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大聯盟投手陳偉殷:我的目標就是不設目標

精華簡文

大聯盟投手陳偉殷:我的目標就是不設目標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5902

大聯盟投手陳偉殷:我的目標就是不設目標

天下雜誌615期

在自我要求極高的紀律訓練之下,陳偉殷卻覺得自己是個「隨性」的投手,不受限於基本,不受限於傳統,全力投入當下。

●在當下做到最好>>天下25期+Targus City Dynamic 15.6 吋城市動感後背包

2002年,是台灣棒球躍上大聯盟的起點,當陳金鋒站上打擊區,我們從此相信,在棒球的世界裡,大聯盟不再是遙不可及的聖殿。

那一年,陳偉殷16歲,高苑工商的左投,剛在世界青棒賽對上古巴,嶄露頭角,隨後在高中棒球聯賽投出22次三振,這個超猛高中生想著,「如果有一天,我也要去美國大聯盟比賽。」

有一天,卻不知道是哪一天。

當別人前仆後繼地搶灘美國小聯盟,因為家裡經濟考量的陳偉殷,最後選擇了各種條件都相對豐厚的日本中日龍隊,「那時候就只是一個想法,如果我在日本沒有辦法成功,那美國對我來講更遙遠,」陳偉殷平實地講起這個選擇。

那是大家瘋狂關注大聯盟的年代,前輩王建民正在紐約洋基隊發光發熱,球迷的目光熱切地望著美國。剛到日本的陳偉殷,一邊克服著人生地不熟,一邊在二軍浮沉,名字偶爾出現在旅日球員的近況報導,「今年我想上一軍」、「中日一軍在望」、「打一軍很看好」、「若上一軍自己不意外」。

二十歲的陳偉殷:我不年輕!

「長輩會說你不要急,反正你還年輕,」20歲不到,幾次入選國家隊,幾乎都是隊上年紀最小的,耀眼青春大把大把揮霍不盡,「反正我還年輕」像是平安符,符裡卻藏著刺,左手肘隱隱發作的傷,休息個2、3天又會再度疼痛,反覆再反覆,除非開刀,否則不會復原。

要開刀嗎?沒有什麼比運動場更現實的,沒有成績,下一個被解約的就是你。不開,就要熬過一次又一次的刺痛,想辦法投出成績;開刀的話,就是賭一把,唯一的必然只有艱辛的復健。

「來日本2、3三年了,為什麼自己之前不好好努力呢?」陳偉殷一方面懊悔,一方面對自己喊話,「與其想有沒有退路,不如想怎麼做讓自己不會後悔,」他毅然選擇了手術,將右手肘韌帶替換左手肘拉傷的部份,因此兩隻手都得挨刀,手術後一週,他連洗澡都得父親幫忙,武功盡廢,一切打掉重練。

沒有什麼比復健更無聊的了。

復健的日子是這樣的,陳偉殷一早就到球場跑步、做重訓;中午,其他球員陸續到球場,教練看陳偉殷已經做完訓練等復健,就叫他再跟著跑步、重訓;接著才輪到資淺的他做復健治療;回到宿舍都5、6點了,吃過晚餐,無法上場的陳偉殷完全不想看任何比賽轉播,他又去宿舍的健身房再練一回合,一天做了人家3到4倍的訓練分量。

隔天醒來,再去球場跑步、做重訓。那一年的生活,「2週只休1天,14天裡頭有13天都在練習,」宛如在無間地獄跑著,一個人在異鄉,每天只有跑步、重訓、復健,一日一日不斷輪迴。

「如果我輸給復健中一次次的挫折感,我今天不會在這裡,」走過低谷,淬鍊成熟的陳偉殷可望再扛馬林魚隊的開幕先發。(達志影像/美聯社提供)

能不能再站上投手丘?是甩不掉的未知,亦步亦趨跟在陳偉殷身後,「我真的很怕開刀,是不是老天爺要給我的挫折,」陳偉殷當時在部落格寫下心中的憂懼。

如果說棒球的上帝是個左撇子,左投的陳偉殷並沒有因此獲得太多的幸運。

小時候打棒球,第一個手套,是右撇子用的,接到球之後,還要趕快把手套拿起來,用左手傳球;好不容易媽媽存錢買了左手手套給他,卻被反對小孩打球的爸爸發現,拿菜刀剁碎。沒有錢買釘鞋,就拜託學長找尺寸最普遍的十號二手鞋,雖然他穿的是九號半。

看過地獄,就不怕魔鬼

棒球路上,他有太多的機會可以放棄了,有些人就從此消失在棒球場。但他始終抱持著信念,「那道牆只要度過了,後面會有更大的幫助,」陳偉殷就是一股腦地跑著,好像每跑一步,就離他對棒球的執著更靠近一點。

