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尤美女 站在對的方向,就能刀槍不入

精華簡文

尤美女 站在對的方向,就能刀槍不入

圖片來源:楊閔

瀏覽數

3823

尤美女 站在對的方向,就能刀槍不入

天下雜誌615期

從上世紀八○年代為女性爭取性別平等,到今日為同志爭取性向平等,尤美女堅信人權的價值、民主的可貴與愛的自由。

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彩虹旗幟奮力飛揚的同時,攸關同性婚姻平權的民法部份條文修正草案,在立法院初審通過。當天,民進黨立委尤美女被群眾歡呼簇擁上台。

尤美女在挺同群眾心中猶如「戰神」。她堅持將婚姻平權法案排入審查,掀起爭議與論戰。

事實上,民進黨內修專法、納公投的聲音都有,黨團的Line群組也有不同意見。反同民眾的責難電話、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頻頻「溝通」、挺同團體對法案盡速通過的期待,形成三方沉重的壓力,都讓她無可迴避。

一向犀利冷靜的她,也曾因此瑟縮、發抖。

但她還是得繼續奮鬥。她常提起,法案通過初審前,她曾參加一場女同志家庭座談會,理解到台灣有很多同志家庭和孩子,正等待法律保障。

一個人權律師的眼淚

若同性婚姻無法合法化,她解釋,一旦生母過世,另一位母親也無法行使親權,只能看著小孩被社會局或是生母的家人帶走,就此成為法律上的陌生人。

談到這,尤美女的肩膀突然癱軟,下巴靠上交疊的雙手,終究沒忍住眼淚,「當了一輩子的人權律師,這麼多小孩的權益沒受到保障。為了這些小孩,任何委屈都能承受,」她說。

不放棄,是因為尤美女堅信人權價值;堅信站在對的方向,就能刀槍不入。「民主社會可貴的是有選擇權,可以自由平等表達愛跟感情,跟相愛的人結合在一起,而不是由一群人判定你值不值得被愛,」尤美女說。

但不論是國民黨或民進黨,都對她的不退讓,頭痛萬分。「她把婚姻平權當成理想,無法容納討論的空間,」國民黨立委孔文吉說。

民進黨立委管碧玲觀察,民進黨在許多議題上出現以立委個人為中心的現象,尤美女雖然代表民間團體的聲音,「但立法有爭議時,作為執政黨,還是得包容全民的意見。」

雖然是台大法律研究所畢業,並應屆考上律師跟司法官,從小讀女校的尤美女,卻有著傳統賢妻良母的特質,直到大三被最要好的同學指著鼻子批評「很假」、「很會討好別人」。驕傲的她,覺得人格被徹底摧毀,也意識到自己是空的,只靠外在肯定建構自我,卻沒有足夠的內在能量。

她內在能量的累積,源自後來推動婦女運動時,一次又一次更趨堅定的人權信仰,以及覺醒的性別意識。

為女性 從無到有地立法

最早的啟蒙是從《婦女新知》雜誌社開始。雜誌社創社時,尤美女眼見現場女生穿短褲、扛相機,對她來說儼然是另一個世界,也讓她看到女性角色多元的可能,而不是只有傳統婦女的單一模糊面貌。

在《婦女新知》,她負責從社會問題角度切入,撰寫法律知識。為了寫好文章,她精讀每期雜誌,累積性別意識,也看到法律背後的不公。她因而開始批判法律,甚至著手立法。

一九八七年的國父紀念館事件,是女性爭取性別平等的轉捩點。那年國父紀念館以女性年滿三十歲的理由,逼迫員工離職,引發婦女團體抗爭提告。尤美女和伙伴翻遍《六法全書》,竟沒有一條法律可以援用。

隔三年後,尤美女提出「男女工作平等法」草案,進入立法院,卻被工業總會列為「十大惡法」之一,立委更以議事杯葛。直到二○○二年政黨輪替後才正式通過。

從無到有的立法經驗,讓尤美女學會跟立法院打交道。但接下來要推動修改包括女性需冠夫姓、子女從夫姓與夫妻財產分配等民法親屬編,因顛覆傳統價值,需突破的門檻更高。

除了協商與遊說,尤美女和婦女新知基金會串聯婦女團體,發起萬人連署修民法,但政府仍堅持拒絕。直到大法官做出第三六五號解釋,確認民法親屬編中的「父權獨大」條款違憲,須在兩年內修法。

史無前例的勝仗,帶動後續連串修法,包括民法親屬編修正、性騷擾防治法、家庭暴力防治法等,她無役不與。連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都說,立委中最了解婦女議題者,非尤美女莫屬。

這些修法進程也等於為後續同性婚姻合法,清除大部份的障礙。

「民法親屬編整個是我改的啊!」尤美女對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很有信心,因為沒有任何律師比她更了解民法親屬編的條文。

然而,過去婦運是人民對抗政府,這次同志爭取婚姻平權,卻是人民對抗人民。「有人反對不一定不好。如果權利太容易掉下來,不會去用;爭取來的,才會用,」尤美女很清楚,權利不是憑空而來。

過去處理婚姻案件時,尤美女發現女性總是劈頭就罵老公,但她認為,女性該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找出籌碼反擊,爭取條件。

同志運動也是一樣,不但要有愈來愈多團體集結,同志更要清楚主張自己的權利。

為同志 傾聽每個人的故事

尤美女對祁家威、陳敬學、葉永鋕等不同性傾向者的故事如數家珍,問她如何同理他們的處境?她說,她傾聽每個故事,也看電影想像。

「她很願意傾聽,」紀惠容說,尤美女來自民間團體,對社會脈動比較敏感,但對民間團體的提案,會自己消化後進行修正,而不是照單全收。

「她是好學生,很努力學習同志議題,」婦女新知基金會前秘書長曾昭媛觀察,一二年開始,尤美女對同志議題的論述愈來愈豐富,她不停地講,從街頭講到教會,「你沒辦法說服他們(反同民眾),但能讓他們不那麼尖銳,」她總是說。

在婚姻平權法案立法過程中,她並不像外界所說的孤單。「很多力量相挺,我從來不是一個人,」尤美女心中有一長串「相挺」名單,立委段宜康就為她擋下許多黨內的攻訐。

立委許毓仁也在名單裡,這對盟友常一起討論如何用最好的方式通過法案,「他幫我承擔國民黨的反對勢力,」尤美女笑說。

「她很真性情,不追求名聲,」許毓仁說,民法部份條文修正草案初審的前一天晚上,尤美女傳訊息說,需要他並肩作戰,希望他不要退縮。

很難不注意到,尤美女的黑髮中有幾撮挑染成酒紅色,「這樣比較年輕!」如果挑染彩虹的顏色?「我走出去可能會被打吧!」她大笑,似乎想蓋掉這些日子的苦澀。

尤美女一生圍繞著「人權」打轉。她的辦公室很亂,成堆的法案幾乎將她淹沒,一如她追求人權的堅持,把自己縮到最小,小到看不見也無所謂,「為了社會公義啊,」她說。

 

-------

小檔案

尤美女

現職/民進黨不分區立委

出生/ 1955年

學歷/台大法律系與政治系雙學士、法律研究所碩士;西德法蘭克福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

經歷/尤美女律師事務所主持人;台北律師公會第26屆理事長;婦女新知基金會第4、5屆董事長;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委員(2000-2005);行政院婦女權益促進委員會第3、4、6屆委員;外交部、財政部、法務部、勞委會性別專案小組委員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