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國家年出兩百億 鼓勵企業去冒險

精華簡文

國家年出兩百億 鼓勵企業去冒險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1577

國家年出兩百億 鼓勵企業去冒險

天下雜誌614期

芬蘭是全世界最重視創新的國家,而四百名員工的芬蘭國家技術創新局(TEKES)則扮演心臟的地位,負責將創新的血液,輸送到整個產業生態系。

《芬蘭的一百個社會創新》一書提到,TEKES的緣起,是商界與政界的領袖都體認到,官、民共同制定研發戰略的重要性。為此,芬蘭政府於一九八三年成立TEKES,扮演研發機構、企業、大學之間的「協調者」,讓創新的步伐一致。

最令芬蘭人津津樂道的是,八、九○年代,TEKES推動大學、研究機構投入數位、通訊技術研發,打造雄厚的技術、人才基礎,成為諾基亞崛起的幕後關鍵。

現在,TEKES最主要的任務,是扶持新創公司。該機構二○一五年年報上寫著,TEKES每年約有預算五.七五億歐元(約一九六億台幣),資助接近兩千個專案。

芬蘭成長最快速的十家科技公司,有九家曾接受TEKES資助或貸款。芬蘭六五%的創新,來自TEKES的資助。

TEKES的性質類似大型創投,成員來自民間企業,多有豐富工作經驗。以執行長索伊尼(Pekka Soini)為例,他是諾基亞老將,在一二年受當時芬蘭經濟與雇用部部長邀請,從諾基亞西門子資深副總裁、企業發展部門負責人的身分退休,為這個「芬蘭的創新心臟」掌舵。

以下是索伊尼的專訪摘要:

問:你認為芬蘭的新創公司大爆發,背後的原因是什麼?TEKES扮演什麼角色?

答:這麼蓬勃的新創公司現象,其實出現沒有很久。現在你去大學問,誰畢業之後想要開創自己的事業,大概會有一半人舉手,在十年前,只會有一點點人。所以現在大有改變。

為什麼會有這個改變?我認為,首先這是全球性現象。因為數位化(digitalization)讓各種形式的新創公司可以快速全球化,幾乎從設立的第一天就開始了。

另外,手機遊戲公司「超級細胞」(Supercell)是一個很好的榜樣。這個榜樣帶動很多年輕人去思考,原來靠著網路來當通路,我也可以這麼快速地成功。

自由玩耍的教育 想像力起飛

此外,想像力也很重要。拿我們芬蘭和其他國家教育體系相比較,會發現芬蘭留很多空白時間給學童玩跟想像,不要求寫很多作業,我們要求小朋友去玩,讓想像力自由成長。

遊戲產業跟想像力有關。我認為,讓他們自在地玩,比逼迫他們趕快學習來得好,自由玩耍讓他們更有創意跟創造力。

我們在過去十五、二十年,打造了遊戲產業。中間,TEKES的角色很重要,我們在產業發展的不同階段都做了投資。在過去十年,大概投資了七千萬歐元(約二十四億台幣)。

整個投資,只靠一個大成功就全部賺回來了。超級細胞所繳的企業稅,現在已經把我們所有投資賺回來。

問:TEKES怎樣培養創新型的公司?

答:我們最重要的使命,是鼓勵這些公司冒險。

我們是最早期的投資者,在風險最高的時候投資。其他投資人一看,TEKES進來了,就有信心增資。

例如遊戲業,TEKES的角色是分擔風險,一開始可能風險太大,其他私人投資者卻步。TEKES曾參與超級細胞的第一輪投資,幫他們分擔風險,讓他們可以繼續向前走。

你投五○%,我投五○%

問:東亞國家的模式是,由國家引導產業發展,例如台灣會由政府推動一些大型旗艦計劃,花上百億元,發展半導體、生物科技等技術,芬蘭也是這樣做嗎?

答:我們也有一些指定的大型計劃,例如5G、數位醫療、物聯網、潔淨能源,但我們的運作方式是引導民間公司投入這計劃,它們投五○%,我們投另外五○%。

另外一半是由下而上,草根式的提案,什麼都可提。除了旗艦計劃,我們也鼓勵創新的自由,因為我們無法永遠精確預測哪些想法會起飛。

在非常早期的時候,新創公司可能得自備一到一.五萬歐元(約三十五到五十萬台幣)的資金,我們給它五萬歐元,讓它做點初期產品,可以驗證想法,然後進入下個研發階段。

5G領域我們大概資助二十家公司,它們曾經在GSM或3G等其他無線通訊領域有經驗。

有些領域,我們沒有類似經驗的公司,但我們也投資。例如電動運輸領域,電動車、無人駕駛船,這個領域芬蘭過去沒有公司有相關經驗,也不存在相關產業,但是我們從五年前開始投資。

另外,數位化對我們來說也很重要。我們有二分之一的計劃與此相關,這是個影響深遠而廣泛的課題。

還有數位醫療,是個很有未來性的課題。我們有很多小公司很有潛力。其中很多出身諾基亞,它們未來會在這領域扮演關鍵地位。

問:芬蘭引導企業創新的方式,與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DARPA),或者日本經濟產業省(METI)模式有何異同?

答:我們資助或者貸款給大企業的同時,會要求它們跟大學、研究機構、中小企業有網絡關係,我們希望創造「外溢效果」(spillover effect)。如果是大學或研究機構拿我們的資助,它們就得跟企業合作。

也許我們和其他創新贊助組織最大的不同,是在投資前,我們跟新創或者中小企業有深入的對話,知道它們成長的理由、未來的藍圖,以及需要什麼樣的研發支持、需要具備什麼國際競爭力,然後我們可以支持它們。

我們問這些創業者的問題,跟創投很像,常常得要挑戰它們,但是我們不是創投。我們做的事也跟創投很像,要幫助這些企業成長到下一個階段,但是我們不會持股。

問:那你們用的是創投等級的產業人才,怎樣吸引這些昂貴的優秀人才進入官僚體系?

答:我們不是一個典型的官僚組織,我們跟企業很緊密地合作。我們的薪資與私人企業差不多,但當然不如創投、顧問公司。我們吸引人才不靠薪水,靠的是可以用三六○度的眼光來看芬蘭產業,他們可以帶領這些公司共同成長。我們要找的是把這些看得比薪水更重的人。(英文版請見english.cw.com.tw)

小檔案

芬蘭國家技術創新局(TEKES)

簡介:機構性質類似台灣的工研院,屬財團法人,執行長由經濟與雇用部部長指定,董事會由企業主、大學、政府官員組成

預算:5.75億歐元(2015年),70%資金贊助中小企業研發

員工人數:400人

● 圖片故事:芬蘭愈夜愈美麗 天還不亮要幹嘛?創業吧!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14期《歐洲新矽谷芬蘭 黑暗中的創新烈火》>>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