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中國政府強力干預 讓經濟埋下未爆彈

精華簡文

中國政府強力干預 讓經濟埋下未爆彈

圖片來源:伍曉鷹提供

瀏覽數

1609

中國政府強力干預 讓經濟埋下未爆彈

天下雜誌615期

二○一二年以來,中國經濟走下坡,讓世界惴惴不安,中國外表光鮮的GDP數字下,有什麼樣的隱憂?中國經濟學家伍曉鷹直指,不受限的政府干預終讓資源分配扭曲。

研究中國經濟,統計數據一直是研究者最苦惱的一點。例如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有官方版本,也有民間財新發布的數字。研究中國GDP成長,除了官方預估,愈來愈多人看重「李克強指數」。

旅居日本的中國經濟學家伍曉鷹,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質疑中國GDP的測算方式,自建計量模型,並建立全球首個長達百年的《中國經濟數據庫》。

二○一二年以來,中國經濟走下坡,「硬著陸」成為全球最擔心的風險。伍曉鷹一番「中國GDP成長率其實只有四%」、「嚴重的產能過剩是好事」,引發不小關注。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所所長劉孟俊認為,伍曉鷹對統計數據著力極深,他身處日本,立場也較許多中國經濟學家開放。

伍曉鷹一九八八年離開中國,赴紐西蘭懷卡托(Waikato)大學攻讀博士。畢業後原打算回國,遇上天安門事件,打亂計劃,後來在澳洲、香港、日本從事教學研究。日本學風保守,很少大學願意給外籍教授終身教授資格。伍曉鷹是一橋大學首位終身職外籍教授。

最早伍曉鷹是關注中國勞動力變化,GDP測算只是研究中的一部分。當他一九九三年在學術期刊《收入與財富評論》發表「一九五二〜一九七七年中國改革開放前的真實GDP」,讓英國總體經濟學家麥迪森(Angus Maddison)注意到他。

「他是那麼有聲望的人,我沒想到會收到他的傳真,」伍曉鷹彷彿回到二十多年前在澳洲阿德雷德(Adelaide)大學收到那紙熱燙燙的傳真,心情難掩澎湃。此後兩人成為摯友,合力研究中國經濟,伍曉鷹的研究領域才真正轉向生產力與經濟成長。

中國又走回頭路

為什麼伍曉鷹會認為「嚴重的產能過剩是好事」?這和他從總要素生產力(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體檢中國經濟有關。

伍曉鷹比較中國、台灣、韓國、日本四國經濟起飛的二十年,發現四個國家的人均GDP都從兩千美元成長至八千美元,但唯獨中國總要素生產率比不上其他三國。這代表中國經濟高速成長是由投資推動,但未帶動技術與管理創新。

伍曉鷹分析指出,中國加入WTO,西方學者都以為中國要走上市場化。但中國政府從上到下想的是,表面符合條文,但實際以補貼保護本國企業。

「你能給浙江帶來一個項目,我可以不要地租,對環境成本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常到北京開會的伍曉鷹,也受不了中國嚴重的霧霾。

他總結,中國經濟的核心問題是,政府干預的能力不被限制,最終導致資源分配扭曲。二○○八年全球金融海嘯後,中國四兆人民幣的投資計劃,進一步把總要素生產率推向負值,並種下產量過剩的果。

「當去產能已經別無選擇,而且肯定會導致經濟減速時,決策者才醒悟,」伍曉鷹去年十月出席一場中國大型論壇時講道。

一二年底,總理李克強首度提出將經濟交給市場。伍曉鷹當時肯定中國政府要走上正確的路子,未料世界經濟放慢,中國憂心經濟成長減速,帶來政治危機,重回投資驅動的老路。

「河北省可以生產全世界的鋼鐵,現在政府說全世界都不需要那麼多鋼鐵,希望河北省減一半,河北省說那麼多人的工資怎麼辦?中央政府說他也沒錢,河北省就不幹。中央只好繼續蓋房子、一帶一路,這豈不是把原來扭曲的結構延續下去,」伍曉鷹認為,第一屆習李政權看不到明顯的經濟改革成果。

台灣別當機會主義者

兩年前中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時興,伍曉鷹也批評,這把創新和效率的位置顛倒了,誤以為推動創新就能解決效率問題。

他解釋,政府如此強調創新,讓人們誤會當前中國經濟主要問題是創新不足,而不是長期因政府主導資源分配導致的嚴重低效率問題。

問他對台灣經濟出路的看法,伍曉鷹不客氣地說,台灣不該再當機會主義者,「中國的發展模式已經走到頭了,太低效率了。現在最聰明的做法是,台灣經濟要找到自己的路。」(英文版請見english.cw.com.tw)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