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趨勢科技董事長張明正:看透權力的本質

精華簡文

趨勢科技董事長張明正:看透權力的本質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48166

趨勢科技董事長張明正:看透權力的本質

天下雜誌615期

「我的母雞可以有公雞這件事,讓我非常快樂,」張明正說。11年前,才50出頭的張明正,說退就退;從台灣唯一一家世界級防毒軟體公司的創辦人,到隱身花蓮鄉間的半農。張明正找到了怎樣的張明正?

●天下35期,尋找更好的自己>>

趨勢科技創辦人張明正從商場「螢光幕」前消失許久,再見他,已是頭戴精緻手工造型草帽、褲管飄飄,足蹬涼鞋的「半農」,閒適迤邐山水間。

說到他種了3年的蘆葦終於開花、青春小母雞成功誘拐別人家的公雞,張明正像拿到棒棒糖的小孩子笑開了懷,完全看不出他是台灣唯一一家世界級防毒軟體公司身價百億的創辦人。就算笑瞇了眼,他比一般人寬許多、加菲貓般的雙眼皮,仍然不客氣地霸佔了不小「臉幅」。

許多人嚮往退休能夠睡到自然醒,但真的退休之後,卻沒了起床的動力。很難想像,11年前,才50出頭的張明正,說退就退,從俯視全世界的雲端,順著天梯直下,雙腳牢牢踏在泥地上。

他推崇比爾蓋茲,也學比爾蓋茲很早就交棒。

以前張明正以為要成長就要爭,現在發現不爭的成長更強大。「你看那棵枯樹,再過兩個月,它咻一下子全綠了,你完全沒辦法控制它。」

有些人說要交棒,可能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潛意識,其實是要等著看這個接班人失敗,來證明自己厲害。

重新尋找自己的過程中,張明正以為自己追求的是「無爭」,卻發現仍不自覺被舊習控制著去爭,與天爭、與地爭、與人爭、與政治爭,結果都輸了。

他以為他找到了「牛」,在繳了上千萬美元的學費之後,發現那其實是強大的自我投射的幻影。

單槳輕舟,觀水靜思,張明正悟出身要輕、心要靜。

以下是張明正接受《天下》專訪,剖析自己「尋牛」心路歷程的精彩摘要:

問:我們採訪很多CEO、創業者,說願意放下,後來很多都回鍋,像你當時才50出頭,很難得真的放下,可不可以分享一下?

答:我宣布時,大家都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其實我醞釀了很久。45歲時,我就一直在找接班人,所以我找一群英特爾的人進來,因為那時Eva(現任趨勢執行長陳怡樺)還不想接。

這職位你必須承擔。到處飛來飛去,很辛苦。你說你很喜歡義大利,可是每年去2、3次,很煩,不再是樂趣,我已經感覺不到那種興奮感。人事問題也有點無聊,就覺得該退了。

我年輕時看了一本印度哲學書, 就很想要孤獨,想找自己。我對這種東西就是很有興趣。

我以前以為我是外向的人,人家也都覺得我外向。有一天,我怎麼覺得自己其實是個內向的人。

所以你剛講回鍋,可能是人生的意義他還沒有找到,所以又回去找。

有些人說要交棒,可能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潛意識,其實是要等著看這個接班人失敗,來證明自己厲害。

拿掉名片,你又是誰?

問:交棒之後都沒後悔過?

答:沒有。宣布Eva接棒的時候是有些感覺。當時在日本,宣布之後,現場500、600個穿西裝打領帶的經銷商,竟然排起隊來,就這樣一個一個,向Eva致敬、交換名片。我被晾在旁邊,心裡想,天哪!宣布才不到5分鐘耶,以前都是以我為中心的嘛。

問:你坐在旁邊,沒有人理你 ?

答:對,沒有人理我。我心裡想,「哇,怎麼變這麼快?Eva根本不認識你,一直跟你deal的是我耶。」

當時失落是有,沒有痛苦,有一點鬆口氣,再也不用跟通路說為什麼你的佣金跟他不一樣。以前每天都在搞這個,十幾年就是這樣過的。

但權力一換,局面立刻就換了,商場上就是這樣。Jenny(張明正之妻陳怡蓁)沒辦法接受這樣的轉變。她和我不一樣,她覺得這情份應該一直在。

對我來講,我是有一種覺醒,看到權力的本質,當你把名片一拿掉,你自己是誰?它強迫你問自己這個問題。

問:你這年紀的人,差不多都經歷過很風光的時候,做過外商總經理、大中華區總經理。很多人退下來之後,沒有了名片,沒辦法跟人家社交,他覺得別人對他的態度就是不一樣。你呢?別人遞名片給你,你怎麼辦?

答:我沒有名片,沒有很久了。

本來起床要靠鬧鐘,變成睡到自然醒,很多人會慌。

忽然沒有名片、沒有outlook、沒有行事曆、也沒有郵件,有的話都是垃圾郵件,和你本來的習慣完全不一樣,這是需要克服的。

你講的這個情形,他已經讓自己等於那一張名片,那是他最風光的剎那。忽然間沒有名片,他就沒有身分了,沒有一個「我是誰」的參照點,這是很難的,他的ego(自我)只在那個名片。

除非他在別的地方再找到一個他覺得值得去attach(依附)的事情,所以有些人去學校兼一門課,或去學什麼東西,那種空虛惆悵很難排除。

而且很多事情,不是你做了就會產生價值,這是我在越南學到的,不是你是老闆,你要怎樣就能怎樣。

越南種樹給我的教訓

問:為什麼要去越南種樹?

