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五大問題看懂川普經濟學

精華簡文

五大問題看懂川普經濟學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18663

五大問題看懂川普經濟學

天下雜誌615期

地產大亨登上全球的權力大位,實質上的影響層面到底有多廣、有多深?五大核心問題,徹底檢驗政治狂人川普的經濟策略,即將為台灣帶來什麼樣的變化與衝擊。

問題1:川普經濟學核心是什麼?

川普經濟學,主要幾個關鍵字就是「減稅」、「擴大基礎建設支出」、「去管制」、「貿易保護政策」。

減稅包括個人所得稅級距從7級簡化為3級,預期可能帶動民間消費。企業稅則從35%降至15%。光是這點,就讓2017年的企業獲利預計轉好。瑞銀投信投資研究部主管張繼文預估,「2017年標普500大企業盈餘成長率達8%以上。」

川普將放寬法規限制,包括主張廢除或修改「陶德-法蘭克華爾街改造與消費者保護法案」───這是為了防止雷曼兄弟再發生的金融監理法案。管制放寬,再加上升息帶動,對金融業是一大利多。

各種預期會發生的大解放,市場就嗨了,「他明明也沒幹啥,只不過找一些人過來吆喝助陣而已,大家就很開心,道瓊就快兩萬點,」張繼文分析。

投資人似乎認為,川普承諾的好事都會發生,例如,減稅、去監管、大規模政府支出。但壞事都不會發生,例如,貿易戰、大舉驅逐移民。

減稅、擴大支出,錢要從哪裡來的矛盾,沒人放在心上。

問題2:川普將要如何對付中國?中國怎麼接招?

一切都圍繞著「美國優先」,川普對外的貿易政策,也就由「自由貿易」轉向「公平貿易」。

美國的前兩大進口國,一個是中國、一個是墨西哥,佔了美國三分之一的進口,對這兩個國家的逆差,超過美國總體貿易逆差的一半,這也就是為什麼川普一天到晚衝著中國、墨西哥喊話。

大家最關心,中美貿易戰會不會開打?

針對中國,川普不斷嚷嚷著兩件事,第一件就是「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這不是恫嚇,而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新財政部長可以不需要國會批准,更改「操縱」的官方定義。

人民幣過去兩年對美元貶值了12%,只是人民幣貶值並不是中國政府企圖操縱的結果,如何阻止更大幅度的貶值,才讓北京當局頭大。

由於經濟的不確定性,以及中國企業對於海外併購的激增,使得中國資金出現大量外流。中國多次實施買入人民幣、賣出美元,企圖拉升人民幣匯率,使得中國外匯存底快要跌破3兆美元關卡。如果「匯率操縱國」的指控成真,藉此展開貿易報復恐怕只是「借刀殺人」。

川普第二個可能做的大動作,則是「對美國從中國進口的所有產品,徵收45%的關稅」。

根據1974年美國的「貿易法」,總統可以以國際收支逆差為由,把關稅提高15%,為期150天。

但是對所有產品全面課以驚人的高關稅,是有困難的。史丹佛大學法學教授與國際經濟關係專家賽克斯(Alan Sykes)認為「那將是公然的違規,對WTO法律的嚴重違反將是空前的。」

倒是針對特定產品的反傾銷懲罰性關稅,是有可能的。

事實上,歐巴馬也做過類似的事。2009年起訴中國輪胎製造商,只是成效有限。《紐約時報》分析,儘管美國自產的輪胎增加,但是從其他地區進口的輪胎增加得更快,因此後來歐巴馬政府對利用貿易限制挑戰中國的做法,變得更加謹慎。

川普話喊得很大聲,真的會做到幾成,要打上大大的問號。比較大的可能,是把中國逼上談判桌,談點「好交易」。

中國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美國大企業和國債都成了談判桌上的籌碼。

中國向美國進口較少,能以此之道還施彼身的機會相對有限,但是像是波音、蘋果等美國大企業,恐怕淪為人質。

中國當局只要叫中國航空公司改向波音的競爭對手空巴買飛機,波音就損失慘重;只要對歐洲車商友好,就可以打擊通用、福特。當然,還可以破壞美國電子業、汽車零組件的供應鏈。

中國手上的另外一個武器,則是拋售美國的國債。

中國目前持有1兆多美元的高額美國國債,是僅次於日本的美國大債主,只要透過拋售美債,就能讓美元遭受打擊。

很多人將川普與雷根對比。雷根時代為了保護國內的汽車產業,限制汽車輸美的數量,迫使日本汽車的外銷價大幅提高,同時施壓使得日圓升值。這在當時有一定成效,是因為當年日本的汽車、家電產業,和美國的企業處於競爭關係。

