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為台灣戲劇尋下一個花季

精華簡文

為台灣戲劇尋下一個花季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25201

為台灣戲劇尋下一個花季

天下雜誌609期

植劇場的新戲《荼蘼》,談的是「選擇」。要怎麼選擇,人生才不會後悔?而那條沒有被選擇的路,是不是會有更好的風景?

金鐘編劇徐譽庭和金鐘影后楊丞琳,在《天下》邀請下為新戲對談。

以《我可能不會愛你》、《光陰的故事》編劇而聞名的徐譽庭,近年來寫故事多在探討三十歲女性面臨的難題。社會價值觀對三十歲的女生有許多要求,事業、家庭和青春,每一道題都不輕鬆。她希望像大姊姊一樣,藉著戲劇寬慰這個年紀的女生,給她們勇氣和鼓勵。

《荼蘼》之意,是指花開到盛時就會結束,但花季終會再來。然而,台灣戲劇的花季,已在近十年韓劇、日劇、陸劇、美劇的多重夾擊下,久未聞花期。

植劇場是導演王小棣,聯合瞿友寧、蔡明亮、陳玉勳、溫郁芳、徐譽庭等知名編導成立的戲劇品牌,打破以往台灣偶像劇公式,一年內推出愛情、驚悚推理、靈異恐怖、原著改編等四大類型戲劇,也同時培育二十四位新生代演員,直接和吳慷仁、藍正龍、楊丞琳等知名演員對戲。第一檔作品《戀愛沙塵暴》即以扎實劇本、獨特風格、和媲美日劇的質感普獲好評,《荼蘼》則是第二檔戲。

植劇場的出資者為和碩聯合科技董事長童子賢,總監製王小棣則是登高一呼,以長期累積的戲劇圈幕前、幕後人脈,打造黃金組合。「與其抱怨,不如在黑暗中點燃一盞燈,」王小棣認為,每個人或許都很渺小,但每個人心裡有一點點善念與堅持,台灣就能持續美麗、生生不息,「我們有許多好故事,台灣的戲劇工作者和觀眾,也值得許多好故事。」

台灣值得更好的故事

二○○一年的《流星花園》,讓台灣偶像劇在亞洲掀起一陣旋風,當年十七歲的楊丞琳,第一次成為演員,飾演該劇配角小優。九年後,她以《海派甜心》拿下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主演過的《醉後決定愛上你》、《惡魔在身邊》等,都是台灣偶像劇的一時之選。

五年來沒有參與台劇演出的楊丞琳,今年除了在《滾石愛情故事》裡主演了一集《愛情》,就是把心力放在《荼蘼》一劇。她推掉了中國的戲劇邀約、延後了新專輯《年輪說》的發片時間,就是為了不錯過這場被喻為台劇溫柔革命的植劇場盛會。

「戲齡超過十年的演員,希望我們可以再嚴格一點,挑劇本、做表演,這樣才能push更多優秀的人才找我們演戲,」成長在台灣偶像劇全盛時期的楊丞琳說,她希望拋磚引玉,台灣演員應該要更重視「質」的演出。

為了下一場台劇繁花盛開的時代而努力,以下是徐譽庭、楊丞琳的對談摘要:

問:楊丞琳的角色是個什麼樣的女生?為什麼要寫這樣一個角色?

徐譽庭:我一直覺得人生裡面充滿選擇,包含要吃什麼便當。選擇的過程是痛苦的,更何況是選擇你的未來。社會對三十歲的女生有很多嚴格要求,年紀大啦、該嫁啦、事業有沒有未來啊、不要再作夢回到現實吧。

我三十歲時一直很渴望生命中有個姊姊,可以跟我分享這些壓力,給我一些建議,我沒有遇到,所以我現在想做大家的姊姊,希望所有三十歲的女生都能勇敢一點,在戲裡得到一些共鳴、撫慰跟安全感。

我們在人生裡,一直似乎在跟什麼東西競爭,研究到最後,發現其實是在跟另外一個你沒有選擇的那條路競爭,你其實想贏的是另外一個自己。而當你發現這件事的時候,往往會覺得既可悲又殘忍。

不想遺憾,就要逼自己勇敢

楊丞琳:我的角色就是一般人,奇怪的是,人生中大部份要做選擇的都是女生,到底是為什麼?

我看到劇本很有感覺,雖然我自己是比較果斷的人,但每個人往往很容易在一個分岔路做了選擇以後,就算不後悔,但也會想像:如果選擇別條路,會是什麼樣子。戲裡面一直在探討這個主題。

我過去主演電視劇,大部份是比較浮誇的角色或是漫畫改編,總是有那麼一點點非寫實,我可以創造她,讓大家記憶深刻、覺得有趣。但這次就是一個這麼平凡的人物,最大的挑戰是在平凡之中,還要讓觀眾看到我不著痕跡的表演。

我從來沒有演過女強人,也沒有演過媽媽生小孩,在這部戲裡,全都是我的第一次,短短六集裡面要做這麼多挑戰。

問:講到選擇,你們覺得自己是在跟那個沒有選擇到的自己競爭嗎?

