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電影監製李烈:不好玩,就逼自己煞車轉彎

精華簡文

電影監製李烈:不好玩,就逼自己煞車轉彎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31071

電影監製李烈:不好玩,就逼自己煞車轉彎

天下雜誌615期

玉女明星、服飾商人、電影監製,她上高峰,跌谷底,當自己人生的編劇兼導演,一路精彩的關鍵是:不好玩就轉彎。

李烈坐在沙發上。窗外的陽光照得她一頭短髮銀白熠熠。

遺傳的少年白讓她染髮30年,就在幾個月前,她決定不染了,還原「本色」做自己。

身為台灣電影監製一姊,人人都尊稱她一聲「烈姊」,什麼是她的本色?

書架上一幀泛黃的照片:25、26歲的李烈。那時的她是電影《海灘的一天》的欣欣、是電視劇《一剪梅》的萬秋玲,是70、80年代只要打開電視,隨意轉到老三台八點檔,都能看到的當紅演員。

從玉女明星到監製一姊,光陰數十載,沒有編劇為她譜寫生命裡的高潮迭起,也沒有導演指導她的人生路該如何前行,但幾乎每十年當口,李烈都戲劇性地轉了一個彎,或許是因為她骨子裡奉行的教條就是:人生一定要好玩。

「好玩」,是李烈在採訪的過程中不斷述說的詞。它像是一個催化劑,催出跌宕多姿的人生情節;也似一個緊箍咒,一旦不好玩了,她就得逼自己煞車轉彎。

20歲:玉女明星vs.被寵壞的大小姐

19歲時,父親過世不到半年,李烈因黃以功、李行導演的提拔,而踏入演藝圈。

「就是因為憨膽(台語)啦,不懂得怕,」演戲對她來說,既好玩又可以賺錢養家,但最重要的是,「可以不用待在家裡每天看著媽媽哭,它(演藝圈)變成我另外一個避風港,」李烈淡淡地說,宛如告解。

她一方面以「被老天疼惜的人」來形容自己的飛快走紅;一方面又以「被寵壞的大小姐」來比喻自己的任性恣意。

我不是勇敢、也不是前衛,就是任性。年輕的時候,想到什麼就做什麼。

李烈的「四姊妹」好友之一、奧美大中華區副董事長莊淑芬笑著回憶,第一次見到李烈是80年代拍沙威隆洗頭水的時候,當時她是「滿紅的電視明星,跩得要死,酷酷冷冷的,沒什麼笑容。」

當時的李烈笑不出來也是有原因的。戲約一部接著一部,工作量大時,一日三進三出髮廊,為不同的戲梳化新的妝髮。

每天奔波忙碌演出別人的人生,真實的自己卻如機器人,「當你日復一日都是這樣子時,真的很疲憊,」李烈的語調沉甸甸的。

1981年,23歲的李烈與演員毛學維閃婚。這段僅維持兩年的婚姻,在多年後的李烈看來,是人生第一次的挫折。那個年代,玉女不被允許談戀愛和結婚,而她的婚姻也讓台視跟她解約。

「我不是勇敢、也不是前衛,就是任性。年輕的時候,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她說自己從來沒有計劃、沒有目標、也沒有方向。

長期處於戲約不斷、僵化過活的李烈,終於開始思考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1990年,她迎來人生的第一次轉彎:前往中國經商。

30歲:時尚創業家

「愛情對我年輕的時候非常重要,那時談戀愛的對象就說,『不要演戲,演什麼戲,去做點別的事情』,」當李烈站在演藝圈的邊線上思考著走或不走時,歌手羅大佑的這句話,推了她一把。