答:以前我都是做虛擬的,我認識的人都是電腦科學、全球行銷這一類的人。我做的東西沒有像土地這種固定資產。所以一退休,我就想做完全相反的事情,做有很多資產的、和最基層的農夫一起工作的那種人。

當時有一個越南的管道說,可以讓我們去北越,就是人家說以前美軍灑落葉劑的地方去種樹。我就想利用台灣農業的核心競爭力,去種尤加利樹。

這種樹很直、長很快,9年可以砍伐做夾板,砍了之後它還自己會從旁邊長出苗。

我原本是想要讓公司、當地農民、地方共好。

問:後來失敗了?

答:可以這麼說。種樹是一件很難的事,讓我有很大的學習。

當CEO可以訂策略,憑你自己的意志硬幹,賭對了你就起來了嘛。

可是種樹完全沒辦法用這一套,施肥時間不對就完了。因為規模大、不可能人工澆水,要靠下雨把肥料帶進土裡,太早施肥、沒下雨,它就死掉,太晚也不行。完全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我必須全部打破很多以前的假設。

我現在才知道,我做錯了,做善事就是要上善若水。

問:種了多少?

答:他們給我們26萬公頃,跟整個屏東一樣大,後來只種兩萬公頃。

問:後來發生什麼事?

答:當初是阮晉勇當越南總理第一年親自批的。他覺得太棒了,有人這麼笨,來做這個。他隨我選地點。我考慮交通,就選了有關口的諒山,接近廣西。

結果種到一半,他們就說不可以再種,因為邊境有國家安全的問題,要批文。哎,總理簽過字也不算數。後來又說和中國太近,多少公里之內不能種。

所以我發現,即使你全部自掏腰包、有好的出發點、整個地方也真的起來了,沒有用。

還好我有停下來

問:地方有起來嗎 ?

答:應該有吧,因為我花那麼多錢。

問:可以問嗎?一共花了多少錢?

答:唉,不要問,數千萬美元啦。因為5000個工人出去,一個人一天2美元,那簡直是完全out of control(無法控制)。

問:投入的是你自己的資金?

答:全部私人的。而且還是稅後資金,哎喲我的媽呀,好多錢啊。

問:和你當初想的共好有落差?

答:有。當一件事情有政治介入就完了。看到我們種,當地人就要拿地了,黑函也來了,還有工人去告我們少付他25美元。國會就有人提案要撤銷我們的執照啦什麼的,政治開始進來的時候,我們就不會玩了,沒辦法玩了。

我對社會企業花這麼多心血,結果沒有成功,也不算失敗,樹還在長。

後來我發現,我還是像做生意一樣,策略啦、核心競爭力啦、效率啦、KPI啦,去競爭,不是跟天爭就是跟人爭,講半天還是要成長,那個裡頭有我太多的ego(自我)。

還好我有停下來。我現在才知道,我做錯了,做善事就是要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靜水深流

答:(帶著記者往太平洋出海口走去)你看那個水,很淺的地方,遇到石頭,就會激起波浪,有刺激它就有反應,那是反應模式。水很靜很平,就表示水很深。

當你的心不夠深,你的價值觀來自別人,要嘛想取悅別人,要嘛想控制別人,或是要成就功名,你就沒辦法深、沒辦法靜。

整個《十牛圖》是在講你的心,怎麼變深、變平靜。

問:那我們請問一個最基本的問題:張明正是誰?

答:好問題。我還在尋找中。至少我現在開始慢慢覺得,我要的是一個身體要輕鬆、心要靜的狀態。我要讓自己閒閒的。

問:對這個社會來講,張明正是誰?

答:這是個很哲學的問題。我告訴你我還在做什麼。若水(協助身障者就業)我還在做,第二個呢,我和一群人在推動用能量治療過敏。

我現在看商界裡的競爭,會覺得那些東西很淺。

2017年,我就這兩個簡單的計劃。

以前我隨時去做判斷、做決定、做判斷、做決定,這是CEO每天都要做的事,有人可能覺得這很有快感,對我來說,我會覺得沒有意義。

簡單講就是找到意義這件事情。到底人的真正意義是什麼東西?

我是誰?我就是一個可以接受事情自然發生的人。像樹要變綠、梅花要開、或日本設計師把黑色亭子裡的這長凳漆成紛紅色,我都不會去評判,就接受。

我現在看商界裡的競爭,會覺得那些東西很淺,都是靠反應模式在運作,兵來將擋,運氣好賭對了,吹吹牛就沒事了,這對我來講已經沒有意義。(責任編輯:王珉瑄)

 

張明正小檔案

出生/1954年
學歷/輔大數學系學士、美國理海大學碩士
經歷/趨勢科技創辦人、執行長
現職/趨勢科技董事長

●【數位玩玩如果人生是道選擇題,哪個狀態最像現在的你?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15期《找到更好的自己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