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灣心態 停留在八○年代

精華簡文

台灣心態 停留在八○年代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4622

台灣心態 停留在八○年代

天下雜誌615期

中研院最年輕的經濟院士、芝加哥大學商學院講座教授謝長泰,以敏銳的觀察力、簡明易解的語言,談台灣經濟突圍的關鍵。

在做理論模型與跑資料,涇渭分明的經濟學界。鑽研經濟發展的中研院院士、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長泰是個例外。

「他可以用一個優雅的模型描繪現實世界,然後和資料對話,」台大經濟系主任林明仁形容,「他會關注制度的設計,所以對中國跟亞洲的成長也有獨到見解。」

應「二○一七天下經濟論壇」之邀,專程回國發表專題演說的謝長泰,是中研院最年輕的經濟院士。

五年前,中研院院士朱敬一、蔡瑞胸聯手提名他。那時他只有四十二歲,提名原因是「具有非常銳利的觀察力,以微觀的視野提出許多新的見解」。「好的經濟學家都會有一些絕招,可以用很簡單的方法,解釋複雜的世界,」朱敬一說。

謝長泰最知名的一篇文章,是○九年「中國與印度的資源錯置與製造業生產力」的學術論文。他找出一個檢驗開發中國家資源配置效率的方法,「這方法廣泛地被應用與延伸,等於在發展經濟學裡開拓了一個新的領域,」新加坡管理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許文泰指出。

他的論文上遍經濟學領域前五大期刊,活躍於歐美與中國學界。他在經濟發展研究上的成就,使他成為諾貝爾經濟獎委員會成員之一,也是唯一的亞洲人。他曾任中美洲開發銀行顧問,也接受世界銀行、新加坡政府的請益。

謝長泰在芝加哥大學開的課程叫「國富論」,就是一七七六年亞當.斯密的書名。亞當.斯密被公認是現代經濟學之父。

問謝長泰,為何會選這麼古典的題目?「因為經濟發展是經濟學最重要,且一直沒定論的問題,」他說。

出生於台灣,父親是維修工程師,負責修越戰時,美軍在台南機場的飛機。兩歲,舉家搬到新加坡三年半,之後搬到伊朗,沒想到遇到伊朗革命。一九七九年何梅尼推翻了伊朗皇室,宗教衝突,讓伊朗由中東最西化的國家,變成最保守的穆斯林國家之一。那年他九歲,念國際學校,街上滿滿的抗議人潮,同學一個一個離開。四個月後,他父親也失業了,學校也關了,全家又搬到巴拉圭。

「我是在南美洲長大的,那是一個環境,你不能忽略經濟發展的問題。即使你是一個孩子,當你一睜眼看看四周,你就知道這是影響人的生命最重要的問題,」他說。

綜觀他的論文,他最看重的是「總要素生產力」(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總要素生產力是指,不是靠更多人工、資本投入,而是靠管理、技術等創新驅動的生產力。

「在我研究的多數個案裡,一個國家經濟、甚至企業成長快慢的關鍵,通常不是有沒有資源,而是能不能用更好的方法運用資源,」謝長泰說。

成長關鍵:更妥善運用資源

問謝長泰,台灣經濟趨緩真正的問題是什麼?

他認為,台灣現階段最需要的是制度創新,「台灣需要不同於八○年代的機構創新,來因應不同的環境與問題。」他直言,譬如工研院就不可能發展出K-Pop(韓國流行樂)產業。

他認為,一九七三年台灣成立工研院是全球首創,是了不起的機構創新。它吸引了最有創業精神的人,給他們很高的誘因,切割出去成立公司,成功就能賺大錢。因此創造了台積電等世界級企業。

但過了四十年,工研院已經官僚化了。「他們依舊很優秀,但他們已不是早期那種創業型人才,」他認為。

制度創新 讓服務產業發展

當選院士後比較常回台,謝長泰認為,台灣既有成功人士的問題在於,依舊停留在「技術驅動進步」(science driven progress)的心態,認為多投資生技、科技產業研發,就有新產業,「科技主導型的經濟發展模式是八○年代的事了,不是台灣現在需要的經濟模式了。」他再舉K-Pop為例,台灣不是沒有人才,否則不會有走紅韓國的周子瑜,而是沒有一個制度創新,讓服務產業發展起來。

許多人批評,過往台灣在國家主導的時代成功,民主化後,國家削弱、經濟趨緩。謝長泰也完全不認同。他舉全民健保為例,台灣健保是全世界最便宜、品質最好的健康醫療體系,是民主化後的產物,「台灣問題不在民主與否,而在凝聚社會共識。」(英文版請見english.cw.com.tw)

-------

小檔案

謝長泰

現職/中央研究院院士、芝加哥布斯商學院講座教授

出生/ 1969年

學歷/柏克萊大學經濟學博士

經歷/中國孫治方經濟科學獎得主、英國國際成長中心(IGC)督導委員會成員、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副研究員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