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如果扮納粹是缺乏教育 為什麼政府卻是取消教育補助

精華簡文

如果扮納粹是缺乏教育 為什麼政府卻是取消教育補助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5416

如果扮納粹是缺乏教育 為什麼政府卻是取消教育補助

網摘精選

高中扮妝遊行,其中一班選納粹作為主題,新聞傳出後引起社會譴責和國際關注。以色列在台代表處發文抗議,台灣教育部譴責校方,並取消該校「優質高中」認證及補助款。

以上的陳述忽略了很多細節,例如有些人之所以認為該校學生太誇張,是因為這些人認為學生的扮妝遊行是在崇拜納粹,而不是諷刺納粹。這些人會特別關注後續校方的澄清,以及相關的流出文件,例如司儀講稿。對於個案來說,釐清這些細節確實很重要:如果你要譴責學生崇拜納粹,你得先要有證據證明學生崇拜納粹。不過我認為這個事件有個更抽象的重要性,關於我們社會如何面對政治正確和爭議符碼。所以在這篇文章裡我不會考究上述細節。相對地,我想從一個假設的情況開始談。

反諷有知識門檻

假若今天學生提出一份四萬字的研究報告,他們自己寫的,寫得很好很完整。這份文件可以證明,他們在扮妝之前,是真的有去了解和反省,也可以證明那個扮妝真的是反諷,而不是崇拜納粹。在這種情況下,這個社會是不是就比較願意諒解他們?(或許沒有完全原諒,你知道的,這個社會很常忘記,但很少原諒)

如果這份假想的報告能為學生爭取到一點點諒解,我認為,這其實說明了在這個社會反諷的門檻有多高。光是妝扮成納粹嘻嘻哈哈,並不代表你在反諷。就算你卸妝之前對著鏡頭說「我們在反諷」,也不代表你在反諷。要讓社會相信你在反諷某事件,你得要讓社會相信你對該事件有足夠認識。

事實上,就連判斷怎樣才算「足夠認識」,都需要知識門檻。因為不同嚴重程度的符碼,要求的並不一樣。要讓社會看出你在反諷川普,你只要知道川普的頭髮長怎樣就可以了。但若你想要反諷的是納粹...祝你好運。

這是我從納粹扮妝事件看見的第一個問題:反諷是複雜的溝通方式,沒那麼好上手。政治正確則是含混的道德概念,並且習慣讓搞錯它的人落得悽慘下場。當這兩件事情一起出現,風險可想而知。

在我看來,這次學生和校方遇到了現代社會的一種溝通問題,這個重要的溝通問題國民教育剛好沒教,就像國民教育也沒教你在網路上要怎樣發言才不會被當成奇怪的人。這不是個別學校或個別班級的問題,我相信同樣的事情若發生在其他學校,大概也不會有更好的結果。當然,其他學校的校長或學務主任或許會在學生提案要扮演納粹的時候就直接打槍,但這不代表他們知道要怎麼跟社會溝通敏感議題。

政治正確需要教育

我從納粹扮妝事件看到的另一個問題是,政府處理這個問題的方式,似乎和真正有幫助的解決方案背道而馳。如果你同意前面的論述,認為這是一個溝通問題,大概也會同意它需要藉由教育來解決:教育反諷的技術、教育轉型正義和那些我國外交部認為最不能得罪的國家的歷史。

然而,政府處理這次事件的方式,卻跟教育該有的精神相反。在具體作為上,總統府和教育部譴責該校,然後砍補助款。如果你同意文章前半的診斷,應該會同意,要在未來解決類似問題,需要透過教育。但是現在,沒錯,政府的應對方法是把教育經費砍掉。我不確定我的提議在法制上行不行,但我認為與其砍補助款,不如規定該校必須把該筆補助款用來做轉型正義教育。

不管如何,政府實際作為的後果很容易想像:各級學校在可見的未來,會極力避免學生在那些「有可能流出」的作品上碰觸敏感議題。這次的例子是運動會遊行,但接下來學生的哪些行動會因此受限呢?教育部小論文比賽?文學獎?校刊?社團自辦的讀書會?這可能取決於校長主任們焦慮的神經擴展到多廣。然而,如果如同先前所述,連校方師長都不見得掌握政治正確的眉角,就算他們傾向於從嚴認定,也是很合理的。對於敏感議題,政府缺乏教育精神的應對,可能成為言論自由的災難,以及教育機會的災難。

 

*相關影音:【影片 思辨180】反思高中生扮演納粹事件《青春發言人》


*更多討論,請見公視13頻道「青春發言人」2017/01/07(六)18:15 首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