於是,李烈不做演員了。

當時,羅大佑的姊姊有意往中國大連經商,便央求有著高知名度的李烈陪同。

「我碰到的每一個人都在談論我戲裡的服裝,他們都問我衣服是哪裡買的?」李烈說。

原來,李烈當時在連續劇中所穿的戲服,全都是自己為角色設定服裝風格,自己買布,再請裁縫製作,做久了便產生興趣。

李烈決定到中國創業。她隻身到中國有著「服裝城」之稱的大連,建了小工廠、創立同名服裝品牌,主打OL風格的精品服飾,一連佈點五城市,以名氣帶動買氣。

1990至1995年,李烈的生活就是拎著箱子在北京、上海、南京、瀋陽、大連流轉。

作為台商先驅,這條創業路雖然艱辛,但是李烈卻覺得好玩極了。因為她面對的永遠是挑戰與新鮮事,她樂於享受多變的生活。

然而,當時的中國甫歷經改革開放,她們沒有考量到市場環境,進入得太早,「一開始註定要失敗,」她說。

當過度擴張、庫存管理失當等危機接踵而來,面臨的現實,就是沒有資金。

李烈苦思1年多,「我媽媽也是一直不停跟我哭,要我回家,」她認知到已沒有錢再撐下去了,決定放棄。

「腰最彎不下去的時候,就是承認失敗。那是最難的一刻,因為沒面子,」李烈坦承,「前面你都一直撐著,人家問你做得怎麼樣,你都得說你做得很好。」

當一個人經歷到最慘、最谷底的時候,不要刻意硬要他走出來,我覺得那是在轉化。

投下的1千多萬元血本無歸,跟隨著是信心與希望的全數幻滅,對李烈而言,這是人生裡前所未有、最血淋淋的重創。

「她是一個很勇敢的人,很有行動力、義無反顧,要失敗很徹底,要成功也很高峰的個性,」莊淑芬透露。

李烈回想,「基本上那事情幾乎把我摧毀了,我就是完全什麼事都不能做,自己都覺得每天像行屍走肉,失戀都沒有這麼嚴重。」

抑鬱與沮喪的時期有1年多,她不停地思考、檢討自己。

「當一個人經歷到最慘、最谷底的時候,不要刻意硬要他走出來,我覺得那是在轉化,」李烈認為人在這個階段,其實會慢慢從不願意面對自己的不足、不願意面對自己的無能,轉而去面對失敗。起碼自己會知道為什麼會失敗?哪裡做得不好?哪些事情太天真?哪些事思考不夠完整?這些都是每個人對自我的訓練。

離開中國後,李烈跟著羅大佑待過香港,也去了美國數年。

40歲:東山再起

1999年,她又再轉了一個彎:回到台灣成為電視製片。

這次從幕前到幕後,從演員到製片,李烈做了這樣的選擇,是因為她清楚認知自己的特質與能力,而這樣的理解,正是來自在中國經商的那5年。

她認為,當製片最困難的挑戰,在她過去的時間裡,通通都經歷過了:她的腰桿子夠軟,她可以吃苦,她有耐心,她可以解決問題,也樂於解決問題,而這正是李烈誠實面對自己,了解自己後所做的選擇。

她東山再起。邊做邊學,從製作的第一部電視劇《Mr.COM之死》開始,年年入圍金鐘獎。然而低潮卻一直都在,不僅是因為結束第二段婚姻,離開了相戀10多年、結婚一年多的羅大佑,她的經濟也很困頓,原因是她對自我的要求高,製作了多部金鐘劇,卻「每部戲都賠錢。」

「2000年之後,烈整個處於低潮的時期,」四姊妹之一的好友、資深媒體人徐璐說,「我跟曼菲、Shenan(莊淑芬)說自己都是經歷過不順利的人,她是最後一個。」

那段期間,知名舞蹈家羅曼菲生病時,李烈天天都去照顧,「烈對朋友的情義是沒有話說的,」徐璐如此形容。

50歲:圓一個電影夢

2007年,李烈再度轉了第三個彎,這次是逐夢。

羅曼菲的離世讓她領悟到,死亡如此近,不曉得自己何時會離開這個世界。

徐璐認為,過去的挫敗會讓心中有理想的女性多一些成長,「為自己而活」的呼喚會更強烈,尤其,「電影一直是她的夢。」

這輩子如果不做電影,我一定會後悔。

問起李烈的電影夢?李烈則說了一個許多人都曾擁有的心願:做電視劇的那段期間,每次進戲院的時候,心裡都想說,好希望有一天在看電影的時候,能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上面。

