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從奢侈品變快時尚  平價VR眼鏡登場

精華簡文

從奢侈品變快時尚  平價VR眼鏡登場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3795

從奢侈品變快時尚  平價VR眼鏡登場

天下雜誌614期

VR眼鏡不再只屬於遊戲玩家或科技迷,新的一年,業者要跨足電影、房地產、旅遊,投注軟體發展,用「可接受價位」讓更多人踏進VR世界。

虛擬實境(VR)從「奢侈品」變身「快時尚」,一月五日起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行的消費性電子展(CES),華碩、宏碁等PC業者都極有可能推出不到一萬元台幣的平價虛擬實境眼鏡,這個價位,不到宏達電VR眼鏡售價的一半。

二○一六年號稱虛擬實境元年,但根據拓墣產業研究院統計,去年全球VR裝置出貨量為二九一萬台,表現不如預期。今年,拓墣預估出貨量將成長七五%,約達五一○萬台。而這些沒有石破天驚的技術突破,但定價策略卻很犀利的平價VR眼鏡,扮演關鍵角色。

這招,也逼得宏達電早一步在跨年檔期於中國市場打九折大促銷。在傳統PC業者背後撐腰的,是昔日喊水會結凍的「Wintel聯盟」:英特爾與微軟。

「虛擬實境裝置的定價,還有許多努力空間,」英特爾遊戲暨虛擬實境策略銷售總經理馬欽(Lee Machen)接受《天下》專訪時表示,市面現有虛擬實境商品難以兼顧性價比。他認為,今年將是虛擬實境裝置銷量起飛的重要轉折點。

避免中國廉價VR破壞市場

大刀砍價,其實科技大廠是不得不為。

《經濟學人》指出,中國已成為世界最重要的虛擬實境市場,全球在一六年有三分之一的VR眼鏡商品銷往中國。

中國房地產業者萬科集團讓投資客可以透過VR親臨英國倫敦賞屋,對著空無一物的毛胚屋感受不同的裝潢風格;阿里巴巴與騰訊則計劃推出VR網購與電影。不同於西方國家看重VR遊戲,中國的商業應用可立刻產生收入。

「亞洲國家的商用速度確實比歐美快,」宏達電虛擬實境新技術部門副總經理鮑永哲說。但這個火熱的市場,卻充斥著廉價的劣質商品。

在淘寶網購平台搜尋「VR眼鏡」,可找到數千筆商品,最低售價三十元人民幣(約一百四十元台幣)起跳。銷量最好的店鋪「SJG」已賣出超過六十萬台VR眼鏡,比宏達電一整年銷量還多。

這些不知名品牌的廉價VR眼鏡,大多來自中國深圳的製造工廠。雖然外型類似,但其實功能非常陽春,只是簡單在3D眼鏡加上兩片凸透鏡,用來觀賞三百六十度全景影片或風景照,長時間配戴容易感到暈眩不適。一位提供低價VR公板晶片的中國業者副總裁私下表示,「一分錢一分貨,體驗當然不一樣。」

「你說這是VR?也許是,但這是大家會驚嘆的VR嗎?肯定不是!」宏碁星風總經理高樹國說道。宏碁星風是宏碁與瑞典遊戲商Starbreeze合資成立的VR頭戴式裝置公司,產品StarVR有業界最寬廣的二一○度視角。

市面產品良莠不齊,也是鮑永哲的憂慮。他擔心消費者在廉價品有過不好的體驗後,以為「VR就是這樣」而不願再嘗試,反而對剛興起的VR產業幫倒忙。

宏達電的VR眼鏡Vive要價七九九美元(約兩萬六千元台幣),足足比名聲響亮的PlayStation VR貴了一倍。鮑永哲坦承,產品發表前夕,內部經歷極大掙扎,是否要推出功能少一點、價格漂亮一點的「簡配版」。

「如果沒有沉浸感的效果,你沒辦法告訴消費者,為什麼VR就是未來,」鮑永哲解釋,宏達電之所以是業界售價最高,是因為最後選擇提供最完整的體驗效果。

科技巨頭加入 有助降低售價

早在二○一六年下半年,微軟、英特爾、Google就搶先發表概念產品,微軟先前推出三千美元天價的VR頭盔Hololens,現在修正策略,今年推出的入門款VR眼鏡,售價從二九九美元起跳。

