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政治自由化是雙面刃 卻是對的路

精華簡文

政治自由化是雙面刃 卻是對的路

圖片來源:新加坡國立大學提供

瀏覽數

399

政治自由化是雙面刃 卻是對的路

天下雜誌613期

二○一一年,朋友一通電話,新加坡國立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吳佩松加入新加坡第二大黨工人黨,幫政治明星、台裔律師陳碩茂的競選團隊,負責政策研究。

大選結果,執政的人民行動黨掉了六席,顯示新加坡民眾對貧富差距、外來移民的不滿。看著新加坡民心思變,吳佩松在一五年投入選戰,以政壇新星之姿,當選工人黨非選區國會議員。

「從政是為了我的孩子,為了下一代新加坡人有同等的機會,」四十三歲的吳佩松說。

身為社會歷史學家,他認為新加坡正走在對的方向,即便身為反對黨,仍肯定政府從教育、人才到經濟政策的改革,希望將經濟成長遇到瓶頸的新加坡,帶往創意驅動的未來。

以下為專訪摘要:

問:新加坡模式走了多年,有不錯的成果,最近為何轉變?

答:確實。最近政府變了,持續了解社會的需求。例如,來和我所在的新加坡國立大學社會系接觸,希望做社會研究、持續了解社會的需求。

政府想了解,為什麼人們變成這樣?為什麼人們覺得是這樣?人們為什麼這樣?為什麼產生這樣的行為?政府開始感覺這是一個有機的社會,不能只著重在發展和工程結構,有更多組成和內涵需要重視。

問:為什麼政府有這樣的自覺?

答:因為意識到經濟邁入成熟期,成長已到天花板。高科技產業進來,但沒有持續帶動創新。新加坡以高人力素質、勤奮和生產力聞名。但生產力並非高價值的生產力,也並非帶動創新的生產力。

執行創新驅動經濟的變革概念,來自於現任副總理尚達曼。他認為文化是經濟建設及發展背後的重點,而不只是將經濟發展視為社會工程的唯一指標。他任教育部長時將創新引入教材,希望從人才人力培育改變起,之後推動用創新驅動經濟發展的產業策略。

政治上勢必走向開放

過去新加坡人被教育成非常服從、勤奮,以致失去創新動能。所以政府過去十年來,一直在試圖改善這樣僵化的狀況。

問:你覺得這是對的方向?

答:如果要推動創新驅動的經濟,政治上勢必也要跟著走向開放,允許更多的討論空間,例如,網路開放性的討論。執政黨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當然是因為二○一一年的大選結果讓執政黨非常震驚,也發覺政治自由化無可避免,特別是推動創意驅動的經濟發展。

政府也設立「GovTech」。用新科技建構一個平台,民眾用app就能和政府緊密溝通,打造一個跳過政黨,市民和政府之間直接溝通的管道。

我認為,這也代表一種政治走向自由化、經濟自由化,和社會連結的方式。

當然這也是雙面刃,可能對執政黨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然而,政府仍選擇這麼做。這代表政府確實想做創新,我也認為,新加坡政府可說是全世界最創新的政府。政府也正在打造「智慧國家」(Smart Na-tion),這個平台是其中一部份。

事實上,所謂「智慧國家」並不只有大數據,更包括要讓市民和政府之間的關係更緊密。當然,這也是為了抓住年輕一代民眾。

這樣的模式,讓政府的政策更容易和市民、弱勢族群直接交流,更容易組織和動員人民。

我從一個社會學家的角色來觀察,這也是一種未來治理的方式。

問:為什麼智慧國家對新加坡的未來有幫助?

答:可以看得出來,這是希望引更多資源到新加坡,吸引更多創業家、吸引更多年輕人。所以,政府放入許多官員來規劃這個策略,希望看到改變。

不認為有接班危機

問:外界認為,總理接班人是新加坡未來最大的不確定,你同意嗎?

答:我不太同意。過去李光耀強勢領導人民行動黨執政幾十年,當總理李顯龍執政後,外界總擔心,他能不能像他的父親一樣,領導一個內部有不一樣利益的龐大政黨。

我認為,李顯龍最大的貢獻,就是維繫了行動黨的執政力,並充分放權,讓尚達曼這類有能力的官僚進行轉型和改革。

我不認為有外界說的接班人危機。當然大選後,整個官僚體系更新,確實這部份存在不確定,但這是人民行動黨內部的不確定,而不是誰成為總理的問題。(英文版請見english.cw.com.tw)

----------------

小檔案

吳佩松

年齡/43歲

現職/新加坡國立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工人黨非選區議員

政黨/工人黨

學歷/密西根大學社會學博士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