「做影像的人,最終的夢想一定都是電影,」李烈說得理所當然。

她與能率集團合資創立了影一製作所,第一部片就是為導演楊雅喆的《囧男孩》擔任監製。

2008年,導演楊雅喆(右)的電影《囧男孩》,是李烈(左)合資創立影一製作所後第一個監製作品,創下票房3450萬的好成績。(劉國泰攝)

當49歲的李烈說出要做電影時,身旁的朋友幾乎反對,因為在2008年以前,台灣國片市場一片慘澹,籌資困難,做電影就是一場有輸無贏的賭局。

李烈為了跟母親借房地契貸款,硬是在家蹭了3天還是開不了口,「我從18歲進這個行業,一路都是自己賺錢,我怎麼跟人家開口要錢呢?」

徐璐心疼她向媽媽借房子調頭寸,跟製作人夫婦吃飯卻一口都沒食慾,勸她說,「妳不要負債,錢可以壓死人的,」只聽李烈回她,「這輩子如果不做這件事,我一定會後悔。」

結果《囧男孩》票房順利開出3450萬紅盤,李烈這幾年來又陸續做了2億6千萬票房的《艋舺》、《翻滾吧阿信》、《總舖師》、《行動代號:孫中山》、《青田街一號》、《健忘村》等多部國片。

《健忘村》在屏東滿州鄉,搭建耗資4000萬的場景,對於聯手監製的李烈(前排左二)和葉如芬來說,又是一大挑戰。(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監製一姊」的封號背後,是李烈血淚斑斑的艱辛,與無數「被擊倒再站起」的勇氣所堆疊起來的。「信心吧,對自己的自信心有回來了,因為在做電影之前,人生的低潮還滿長的,」李烈說著電影帶給她的轉變。

常說導演與監製的角色有如感性與理性的碰撞,磨合再所難免。但就《總舖師》、《健忘村》導演陳玉勳而言,李烈是相當體恤導演的「女俠」。

陳玉勳用「女中豪傑」來形容李烈,「烈姊是一個大器、格局滿大的人,做事情很爽快,又很溫暖,有事找她的時候,她都會幫你忙。」

陳玉勳笑說,先前拍片的時候,有流氓在片場鬧事,身為監製的李烈隨即衝上第一線,「她性格跟名字一樣非常直接、火爆,會跟流氓吵架,跟他們對罵對嗆。」

你若沒有過去那些經歷,就不會變成今天的自己。

但李烈對後輩,卻是親和力十足且不吝提攜後進。演員張孝全觀察,「烈姊就是一個滿開朗的人,讓人覺得好逗陣(好相處)。而且我也覺得烈姊做的片一直朝多元的方向,讓台灣的市場有更多的類型。她也很支持年輕導演,我覺得烈姊在這方面是很有guts(膽量)的。」

採訪時,聊起若擁有《健忘村》片中的「忘憂神器」,會不會想抹掉哪一段記憶?只見李烈幽幽地說,「你若沒有過去那些經歷,你就不會變成今天的自己。」

李烈的20歲、30歲、40歲、50歲各自精采,好奇她下一個轉彎又會轉到哪裡?「回歸創作的本質吧!找好案子、培養年輕新導演,我還是希望有改變,如果就只是這樣的話,又很不好玩了,」話說完,她揚起了一個微笑。

這才明白,在人生黑黑的路途上,李烈的玩心,是她讓自己永不迷失的常夜燈。(責任編輯:王珉瑄)

 

李烈小檔案

出生/1958年
學歷/世新大學編輯採訪科
經歷/演員、電視監製、電影監製
現職/影一製作所、牽猴子整合行銷負責人
電影監製作品/
2008年《囧男孩》
2010年《艋舺》
2011年《翻滾吧!阿信》
2013年《明天記得愛上我》、《總鋪師》
2014年《行動代號:孫中山》、《白米炸彈客》、《軍中樂園》
2015年《青田街一號》
2017年《健忘村》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15期《找到更好的自己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