當2008年再度站上投手丘,終於贏得了一軍生涯首勝,這已經是他到日本闖蕩的4年後了,「滿想哭的,自己的努力終於換來該有的東西,」忍住淚水,陳偉殷告訴自己「這只是一個開頭」。

2008年北京奧運,對荷蘭先發,陳偉殷拿下中華隊的唯兩場勝利;2009年,獲得日職中央聯盟防禦率王;2012年,那個10年前22K的高校強投,從台灣到日本,再從日本到美國,比別人繞了點路,卻扎扎實實站上了大聯盟的投手丘。

大聯盟初登場,陳偉殷首位對到的就是「洋基之子」基特(Derek Jeter),基特一上場就把球轟出牆外,用最震撼的方式告訴他:「歡迎來到大聯盟!」

「總會有第一次,既然被打了全壘打,就要面對現實,」看過地獄,陳偉殷再也不怕魔鬼。大聯盟五年,從巴爾的摩金鶯到邁阿密馬林魚,他一共先發139場,51勝37敗,比賽強度與投球內容,遠遠超越日職5年89場先發,36勝30敗的成績。

你不夠了解自己需要什麼,沒人會幫你,當你對自我需求迷惑時,就出局了。

國中才開始正式練投的他,跟其他同學比起來球齡相對短,「一般一般啦,不算是王牌,」陳偉殷的國中教練陳順在回想當年的陳偉殷,這麼形容。

有其他同學在,「『王牌』這兩個字,不會落到我頭上,」陳偉殷自己在自傳中也提到,「我從高中開始,就知道我不是最被看好的球員,我的決心就是拚了,我就做給你看。」

高中同學高國輝說起陳偉殷的不服輸,「像是跑步啊,你跑在他前面不行,他一定要跑在你面前才甘願,」指導兩人體能訓練的師大體育系助理教授李恆儒也說,「在一群人裡面,他都想要當最好、最能夠忍耐,撐最久的。」

球季結束沒多久,許多球員還在放大假時,陳偉殷就開始展開自主訓練。

去年10月底剛回到台灣,隔天他就找李恆儒報到,一週3天,每次3個小時的訓練,一大早8點半開始,從家裡出發到訓練地,至少需要半小時以上的路程,「陳偉殷卻從來沒有遲到過,」協助陳偉殷季前調整3、4年的李恆儒說,如此的規律和自律並不容易,「這代表你要早起,身體要準備好,前一天還得早睡,不能貪玩。」

採訪的空檔,他吃了一塊小餅乾,拿的時候有些猶豫,一邊轉頭跟經紀人低聲說,「這明天要多做多少多少訓練」,對自己的要求展露無疑。太太曾經笑他是「訓練控」,因為「他很清楚了解自己必須要努力的地方,花非常多的時間在照顧自己的身體,」李恆儒觀察。

把當下做到最好

充分掌握自己的狀況,球場上對決總是沉穩的陳偉殷,卻很難被對手掌握。

在金鶯隊時,有次對上西雅圖水手隊,6局好投幾乎就要完成無安打的完美演出了,7局一上去卻立刻被轟出全壘打,「當下第一個反應滿失望的,但不能有表情,不能讓對手知道,你的信心已經被我們擊垮了,」在與大聯盟生涯無安打比賽錯過的瞬間,陳偉殷的沉著,依舊很難讓人猜到他的思緒。

我的目標是永遠都不要設定目標,就是把當下的事情做到最好,沒有限制點。

運動文學作家方祖涵形容,「陳偉殷的頭腦像是棋盤。」他不斷思索著為什麼這一球要這樣投?這一球的印象又會如何影響到打者下一球的判斷?投到什麼位子可以混淆打者,一般好球帶如果是個九宮格,陳偉殷就幻化成十六宮格甚至更多。在肌肉棒子充斥的大聯盟裡,他始終像個冷靜的棋士,一著又一著與打者綿密對決。

踏上大聯盟,幾乎是完成了棒球員最大的夢想。2016年,陳偉殷與馬林魚隊以5年8000萬美元的合約,創下華人運動明星史上最高薪,往前挑戰的路上,再無先行者。那接下來然後呢?

「我的目標是永遠都不要設定目標,」聽起來不太有邏輯,陳偉殷卻一臉認真地解釋,「就是把當下的事情做到最好,沒有限制點。」

聚光燈下的投手身影總是孤單,即使身邊數萬球迷吶喊鼓譟,25.4公分高的投手丘上,始終就只有「自己」和「當下」,一球又一球,不能快轉,沒有僥倖。

 

陳偉殷小檔案

出生/1985年
學歷/國立體育大學
經歷/日本職棒中日龍隊、美國大聯盟巴爾的摩金鶯隊
現職/美國大聯盟邁阿密馬林魚隊投手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15期《找到更好的自己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