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黃哲斌:展望今年新聞業三大運勢

精華簡文

黃哲斌:展望今年新聞業三大運勢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87

黃哲斌:展望今年新聞業三大運勢

天下雜誌614期

隨著《金融時報》網路營收超越紙本、《華盛頓郵報》記者在臉書以外的平台發表網誌,二○一七年,或許將是新聞業命運交叉的一年。

二○一六年三月,《華盛頓郵報》刊出一篇調查報導,FBI查獲一把遭竊的史特拉底瓦里小提琴,這把有兩百八十年歷史的名琴,三十幾年前被偷走,直到去年竊賊過世,家屬整理遺物才現蹤。於是,記者艾傑斯(Geoff Edgers)深入追索,完成長達五千字的精彩故事。

引起我注意的是,本身是歷史迷的艾傑斯,在他的Medium網誌發表文章,詳述他如何從檢調眼中尋常無奇的案情裡,透過舊報紙微縮影片檔案,查出竊賊是一名業餘小提琴家,進而訪查他的家人及朋友。他花了八個月、歷經七十五個採訪,謄寫了二五一頁的訪談紀錄,再濃縮裁剪為新聞成品。他貼出厚厚一疊訪談筆記的照片,最後,邀請讀者親身閱讀這篇長文報導。

不只艾傑斯,這一、兩年,《華盛頓郵報》鼓勵記者將自己採訪報導的幕後故事,發表在Medium網誌上。就社群經營部門而言,這是一種「採訪筆記」與「報導成品」之間的深度溝通方式,既能讓讀者理解新聞產製過程,也能吸引《華盛頓郵報》網站以外的網友,更願意閱讀他們的新聞。

《華盛頓郵報》不是唯一。《經濟學人》去年底在官方Medium網誌上,推出年度回顧系列,包括精選長文及圖表式報導,且非付費會員也能閱讀全文,營造一種「試讀本」的概念。

Medium是一免費網誌平台,四年前由推特(Twitter)創辦人之一威廉斯(Evan Williams)設立,希望結合部落格的簡易操作介面,以及社群平台訂閱、串聯、開放註記等功能。Medium目前有三千萬名活躍用戶,雖然規模與臉書差距極大,但被視為一個利於文字閱讀、聚焦討論的社群網站。歐巴馬去年最後一次發表國情咨文,就率先在他的Medium帳號發布全文。

臉書的不足及威脅

《華盛頓郵報》等媒體日益重視Medium網誌,其中有兩層意義,一是,歐美媒體理解臉書的不足及潛在威脅,因而積極透過不同平台,經營不同特性的社群讀者;二是,與傳統發行通路相較,當前媒體從組織到個人,被迫不斷探索各種溝通方式,有時既是一種傳播通路,也是一種品牌行銷。

在社群網路時代,內容生產者得以直接面對讀者,接收即時反饋與用戶資料;缺點是失去了派報社等代理人,媒體經營者必須面對眾多發行通路,臉書、推特、Instagram、YouTube、Medium,各有平台特性,也各有傳播優勢與盲點,而且彼此功能競合,隨著應用趨勢不斷浮動。

舉例而言,一度被視為傳播效率不佳的新聞信,近年再度鹹魚翻身,成為媒體直通讀者的重要渠道。新聞網站《Quartz》去年底針對全球企業主管的調查,九成四受訪者會透過新聞信接觸新聞,高於網站的八成九、新聞app的七成四。

由此延伸來看,展望二○一七年,新聞業勢必在「豐富文本」、「發行通路」、「營收創新」三大領域,繼續探險前進。

趨勢一:豐富文本

以「豐富文本」而言,新聞媒體將持續發掘更多元的敘事方式,AR、VR作為熱門話題,會由資源豐厚的組織進行點狀實驗,尚未能普及應用;但動態影像、互動圖表與圖文之間的關係會更平衡、更流暢。

重點在於不同敘事媒材的整合,編輯室如何以較低的人力及時間成本,製作更佳瀏覽體驗的新聞內容。

趨勢二:通路優化

以「發行通路」而言,除了上述平台實驗,閱讀介面的優化、新型通路的開發,將持續摸索嘗試,而更臻成熟。

包括新型眼球戰場的「手機螢幕鎖定通知」(mobile notifications),新聞媒體應該推播哪些訊息?何種推播頻率最佳?如何求得最大點擊轉換率,又不會觸怒訂戶?在行動流量明顯超越桌機流量之際,手機螢幕成為方寸必爭之地。

趨勢三:營收創新

最後,或許最重要的挑戰,是「營收創新」,隨著《金融時報》網路營收超越紙本、《華盛頓郵報》宣稱去年已有盈餘,傳統媒體轉型似乎看見一線曙光。

先不論訂戶、募資或活動行銷等收入,純就廣告形式而言,除了傳統展示型廣告、原生廣告、關鍵字廣告、聯播網廣告,至為重要的是,隨著廣告封鎖app的爭議,新聞媒體會努力開發更不干擾閱讀、更友善有效的廣告型態。

《華盛頓郵報》就由十幾名工程師及產品經理,組成一個「研究、體驗與發展」(Research, Experimentation and Development,簡稱RED)的單位,專職從廣告主的角度,開發更具吸引力的網路廣告形式,同時將這些廣告專利當作產品,授權給其他媒體。

目前,無論是《華盛頓郵報》或《Quartz》,都摸索出漸趨合理的廣告瀏覽型態。未來,這將是數位廣告是否能自臉書、Google等巨型平台回流的重要關鍵。

二○一七年會是希望與失落交織的一年,一方面,無論是傳統媒體或網路原生媒體,開始看到潛在典範隱然成型,而且,這些看來可行的模式,頗具重覆操作的潛力。另一方面,因為傳統營收持續衰退,跟不上趨勢的後段班,無論是紙媒或新聞網站,今年將遭逢更巨大的掙扎危機。

在好消息與壞消息之間,這或許是命運交叉的一年。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