徐譽庭:我一天到晚在跟瘦的那個我競爭,哈。

我的人生也的確做了很多抉擇,我原本是室內設計師,二十年前月領五萬高薪,但我選擇去李國修老師的劇團上班,一個月一萬八,從高雄千里迢迢來台北,連住宿都要重新盤算,但我就是要去做這件事。

那個選擇對當時的我來說,會很害怕,因為會付不出房租,每天只能吃一顆茶葉蛋。所有人都跟你說,你是傻子。可是長遠來看,我錯了嗎?

我進屏風表演班前半年,每天都在內心交戰,現在的另一個我如何了?是不是過得更好?是不是已經從設計師升到主任設計師了?可能生活優渥,也可能已經嫁人了。因為到劇團後每天忙得跟狗一樣,交男朋友想都別想。但如果我沒有踏出那第一步,今天我不會在這邊寫劇本讓楊丞琳排除萬難來演,我似乎又贏了。

但是在另一個觀點,我的生命裡面沒有婚姻、沒有孩子,我還是難免會遺憾。如果當時留在高雄,留在那個設計公司,可能已經有兒子念大學了,開始跟老公退休環遊世界了,我也會想那個我到底如何了。

年輕時會猶豫,但我屢次問自己,如果明天就死了,不做這件事情會不會後悔?會,就去做,要逼自己勇敢。

楊丞琳:我第一次面臨的人生選擇,就是高中時期,那時已經出道,但學校覺得我請太多假,要我在學業和事業做選擇。

如果你高中是肄業,其實是非常難聽的,是沒有學歷、不完整的,那時候媽媽覺得我開心最重要,她讓我來選,等於讓我十六歲就要想怎麼走下一步。我選擇了休學,但我必須在這行拚出成績,才對得起當時休學的自己,和錯過的學生生活。

那是我很關鍵的一個選擇,因為如果我放掉機會,乖乖求學,可能也搭不上偶像劇那班列車。

我不會後悔,但會有一點點失落,尤其在和高中同學聚會的時候,聽他們談高三的事,我都插不上話,難免小小嘆息。

但換個角度來說,我已經是同齡的人當中經歷更多事的了,我的經歷也很棒,這樣想就會比較平衡。

台劇還在「總裁愛上你」

問:台灣戲劇面臨很多挑戰,作為編劇和演員,你們怎麼看?

徐譽庭:我看到小棣老師要做植劇場這麼勇敢的事,就決定助老師一臂之力,於是我退掉了原本要接大陸劇的兩百五十萬台幣訂金,花十個月時間寫《荼蘼》六集劇本。

台灣戲劇面臨困境,有人稱為冰河期,但我覺得谷底也有反彈的時候,在反彈前,我要做更多努力,不然怎麼反彈?我也不知道下一步會怎樣,但就是要做,不能放棄,不能沒做。

摔到谷底就讓我們重新檢討,我們把曾經應該屬於我們的榮耀拱手讓給了別人,現在別說韓國,大陸戲劇的優質度也超過我們,戲劇種類千奇千樣,台灣還在「總裁愛上你」。讓我們跌到谷底,我覺得是上天最好的安排,然後我們再反省、再起來。

楊丞琳:台灣戲劇圈是培育我的地方,我真的很關心這個圈子,這就是為什麼我沒辦法不停地讓手上有劇本,因為我沒辦法對那些劇本點頭,我甚至覺得如果接了那些劇本,是在破壞台灣戲劇圈。我很希望拿到的劇本不再是似曾相似,所以隔了五年,才終於再拍台灣的電視劇。

我希望可以滿足觀眾對題材的要求,相信植劇場每個題材,都可以帶給觀眾一些啟發,而《荼蘼》這部戲,絕對可以讓一些付出青春給家庭的婦女們知道,其實她們的選擇並沒有錯,不要再怪自己;而事業有成的女生,也不要覺得自己不配得到幸福。

我希望看到戲的觀眾,會變得有自信,勇敢面對自己的選擇,相信自己是對的。(林怡廷逐字稿整理)

小檔案

楊丞琳

出生/1984年

現職/歌手、演員

經歷/2001年參與偶像劇《流星花園》演出、2002年成為綜藝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主持人、2005年出版個人第一張專輯《曖昧》、2010年以偶像劇《海派甜心》獲得第45屆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獎、2016年發行第十張專輯《年輪說》並演出《植劇場.荼蘼》

徐譽庭

出生/1966年

現職/編劇、作家、舞台劇導演、親愛的工作室負責人

經歷/曾任屏風表演班與台北故事劇場劇團經理、2012年以《我可能不會愛你》獲得金鐘獎最佳編劇獎、2013年首部自製自編自導的偶像劇《罪美麗》獲得金鐘獎6項提名、代表編劇作品還包括《光陰的故事》、《妹妹》、《植劇場.荼蘼》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