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致年輕世代:理想,可以邊走邊找

精華簡文

致年輕世代:理想,可以邊走邊找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12729

致年輕世代:理想,可以邊走邊找

天下雜誌615期

「這不是我想做的」、「這份工作是浪費生命」……,抓不到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時,何不先試試踏出舒適圈?

相信房子、官位或是『成就超越父母』等狹義成就感的人,挫敗感最重,」精神科醫師王浩威一語道破。

經濟陷入低迷、社會充滿不確定性,向上流動趨於停滯。最焦慮的父母長輩,將焦慮感傳給小孩,導致小孩順著舊有的價值觀走,畢業後茫茫然,不知該做什麼。

在台灣社會裡,許多年輕人也卡在安逸的環境裡,鮮少意識到進退失據。

天秤兩端失衡

今年26歲的周彥宇(上圖),台大電機系畢業,卻對資工系的演算法最有興趣。他回想高中填志願只用刪去法,不想念生物就選第二類組,考到第一志願進了電機系。

後來進日商台灣分公司當系統工程師。待了3年,發現很多大型專案或研發端都不在台灣,自己學不到技術,決定離職。

在電資領域,科技變化快速,但周彥宇過去只像機器一樣,做著重複設計程式的工作,因此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增加技術。沒有太多企圖心,只知道需要改變,「我不想要原地踏步,」他說。這一辭,到下一個工作,就是1年。

最重要的是:開始付諸行動,尋找自己追求的是什麼?

辭職後的周彥宇,每天坐在咖啡廳練習寫程式、加強演算法,學新的技能,從早練到晚。這些練習原本是為了明確的目標──進Google,「後來覺得Google不是觸手可及的,我就沒那麼密集練習了,」失去目標,周彥宇顯得惶惶然,也停下進修的腳步。

1年中,身邊同學有的早已成為領域佼佼者,「我甚至聽不懂他們說出來的東西。害怕自己無法在軟體界生存,但不知怎麼追趕。」

履歷投過幾家中意的公司,但也鎩羽而歸。「我想說自己真的這麼差嗎?」周彥宇曾經站在台灣金字塔頂端,卻開始懷疑自己。

他現在是國尊科技系統工程師,追求工作與生活間的平衡,似乎就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進退失據時,最重要的是:開始付諸行動,尋找自己追求的是什麼?

很難想像,王浩威也曾面臨中年失業後頹喪的自己。離開花蓮慈濟醫院的那1、2年,失落感籠罩在周圍,「好像你生命的一部份死掉了,莫名的憂鬱,」王浩威嘆氣。

但隨即他眼神一亮,說起他用81天環遊世界,把自己拉出深淵,那年他35歲。

嘗試改變,才知道缺什麼

不只有王浩威,許多年輕人也希望走遍世界、認識自己。

「我的目標是30歲前環遊世界,」台大機械所畢業、不到30歲的陳敬宜說。為了圓夢,陳敬宜在大學、研究所階段,除了社團,就是拚命當家教,或申請不同的計劃當國際志工。

去年,他終於完成夢想,環遊世界81天,只花了12萬,主要停留在南美洲和巴爾幹半島的國家與城市。

「把自己丟出去,就有很多可能性,」那種可能性,只發生在和當地產生互動的時刻。

他知道他自己還在找,無法真的知道自己要什麼,但必須不斷思考和學習。

陳敬宜旅行的時候,習慣去傳統市場,他笑著回憶在厄瓜多時,吃到一碗看來像餿水,但當地人吃得津津有味的大雜燴,只要1塊美元,陳敬宜直說,那是他旅途中吃過最好吃的料理。

選擇開發中國家,除了價錢低廉,陳敬宜喜歡研究這些地方,如何在資源匱乏的狀況下,找到其他可發展的方式。從中,他不斷跟自己過去的人生經歷做比較,開始理解不同的可能與選擇。

看來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但他習慣用口頭禪回應,「Never try,never know(沒試過怎麼知道)。」他知道他自己還在找,無法真的知道自己要什麼,但必須不斷思考和學習。

「關鍵在於,我嘗試的夠不夠多,」陳敬宜說。而每一次的嘗試,都像是打掉舊有的自己,再重新開始。

不到30歲的陳敬宜一直有冒險精神,每一個外人看來瘋狂的旅程,對他來說都是更了解自己的機會。(鍾士為攝)

環遊世界,是他離職後決定的行程,離職是因為覺得做的事情沒有意義,加上他清楚知道自己不想當工程師。但在台灣,沒有當過兩、三年工程師,很難轉換跑道。

看著身邊同儕當工程師,薪水三級跳,在不同工作與國家間流轉的他,也清楚社會價值跟自己想的不同,也曾迷惘,卻因為走了世界一遭,更確信自己喜歡的是「設計思考、發想策略」。

說起未來,「還是迷惘啊,但只要抓住自己堅信的核心價值與大方向,永遠記得自己有選擇的權利,不要設限,」陳敬宜說。未來即使跌跌撞撞,心中卻有了清晰的目標。(責任編輯:王珉瑄)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15期《找到更好的自己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