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中國的海上珍珠 瓜達爾港通航

精華簡文

中國的海上珍珠 瓜達爾港通航

圖片來源:AFP提供

瀏覽數

7819

中國的海上珍珠 瓜達爾港通航

天下雜誌614期

巴基斯坦瓜達爾港通航,貫通中巴經濟走廊,補足中國「珍珠鏈」,不僅帶來新經濟格局,中亞、南亞也開啟新的國際秩序,是台灣新南向政策不應忽視的一環。

二○一六年十二月中旬,中國軍機和遼寧號航空母艦繞航台灣,引起台、美、日對中國軍力再次突破西太平洋第一島鏈的警覺。

其實早在一個月前,當大家目光都還聚焦在美國總統大選時,由五十輛貨車組成的商貿車隊,從新疆喀什風塵僕僕地駛抵巴基斯坦西南方瓜達爾港,將貨物送上一艘中國貨櫃輪。

這象徵著被稱作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旗艦項目和樣板工程的瓜達爾港和「中巴經濟走廊」,正式開通。

掌握瓜達爾港,不僅讓中國迴避了和美、日在西太平洋第一島鏈的正面衝撞,分散了能源進口全部仰賴麻六甲海峽和南海的風險,也在美國候任總統川普準備退出TPP之際,透過瓜達爾港串起的「中巴經濟走廊」,邁出在中亞與南亞建立新國際秩序的第一步。

瓜達爾港位在波斯灣出海口到印度洋航道的中心位置,具有極重要的戰略地位。一三年,巴基斯坦政府將建設和營運權,從新加坡國際港務集團手中轉移給中國,被視為一帶一路戰略「六大經濟走廊」中,「中巴經濟走廊」最重要的開發案。

中巴經濟走廊北起新疆喀什,經喀喇崑崙公路入境巴基斯坦,再經巴國內陸運輸網絡,抵達西南方的瓜達爾港。

對中國來說,中巴經濟走廊開通有非常重要的實質戰略價值,讓中國的大西部多了一個出海口,有利紓緩中國對南海依賴的壓力,尋求擺脫麻六甲困境的突破口。

擺脫麻六甲困境 瓜達爾串起中國「珍珠鏈」

一直以來,中國與中東、非洲國家的貿易必須借道印度洋、麻六甲海峽與南海。尤其中國從海外進口的石油中,高達八○%要經過這個地區。

中國與美國在南海針鋒相對,與越南、印尼、新加坡等周邊國家又時有摩擦,一旦擦槍走火,中國能源安全將受到極大威脅。

「一路政策(經南海到印度洋的海上絲路)最大的挑戰,在與美、日等國的戰略競爭,」台灣經濟研究院副院長邱俊榮指出,「所以它(中巴經濟走廊)能確保中國的能源安全。」

瓜達爾港位處波斯灣通向印度洋必經的航道上。中東的石油、天然氣能在此卸載,經陸路管線輸往中國西部,不但避開了南海火藥庫,也將中東到中國的能源進口距離,縮短了將近一半。

「中巴經濟走廊的開通,能讓中國擺脫麻六甲的困局,」台經院新興市場研究中心副主任吳福成認為。

此外,瓜達爾港的位置能扼守波斯灣及紅海通往東亞的咽喉,有利中國對中東、伊朗、中亞,以及北非的戰略佈局。再加上斯里蘭卡可倫坡及緬甸的皎漂港,中國就像在印度洋串連成一條「珍珠鏈」,能提高中國對這個區域的掌握。

所以,「中巴經濟走廊的政治、軍事意義遠大於經濟意義,」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諮議邱仕敏強調。

不過,對巴基斯坦來說,中巴經濟走廊具有很高的經濟價值,對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經濟層面,也有非常重要的象徵性意義和示範作用。

中巴經濟走廊 一帶一路,帶巴國起步

它是六大經濟走廊建設計劃中,首先開通的一條,也是一帶一路建設中,整合基礎建設和經濟開發的第一個跨國合作案,包含港口、鐵公路、電力系統和經濟特區等不同開發案。

「中巴經濟走廊是一個有基建、有經濟的示範性計劃,」中華經濟研究院WTO及RTA中心副研究員徐遵慈形容。

中國對中巴經濟走廊計劃投入了四六○億美元的投資,除了布建巴國鐵公路交通及光纖電纜等通訊基礎建設,保障中國油氣輸入之外,還有瓜達爾港經濟特區的建置,以及發電廠等能源基礎建設的興建。

巴基斯坦政府期望這些投入能加速工業化進程,創造國內就業機會。「巴基斯坦能藉此加速發展西南部落後地區,」徐遵慈表示。

台經院吳福成建議,巴基斯坦勞動人口多、結構年輕、勞動成本低等特性,成為中國產業移轉的優先區域,台灣新南向政策不應忽視巴基斯坦的潛力。

大後方變灘頭堡 喀什成物流中心

吳福成更進一步指出,中巴經濟走廊的起點新疆喀什,本是古絲路交通要衝,也是中原王朝經略西北的軍事要地。但後來因中國經濟重心移往沿海地區而沒落。

現在,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喀什不僅是「中巴經濟走廊」與「中吉烏鐵路」的起點,同時也能透過南疆鐵路與「渝新歐鐵路」串連,成為中國大西部對中東、中亞、歐洲的陸路交通樞紐與物流中心。

「喀什有望從中國的內陸城市變成國門,」吳福成認為,中東石油及天然氣、中亞礦產將透過喀什轉往中國其他區域。而中國貨品也將從喀什轉往中東、中亞及北非地區。

「屆時,中國勢必形成東有上海、南有香港、西有喀什,三足鼎立的新經濟格局,」吳福成補充,對於在中國經商的台商而言,這個「三足鼎立」的新經濟格局,或許將成為台商進一步拓展中亞市場的契機。

不過,中巴經濟走廊經過喀什米爾和巴國俾路支省南部兩個地緣政治相當不穩定的地區,是這個計劃的潛在風險與不確定性。

地緣政治不穩定 是最大風險

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喀什米爾有領土爭議,不時有衝突發生,近期又轉趨白熱化。印度對中巴經濟走廊也抱著防範的心態。「印巴關係緊張將是中巴經濟走廊的一大風險,」吳福成指出。

俾路支省南部則是巴國武裝團體盤據地,瓜達爾港開航前一天,才發生恐怖攻擊。

儘管如此,透過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中國將自己的國家發展戰略目標和投資當地國的經濟發展綁在一起,成為利益共同體。

在美國候任總統準備退出TPP之際,一帶一路很有可能在中亞、南亞逐漸形成一個新的國際秩序,而中巴經濟走廊的開通,就是跨出了第一步。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