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世界冠軍沒告訴你的真相

精華簡文

世界冠軍沒告訴你的真相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21011

世界冠軍沒告訴你的真相

天下雜誌611期

「政府一次又一次退讓,讓不法業者認為,這就是一種賽局,敢蓋違章工廠,就敢賭你不敢拆,」行政院永續發展委員會委員、中研院經濟所研究員蕭代基說,放任不拆就是問題的根結點。當它們形成台灣競爭力的產業聚落時,執法就變成棘手的燙手山芋。 至於為何違章不趕快申請合法,背後藏著一個祕密——土地稅。

為什麼農地上會有違章工廠,還壯大成為世界冠軍、產業聚落?為了解開這個真相,《天下》多次走進台灣最重要的水五金聚落——彰化鹿港頂番婆,不斷實地勘查。這裡違章工廠密集、也是全台污染農田最多的縣市。

究竟為何世界冠軍的產業聚落能夠一直違法,在農地上不斷擴張?

真相一:放牛吃草的惡果

當違章工廠開始出現,政府卻放任不管,讓違章更加嚴重。頂番婆正在進行合法程序的違章業者——璨鏞工業董事長王翔世敘述頂番婆的故事:一個約六平方公里的土地,在半小時的車程內,聚集了近千家的水五金業者。上中下游彼此分工形成緊密的產業聚落,有人做五金加工、有人做零配件、電鍍……,創造了專業分工、交期高彈性、產品能少量多樣的競爭力,讓頂番婆縱橫歐美市場,成就世界水龍頭王國的霸業。

璨鏞的主力產品是醫療級水龍頭,以夏威夷柯納灣(Kona)為名自創品牌,標榜水龍頭打開就是極致天然的水,取得近四百個國內外專利,以及法國、德國、澳洲、日本等國家的認證,專門做國際市場。每年投入大量經費研發,年合併營收數億元,毛利超過五成,相關供應商有一百多家。

事業有成,但王翔世是把工廠蓋在農地的違章業者,「我們是違法在農地上蓋工廠沒錯。三十年前創業的時候,沒有錢,也沒有彰濱工業區,看大家都這樣蓋工廠,也就跟著蓋了,」王翔世說,這是歷史的共業。

璨鏞一組水龍頭要價五萬元,頂番婆靠水五金產業打進歐美市場,成為世界冠軍聚落,但另一面卻是違章工廠林立。左頁圖為璨鏞工業董事長王翔世。

政府閉一隻眼,業者賭一把

執法單位有看到嗎?不擔心被拆除嗎?「政府怠惰,就像是破窗理論,第一家開始就不要讓它做,那現在已經大成這樣(指違章工廠林立),怎麼辦?」王翔世說,「其實我們也想合法永續經營,花了好幾百萬做消防、環保,但執行上碰到問題。想合法,工廠就要拆,必須往後退一.五米,工廠就必須停工,但訂單稍縱即逝,又不能叫客戶等一年後再下單,形成了進退兩難的局面。」

最大問題是,在頂番婆連上市櫃公司都不守法,違章工廠比別人大,有錢買工業區土地,卻一直在農地上擴張廠房。

這家業者就是帝寶車燈,有兩座大廠房,一座是違章,一座是靠一塊合法工業地,慢慢把周遭農地全變更為合法用地(毗鄰辦法),最後成為農田旁的超大廠房。

帝寶行為就像學校裡的孩子王,帶頭做錯的事,老師卻不處罰。那麼政府想拆頂番婆任何一家違章工廠,所有人都會指著帝寶,「這麼大間在那邊,你不拆,跑來拆我的,公平嗎?」

蕭代基細數,這不是政府第一次將違章工廠就地合法。從一九七五年後讓客廳即工廠就地合法、一九九六年允許擴大變更毗鄰土地為工業地,到二○一二年依「工廠管理輔導法」公告特定區,輔導違章工廠就地合法。

「政府一次又一次退讓,讓不法業者認為,這就是一種賽局,敢蓋違章工廠,就敢賭你不敢拆,」蕭代基說,放任不拆就是問題的根結點。當它們形成台灣競爭力的產業聚落時,執法就變成棘手的燙手山芋。

政府有執行拆除違章工廠的公權力嗎?真相二是地方政府有法不執行。

真相二:有法卻不執行

陳吉仲指出,「區域計劃法」提供地方政府取締違章工廠的公權力。戴秀雄說明,區域計劃法的權柄,讓地方政府抓到違章工廠之後,可以罰款六到三十萬元;罰完還可以要求違章工廠限期改善,連續開罰直到改善為止;如果都不改善可以強制拆除。但問題常常出在公務員只罰不要求改善,等於默許它們就地合法。「政府放著法律不用或執行不徹底,是讓違章工廠愈來愈嚴重的原因,」蕭代基說。

但面對問題,所有關係人都把責任推給前省主席謝東閔,是歷史共業。一九七二年,謝東閔提倡客廳即工廠,動員家庭勞動力,同時許多小型工廠興建,大多是就近蓋在家庭附近的農田上,並沒有工廠使用執照。「大家都是為了台灣好,都是不得已的,一切都是歷史共業,」許多中小企業主辯解說。

真相三:共業是假的,貪便宜才是真的

今天問題跟謝東閔卻不相干,戴秀雄翻開台灣區域計劃發展史,一九七四年,政府的區域計劃法立法實施前,根本無法可管,誰都可以在農地上蓋工廠、住宅,誰都沒有違法問題。

後來區域計劃法立法完畢,政府為了確定每塊土地屬性,從一九七五年到一九八六年,對台灣所有的土地徹底進行現況調查,確認哪些是都市土地、非都市土地、農地、工業地,並且就按照現況編定。也就是說,當年如果發現農地上有工廠,就讓它就地合法,編列為丁種建築用地。謝東閔推動客廳即工廠政策造成的歷史共業,早已解決。  

工業發展仍為台灣所需,因此區域計劃法並沒有規定農地絕不可以變更用途蓋工廠。戴秀雄說,「小規模可以去申請編定變更,要提事業計劃;規模大到一定程度,可以做開發許可,把農地變為工業地,並非完全不行。」 

那為何違章不趕快申請合法,這背後藏著一個祕密——土地稅。蕭代基說,為了補貼農民、農業,農地是免稅的。把農地變為工業地後,是年年要繳稅的,因此除非碰上政府要拆違章了,或國外客戶要求提出合法工廠登記證,否則願意循合法途徑變更土地者少,寧可繼續霸著農地不放。

深入調查卻發現違法業者仍有恃無恐,違章工廠持續在台灣蔓延。

●上一篇:農地上的世界冠軍  卻是違章工廠!

●下一篇:地方政府 靠違章工廠賺錢?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11期《農地上的世界冠軍 卻是違章工廠!》>>

photo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