可是到後來,我們發現科技開始逐漸改變生產模式、生活模式。事實上,泰國4.0不是未來,它從過去到現在都在我們身邊,只是大家必須去重視它、去了解它,它是必然,很快就會進入各個產業。所以泰國4.0,我們才會去問我們的創意在哪裡?我們的創新在哪裡?我們如何變成聰明的泰國?

我們相信一件事,科技的改變會讓大家的發展處於同一個時期,因為這就發生在中國大陸,中國大陸過去20多年的改革開放,已經追上我們60年的開放。那在同樣的基礎上,我們是誰(who)?我們的位置、定位在哪(where)?我們要如何達成目標(how)?所以泰國4.0我們要轉型,變成一個value base(價值導向)的經濟體。

我們相信,沒有夕陽產業,只有不改革、不創新的產業。所以我們告訴各行業,你必須透過新的科技進入數據、雲端的產業,不管是農業、製造業、服務業,運用創新、科技創意,我們才能夠帶這個國家從過去單純的OEM(委託製造代工)變ODM(設計代工),再到OBM(自有品牌生產),產生更多的附加價值,讓我們的人民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環境。

做好準備  迎接一帶一路、RCEP

這任總理是抱著開放心態,他每次碰到我都說:「Stanley,不要抱怨,給我解方。」目前,泰國是整個東協十國的中心點,也是歐亞轉運點。前一陣子跟總理在討論,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是,如何在北東協的50個省份提出20個重要的都市,把連結做好,這樣的情況下,中國一帶一路下來的話,泰國就會變成一個中心點,然後再往南接上馬來西亞、新加坡,再一路貫穿到印尼。

全球的地區性政治會變化很大,我必須說,我們現在的心態是:變化是正常的。問題是我們準備好了嗎?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如何更落實?在RCEP上面,我可以給一個很典型的例子,東協十國加一,再加三,再加六。我希望未來看到美國川普政府再回來之後,東協如何可以和美國談貿易協定,所以我們現在做很多這樣的準備。

在我上位的時候,跟泰國政府提到四件東西:我們希望看到的第一個是區域性穩定,因為沒有穩定的區域性,我們不會有很好的經濟成長;第二個是,很明確的經濟政策;加上第三個是投資動機;第四個是我們泰國可以是第一個帶起整個反貪腐,我們希望有更清廉的政府,才能讓我們達到更好的效率。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