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卜睿哲給川普的信:到底什麼是美國「一個中國」政策?

精華簡文

卜睿哲給川普的信:到底什麼是美國「一個中國」政策?

圖片來源:鍾士為

瀏覽數

13267

卜睿哲給川普的信:到底什麼是美國「一個中國」政策?

Web Only

最近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我不懂為什麼要被一中政策約束」的言論,再次在美國和兩岸之間,鬧得沸沸揚揚。12月13日,曾擔任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1997-2002)、現任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東亞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Richard Bush),在智庫官網上發表了一封致川普公開信。在信中,卜睿哲詳細說明了什麼是美國政府的「一個中國」政策,它的定義與由來。卜睿哲表示,台灣的確是當初美國和中國建交整套協議中的一個部分,但不是一個可交易的商品。拿「一中政策」或台灣當作和中國打交道的槓桿或談判籌碼,不僅沒有用、不道德,還會動搖整個美中關係的大架構,也讓台灣陷入險境。以下是天下獲得卜睿哲授權的公開信全文翻譯:

川普總統當選人 您好:

上周日(12月11日),您接受福斯週日新聞主持人華勒斯(Chris Wallace)的採訪時說,您「完全了解『一個中國』政策」。對此,我毫不懷疑。但在這個議題上,您可能還沒有得到國務院的報告說明。因此,我想要向您說明一下,關於這個複雜政策的幾個面向。多年來,大家對這些問題,其實並沒有很充分的理解,甚至包括一些中國專家在內。我不會談論太多歷史、美中關係和台灣問題的理論,就談一些基本問題。

首先,「一個中國」政策是美國自己的政策,不是北京強加給我們的,可以追朔到數十年前,也就是美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之前。

其次,美國「一中政策」的核心,是我們不推動「兩個中國」政策。在冷戰時代,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都堅持他們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美國其實相當樂意和雙方都建立正式外交關係,但他們雙方都堅持,美國必須選邊站。

因此,尼克森政府在1972年開始推動,將對中國的外交承認,從中華民國轉移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卡特政府在1979年完成了這個程序(譯案:和北京建立正式外交關係),換取北京公開表示,以和平手段推動兩岸統一是中國的基本政策。在1982年兩國簽署的公報中(八一七公報),雷根政府更正式地表達了這個立場,表示美國不會推動「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政策。

第三,因為美國已經放棄「兩個中國」政策,所以,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其中一個結果,就是美國不能再和中華民國維持正式外交關係(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同時和中國、台灣有正式外交關係)。

但是,卡特政府和國會創造了一個機制,透過美國在臺協會(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AIT)這個名義上非官方的機構,維護美國和台灣關係的實質內容。事實上,美國在臺協會可以說是美國政府的「全資子公司」,它的成員是美國政府官員,它處理的事務,是政府事務。美國和台灣一起做了很多事,也為台灣做了很多事。只要美國在非官方的名義下做這些事,中國就不會抱怨。

這個機制,不等同於正式外交關係:台灣的總統一直沒有和美國總統面對面見面過,但這些年來,雙方建立了許多管道,促進政治、安全、經濟、文化、人民間的溝通交流。進行這些交流,是有一些限制,但其中一些限制,已經隨著時間逐漸放鬆,也許未來可以進一步放鬆(低調地)。

台灣會希望台美關係可以有更接近正式外交關係的尊嚴嗎?當然會。但是,台灣也了解,透過非官方關係和華盛頓達成實質的成就,更重要。當台美雙方的溝通惡化時,通常不是因為這個機制失靈了,而是美國或台灣的領導人採取了相互衝突、不一致的目標。

第四,關於美國和台灣的安全關係,華盛頓向台灣銷售了各式各樣的武器系統,小布希政府和歐巴馬政府各自賣了價值超過120億美元的武器給台灣。雙方的國防部門有很堅實的交流,包括台灣的國防戰略。北京使用武力對付台灣,美國會提出警告,檯面下沒有說出口的意思,就是美國會協助台灣防衛自己。這點其實很矛盾,我們和一個沒有正式邦交的政府,有國防上的合作,協助它面對一個我們有正式邦交的政府時,可以確保自己的安全。

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有軍事上的威脅,因為它一直堅持台灣是中國領土主權的一部分。中國表示它的基本政策,是以和平手段解決台灣問題,但是北京始終沒有放棄使用武力這個選項,中國人民解放軍也不斷提升他們對付台灣的軍事能力。因此,有必要透過維持美台之間的安全合作,確保北京不會訴諸武力。

中華人民共和國表示,它不斷提升軍事力量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要嚇阻台灣島內建立一個完全和中國分離的台灣共和國。由於歷史上的原因,北京尤其擔心蔡英文總統擔任主席的民進黨,會推動台灣獨立。但這個可能性不高,因為台灣目前的主要問題是內政,絕大多數台灣民眾和蔡英文總統希望維持現狀,台灣民眾也很務實地了解,走向獨立會引來中國的武力進犯。

作為美國「一中政策」的一部份,美國政府官員一直表示,台灣與中國之間的爭議,應該用和平的方式解決。這個立場必須是美國政策的基石。柯林頓在2000年5月給這個「一中政策」做了一次很重要的補充。他說,「北京和台灣之間的問題,必須以和平方式解決,而且要有台灣人民的同意。」

這最後一句話,是對台灣1990年代民主化的一個認可。這句話意味著,華盛頓相信,在台北與北京討論台灣未來的時候,台灣人民應該要參與。北京必須調整它對統一的提議,容納台灣人民的期望。這句話也意味著,台灣人民在美國和中國討論台灣問題時,是利害相關人。台灣民眾知道,在過去的歷史中,曾經發生過華盛頓在制定中國政策時,忽視了台灣人民的期望。這句話,意在確保,那樣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這可以總結出當前美國「一中政策」的兩個重點:

● 華盛頓與北京在1979年決定建立正式外交關係,推動兩國在許多議題上的合作。美國和台灣互動的方式,是這個決定的結果之一,也是這整套協議的其中一部份。不論今天美中 關係有什麼問題,背棄台灣,並不會成為解決貿易、北韓、南海,或是其他美中關係中任何問題的槓桿。相反地,這會動搖整個美中關係的大架構,迫使北京重新思考和平統一的政策。更糟的是,台灣可能因此遭到池魚之殃。

● 把「一個中國」政策當作達到美國其他目標的槓桿,不僅不會有實際的作用,也是不道德的。台灣不是一個「可交易的商品」,是一個居住著2300萬人,繁榮、穩定、民主的社會。順帶一提,這個社會也許也是中國想要仿效的。他們是美國的好朋友,不應該被當作談判籌碼。

和中國談判「一中政策」,會造成不確定,讓台灣陷入險境。

原文:An open letter to Donald Trump on the One-China policy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