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今年銀行業好不好 就看3個R

精華簡文

今年銀行業好不好 就看3個R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863

今年銀行業好不好 就看3個R

經濟學人

聖經之中,七個豐年之後就是七個荒年。對銀行來說,精簡期則長達十年;次貸違約在2007年2月開始上升,使得美國及歐洲的銀行產業幾近崩潰。接著就是政府援助、在監管機構面前卑躬屈膝、大幅裁員,以及一季又一季的表現不振。十年之後,銀行也悄悄地開始思考,2017年是不是情勢轉好的一年。

過去6個月裡,FTSE全球銀行股份指數躍升了24%。這波漲勢是由美國的銀行帶頭,美國銀行總值上漲了67%,摩根大通則為39%。歐洲的法國巴黎銀行市值揚升52%,日本三菱日聯金融集團的股價表現,亦有如活躍無比的網路新創企業。

瑞士銀行的分析師指出,全球銀行的未來股本報酬預測已然止跌。部分在金融危機中承受慘重損失的銀行,甚至已經開始擴張;在2009年接受英國政府援助的駿懋銀行,表示將以20億美元收購信用卡發行機構MBNA。

這股興奮之情,可以用3個R來解釋:利率(rates)、規範(regulation)和報酬(returns)。

先從利率說起;利率重跌對銀行來說極為不利,2010至2015年間,富有世界百大銀行的利息淨收入下滑了1,000億美元,約為2010年利潤的一半。

反之,利率上升之時,銀行就能增加放款利率、只將部分利益傳遞給存款者,進而增加毛利率。過去6個月,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已上升1個百分點,大型歐元區經濟體和日本則上升0.30-0.64個百分點。投資人目前都在談論川普帶來的「通貨再膨脹」,德國的通膨亦達1.7%,為3年來的高點。

銀行總裁歡欣無比的另一個理由,就是他們認為規範的高峰期已過。

美國新任政府可能會取消多達848頁的多德─弗蘭克法案,或是要求監管機構不要那麼積極地執法。民眾大力批評銀行的氣氛似乎也已經出現疲態;確實,銀行行為不端之時,仍舊會引發巨大的怒火,但許多人也已經注意到,權力已經從銀行轉移至加州的科技精英;會引來民粹式不滿的高薪、獨佔傾向和巨額利潤,在矽谷反而比華爾街或倫敦更常見。

監管機構仍在制定新規範,但也不太可能大幅提高銀行的資本安全緩衝。體質最健全的銀行已然釋出訊息,表示它們會增加股利和回購,而不是囤積更多資本。

第三個銀行董事會心懷樂觀的理由,就是報酬。

全球銀行的股東權益報酬率逐漸朝10%回升、巨額罰款高峰期已過、「金融科技」新創尚未搶下太多市佔,銀行亦開始利用科技提升效率。此外,銀行也變得更能找出哪些活動最能創造價值。

在這股樂觀的氣氛之下,最大的風險出自1個C,也就是自滿(complacency)。監管機構相信,目前銀行對納稅人的威脅已然降低。美國放款機構擁有1.2兆美元的核心資本,為2007年的2倍以上;系統重要性最高的花旗集團,現在的資本是2008-10年虧損總和的3倍以上;2007年至今,歐洲銀行的資本緩衝已增加50%,達1.5兆美元。

然而,目前仍舊有許多體質不佳的銀行,例如德意志銀行、數間義大利放款機構、美國國營房貸怪獸房利美和房地美等。或許,超大型銀行就是大到任何人都難以掌控。

此外,除了削減成本以外,銀行仍舊沒有其他的後危機計畫。縱使股價上揚,多數銀行的價值仍舊接近資產清算的總值;這實在不是前景樂觀時該有的現象。

危機之前,銀行藉由不健康的擴張膨脹利潤,它們抓住政府保證帶來的利益、創造一層又一層的債務,並以過度借款推升資產負債表。過去10年,銀行已反轉了大多數的擴張,但這套策略無法永遠地持續下去。

2017年,銀行得提出新的成長計畫,證明自己有能力在不引發民眾怒火、避免規範反彈的情況下提升利潤。富有潛力的領域之一,就是提升富有世界的生產力,以刺激經濟和銀行自身的利潤;銀行能做的事相當多,例如增加放款給年輕的企業,改善付款系統、讓更多中型企業得以參與跨境電商,以及藉由科技讓金融服務低廉又便利。

放眼未來的銀行老闆已經在強調這類目標;如果他們真能在下一個十年達成這些目標,說不定還有機會實現第4個R──救贖(redemption)。(黃維德編譯)

(本文獲得經濟學人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