美國投資銀行Needham分析師吉爾指出,VR裝置之所以能夠大幅降價,有賴於硬體成本降低。他表示,繪圖晶片業者超微(AMD)、輝達(Nvidia)將推出VR專用的中階繪圖晶片,價格降幅約兩成。

馬欽也說,超過五百美元的產品雖然體驗效果佳,但高價位讓人駐足不前,只要二十美元的Google Cardboard VR,僅以厚紙板組合而成,功能又太陽春。英特爾的目標是弭平兩者之間巨大的價差。

Google當然也沒閒著,一六年底,發表自家行動平台的最新裝置Daydream View,雖然售價小漲,但材質、成像品質都大幅提升。

「過去人們批評Google的紙板眼鏡讓VR陷入低品質風暴,但Google知道更好的品質終會到來,那就是現在,」《Wired》雜誌給予高度評價。

以提升品質與中國廉價品做出區隔,已是業界共識。

過去,英特爾曾以豐厚的補貼,協助深圳業者大量製造超低價平板電腦,試圖搶佔行動晶片市場,但忽略使用者體驗的後果,就是劣質產品扼殺整個市場,英特爾也在全球裁撤一萬兩千名員工。

「我們會用更謹慎的做法,」馬欽說。英特爾在虛擬實境領域的策略將不同以往,除了協助硬體業者賣VR眼鏡產品,更將注重軟體內容、建立完整的生態體系。

不過,前路仍長。輝達執行長黃仁勳預測,VR要發展到「虛擬世界與人眼完全相同」的完美境界,至少還要二十年。

「光靠遊戲有點太慢,」鮑永哲坦承,雖然宏達電內部聚焦重度遊戲玩家,但同時也在外部尋找合作伙伴,開發旅遊、房地產等非遊戲應用。比如跟故宮合作推出VR導覽,與法國達梭系統研究VR在工業領域的應用。

宏碁星風則從一開始就看準風向,不賣消費者、只賣一般企業。第一個合作對象是與IMAX推出VR電影。觀眾可以在電影院加購十到十五分鐘的VR體驗,在另一個小房間戴上VR眼鏡,走進虛擬電影場景。

「你可以四處走動,根據電影情節不同,使用不同的道具進行互動,」高樹國說。全球第一間IMAX VR體驗中心將在年初於美國洛杉磯開幕,許多好萊塢導演都對虛擬實境技術有高度興趣,《變形金剛》導演麥可貝,就確定會在所執導新片中加入VR體驗版本。

宏碁星風的獨特商業模式是只租不賣,客戶不必擔心太早跨入市場,而買到不夠成熟的產品。「我就是主打不賣斷,」高樹國說,無論軟體更新甚至硬體汰換,宏碁星風服務全包。

業者共識:軟體才是VR未來

「這是新科技,本來就不會在一年之內進入每個人的家裡,未來還會有很多更替,」鮑永哲說。

VR還需要改進許多使用者體驗,關鍵就是以軟體決勝負。

鮑永哲舉例,玩家在遊戲過程中轉頭時,如果VR眼鏡螢幕畫面沒有跟著移動,使用者就容易感到暈眩。要解決這個問題,除了硬體製造商要讓眼鏡顯示螢幕的延遲時間必須小於二十毫秒,軟體內容也要把畫面精確度鎖定一釐米內。

他還開玩笑地說,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對暈眩的敏感度高,Vive開發團隊特別喜歡請她試用。「Cher(王雪紅英文名字)不會暈的話,就比較沒問題,」他說。

戴著VR眼鏡Vive的宏達電虛擬實境新技術部門副總經理鮑永哲說,統一硬體規格對軟體開發者來說,也是一項重要策略。

一個月前,全球六大VR業者宣布組成「全球虛擬實境協會」(GVRA),宏達電與宏碁星風都名列協會成員。「大家都希望市場不要太亂,」高樹國說,主要任務就是建立共同的產業規格,讓軟體開發者只要寫一個程式,就能在不同品牌的裝置上運作。

面對無垠的虛擬世界,各家業者從不同產品出發,不過,無論是連接PC的眼鏡,或是使用手機的眼鏡,大家的目標都是打造好萊塢電影《駭客任務》世界。

鮑永哲說,業界有共識,必須多花力氣在培育軟體開發者身上,今年可望看到更多VR配件與內容上市,「沒有好的內容,這些新技術最終也是白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