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川普將讓美國 衰落得更快

精華簡文

川普將讓美國 衰落得更快

圖片來源:GettyImages提供

瀏覽數

14032

川普將讓美國 衰落得更快

天下雜誌615期

二○一七年,川普時代來臨,世界何去何從?最近,歐美學界都想從歷史中找答案,不少人展開了百年回顧。

一九一七年,是人類歷史的重大轉捩點:俄國爆發革命,催生蘇聯;美國加入一次世界大戰,步上成為全球霸權之路。

稱霸百年後,美國世紀是否即將終結?「美國的領導地位早已式微,」史丹佛大學知名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毫不意外。

而川普上台,可能只會加速歐巴馬時代就已經開始的趨勢:大幅縮減美國在全球的角色。

這幾年,福山不斷著述探討美國政治如何步上衰敗。最近在英國《前景》(Prospect)雜誌的專文中,他詳細剖析美國大選驚奇逆轉的前因後果,並且警告,民粹式民族主義將對世界秩序造成「有如前蘇聯垮台」般的大動盪。以下是部份內容摘要:

川普從一個丑角般、無人看好的陪榜候選人,逆轉當上美國總統,是近代美國歷史上最意外、傷害最大的事件之一。

會造成什麼影響,無法確定,最壞的情況,是可能導致美國完全放棄在全球的領導地位,並且讓美國從一九五○年代以來致力打造的自由世界秩序,走向瓦解。

「川普牌」民族主義的勝利,呼應了從土耳其到匈牙利,當前某些國家的威權走向。這些發展正在挑戰西方向來珍視的理念;民粹式民主,已經對個人自由造成了直接的威脅。

前景模糊不明,但世界上有這麼多地方出現民族主義怒潮,我們可能正要面臨政治上的大動盪,衝擊將不下於當年前蘇聯的垮台。

川普為什麼勝選?美國國內將會有無止境的檢討,媒體多半會把注意力放在短期因素上,例如俄羅斯駭客事件和聯邦調查局長介入政治的爭議等。但更值得檢討的是,這樣的結果,都根源於美國社會發生的變化。

更強硬也更孤立的美國

川普承諾要讓美國再度偉大,但這種偉大,跟以往的偉大很不一樣:他提出的是一個更強硬、但也更孤立的美國,全世界可能都必須面對美國縮手的嚴重後果。

為什麼會發生這麼巨大的轉變?第一個原因,是美國的政治制度已經失靈。過去二十年,美國社會愈來愈兩極對立,又出現了許多有錢、有組織的特殊利益團體。

而且,美國的憲政制度設計,基於分權和制衡原則,聯邦政府、總統、國會和最高法院之間,存在著複雜的相互否決關係。

政黨嚴重對立、菁英利益團體興起,再加上政治制度存有太多的否決點,結果就是走向我所謂的「否決政治」(vetocracy),造成個別的利益團體可以否決不利於他們的政策,但是對公眾有益的政策則愈來愈難過關。

第二個影響大選的根本因素,是社會不平等和階級仇恨。

民粹主義在二○一六年的成功,不該令人震驚。○八年金融危機,該究責的是那些經濟菁英,但卻是普通的勞工階級丟了飯碗。勞工在經濟上、政治上都被邊緣化,真正的意外,應該是這股民粹主義的反撲,竟然沒有更早一點來臨。

此外,這次大選最令人憂心的現象之一,是社群媒體的破壞性影響。網路帶來資訊的民主化,卻不必然會改善資訊的品質,甚至還加劇了選擇性真相、假消息所造成的政治影響。

未來川普將如何統治,仍有極大的不確定性。第一個不確定,是他的真實性格。他既是一個很想完成交易的買賣商人,也是一個極端主義陰謀論者。當他開始執政,必須管理一個龐大笨重的政府,又要處理棘手的外國領導人,哪一種性格會出現?買賣交易或極端主義?

他會不會冒著貿易戰的風險,對中國課徵懲罰性關稅?會不會大舉轟炸敘利亞?他會真的退出世貿組織,甚至聯合國?眼前這個階段,沒人知道。

如果川普當選,是因為人民對「政治制度失靈」和「勞工階級困境」的不滿,他能為這兩大問題帶來解決的希望嗎?

對於美國政治制度的改革,我一點也不樂觀。除了公布官員卸任後轉任說客的旋轉門規定,川普沒有提出任何解決政治被利益集團操控的方法,他只說自己太有錢了,所以不會被特殊利益收買。事實上,他似乎有意繼續讓自己的商業利益最大化,對「清理華府沼澤」的口號,毫無落實計劃。

針對不平等和勞工困境,他的幾個提議,包括重啟貿易談判、嚴格取締非法移民,都很難帶來成效,反而可能遭致其他國家報復。

這時,就要看他展現出哪一種性格:如果川普發現他不能從貿易伙伴獲得重大讓步時,他會展現極端主義的一面,掉頭就走不玩了?或是展現商人本色,為求成交,能拿多少算多少?

在某些領域,川普可能有成功的機會。歐巴馬任內的施政僵局,原因是嚴重對立的兩黨分別掌控了白宮和國會。

如今,共和黨全面執政,四年前大砍預算的聯邦政府「自動削減開支」等窘境,不會再重演。國會通過預算和立法都將容易一些。這並不表示立法的品質會變好,但至少可以讓華府重新動起來。

川普或許幫得上勞工階級支持者的一個領域,是基礎設施。美國土木工程師學會估計,目前美國的基建投資缺口高達兩兆美元,選舉期間,川普和希拉蕊都承諾要大舉注資。

未來,基建支出將可創造大量就業機會,提振經濟。而川普更有機會搞好基礎建設,不僅因為他是建商,更因為過去在國會阻擋基建支出的,就是共和黨內的極右派茶黨。

川普上台對美國外交政策的影響,令人深感不安。他是第一個對於「促進民主化世界秩序」沒有任何興趣的美國主要政黨候選人;他曾對普丁和習近平這些獨裁者表示欽佩;不只不願批評普丁,還急於跟他達成某種協議。美歐對俄羅斯插手烏克蘭、併吞克里米亞的制裁,將成為第一個犧牲品。

當年,在卡特之後上台的雷根,恢復了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但川普可能只會加速歐巴馬時代就已經開始的趨勢:大幅縮減美國在全球的角色。這就是為什麼,維基解密創辦人亞桑傑會這麼積極地幫助川普、傷害希拉蕊。總之,他能夠當選,部份原因正是美國領導地位的式微,而他上台後,美國恐怕會衰落得更快。

川普時代還未展開。今後幾個月,我們必須觀察,究竟川普的哪一種性格──交易撮合者或極端主義者──將會浮現。

「民主」對「自由」的報復?

川普的勝利,也象徵著民粹式民族主義這股全球大潮,又攻下了一城。不只美國,民粹大潮也帶來了英國脫歐,以及歐洲各地反歐盟、反移民右翼政黨的興起。在某種意義上,這些發展,就像川普現象,都是對全球化(以及全球化自由流動所造成的經濟和文化混亂)的一種延後反撲。

換句話說,自由民主制度裡,「民主」(人民作主)的部份正在崛起反抗,對「自由」進行報復。如果這一趨勢持續在世界各地發生,那麼,我們恐將迎來一段多股民族主義怒潮相互較勁的苦日子。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