但現在要用這套保護主義的招式來對付中國,恐怕很難奏效。因為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只佔中國本身GDP 4.3%,相對墨西哥的25%、加拿大的19%,影響小很多。

再加上中國和美國的產業競爭,並不是同一個擂台上的對手,更多是產業鏈上下游的同船人。

中國賣給美國的產品類型,是其他地方很難替代的。美國從中國進口最多的是手機、平板電腦、筆記型電腦和網路設備等───中國是佔主導地位的全球供應商,全球生產幾乎有7成都在這。

不論是迫使人民幣升值,或是課高關稅,可能在縮小貿易逆差之前,就先提高了美國國內產品的價格,影響美國自己的國內消費,更甚者是美國企業的成本也水漲船高,衝擊本身獲利。

至於中美到底會有多大的貿易摩擦?中華經濟研究院大陸經濟所所長劉孟俊認為,接下來兩個觀察時間點,分別是1月20日川普的就職演說,以及每年年中舉行的中美戰略經濟對話。

問題3:對台灣會有什麼影響?

中美如果發生貿易摩擦,許多「台灣接單、中國大陸生產」的三角貿易,多少受到波動。台商面臨的兩大挑戰是:是否要轉換市場?產業鏈是否要重新佈局?

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史惠慈認為,台商也許要考慮,從美國市場分散出來,分散到歐盟、東南亞市場、中國內銷市場等。另外,產業鏈也可藉機重新佈局,往高技術的中上游走,而不一定要留在的勞力密集的部份,這也許是產品產業升級的好機會,「所以不完全是壞事,」史惠慈說。

中經院WTO及RTA中心副執行長李淳認為,川普不是左右廠商去不去美國的決定因素,「因為會到東南亞投資的產業,基本上和美國不太有競爭關係。要去美國會是自動化程度愈高、工業4.0程度高的廠商,就算沒有川普,廠商也都在考慮要去,原因是美國土地比台灣便宜,貴在人工。」

問題4:川普不要TPP,台灣怎麼辦?

川普之所以不要TPP(跨太平洋伙伴協定),擺明就是他要從「多邊」談判轉向「雙邊」,以前一網打盡,現在他要一個一個來,每個都談到他最滿意的「交易」。

一個一個談,美國可能跟台灣要什麼?「美豬可能是入場費,」劉孟俊直言。

沒有TPP,對台灣可能有兩個反應。一個是鬆了一口氣,因為不在TPP第一波名單的台灣,沒有因為別人都進去了、我們沒進去,增加額外傷害。聯華神通集團董事長苗豐強認為,這某種程度「給予台灣喘息的機會」。

但是,台灣確實少了「一次進入12個市場零關稅」的機會。政務委員鄧振中坦言,如果能一次解決TPP的12個國家是最好,但是現在就得一個一個慢慢談。

比起沒有TPP,更重要的是,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眼看就要成形。

「RCEP預計2017年就會談完,因為有中國大陸在,台灣加入的機率是零。而RCEP的16國,對台灣的衝擊比TPP更大,」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劉大年表示。

區域經濟整合的影響大不大,就看3個關鍵:這些地區是不是你的貿易伙伴市場?你的競爭對手有在裡面嗎?原先這些地區的關稅對你而言高不高?

「RCEP這3項全都符合,到時候通過的影響會有多大,可想而知。現在只能祈禱他們降稅速度不會那麼快,但影響絕對是長遠的,」史惠慈分析。

問題5:美國能再偉大嗎?

川普主張的擴大公共建設、增加政府支出,同時減稅,讓市場狂歡──但這將推升美元。

如果川普真的履行他的承諾,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經濟學家克萊恩(William Cline)認為,美元將會更加強勢,這也將帶來挑戰。「這結果可能造成更大的貿易赤字,」克萊恩指出,「這可能加劇貿易衝突的火焰。」

另一方面,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的地位,也造成美元強勢,使得缺乏競爭力的出口產業成本更高。美元如果不斷升值,「如同七傷拳,傷敵一千,自傷七百,」張繼文比喻。

強勢的美元,和川普追求的削減美國貿易赤字、恢復過去美國出口的光榮歷史,愈來愈遠。

只是到底什麼讓美國偉大呢?「美元作為儲備貨幣,很多的利益是顯現在外交政策上,」外交關係委員會資深研究員哈瑞絲(Jennifer M. Harris)表示,這不只是全球金融市場中的地位。

美國作為世界霸主的地位,很大的一部份是來自於美元對於全球金融市場的重要性,顯現在對伊朗、俄羅斯、北韓和恐怖主義實施制裁,例如,對不與美國外交政策合作的銀行,切斷美元支付系統。代價就是強勢美元,和相對高的貿易赤字。

所以,到底什麼使得美國偉大,川普或許得再好好想一想。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15期《川普叫牌 台灣跟嗎?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