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超商可借書,為何點燃出版界怒火?

精華簡文

超商可借書,為何點燃出版界怒火?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24330

超商可借書,為何點燃出版界怒火?

Web Only

台北市和超商合作,市民可以上網借書、超商取書,打造「你家隔壁就是圖書館」氛圍,這樣的便民服務卻引爆出版界怒火,認為會壓縮出版社和作家的生存空間。在圖書館的公共性和出版業界的發展之間,要如何取得平衡?

台北市政府日前公佈和統一、全家和萊爾富三大超商合作,民眾只要持有台北市圖書館借書證,上網登錄借書後可以透過物流送到超商,館內藏書718萬冊供大眾選擇,以打造「你家隔壁就是圖書館」的閱讀氛圍。

但看似為市民提供更便利的借閱書服務,卻引發出版界怒火。政治大學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教授邱炯友在臉書上,為文批評這是「一個政府無宏觀政策與方針,坐令產業與事業自相吞食殘殺」。本意在推廣閱讀的政策,為何演變成學者口中「失靈的政策,荼毒本該合作共生的文化、閱讀、資訊的事業體與環境?」

出版界的憤怒,首要來自近年來的出版困境。隨著科技發達,資訊取得愈來愈容易,出版產業規模不斷萎縮,文化部長鄭麗君在立法院報告時,曾經提出出版業整體產值大幅下滑,從101年的352億元大幅降到103年的243億元,兩年之內減少超過百億元,伴隨而來的是整體印書量大幅下滑,創作者的版稅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應生活。

「市圖的錯誤是完全站在本位主義,」遠流出版公司董事長王榮文認為,圖書館和出版業、創作的作家應是夥伴關係,但市圖此舉是犧牲夥伴利益,圖利物流業者和超商。這樣的便利性,造成書借出愈多,買書的人愈少,「讓我們反感的是這樣的剝奪感,讓出版業和作家更弱勢,」他說。

圖書發行協進會理事長林敬彬也為文痛陳,台灣公共圖書館一年借閱書籍將近七千萬次,大台北地區即超過兩千萬次,無限擴大的借閱機制,成為殘害出版產業鏈的推手。以致連文化部推廣的獨立書店都受害。

除影響出版業存亡之外,對推廣閱讀的成效也有限。新經典文化出版社總編輯葉美瑤質疑,物流費一次50元,來回兩次就要100元,一般人會願意嗎?還不如拿來去書店買書,況且這樣的便利性只會吸引原來就會去圖書館的人,根本無法引起不去圖書館的人的興趣。

「政府動用這麼多資源想要推廣閱讀,卻於事無補,這才是令我們傷心的地方,」葉美瑤感嘆,台灣社會多以為好心有好報,但推廣閱讀不是便利就可以達到效果,現在圖書館都透過盤商標案採購書籍,根本聽不到出版界的聲音。

在圖書館的公共性和維持出版業生存之間,有沒有妥協的空間?

愈來愈多專家學者提出應從圖書館採購圖書標案著手。「曾有圖書館館長說因為政府預算有限,他用最少錢買到最多書,這是他對國家的貢獻,」王榮文說,這句話令出版業深惡痛絕,因為連購書都採用最低標(約五折一),造成盤商、出版社倒閉,雖然高雄、桃園圖書館接連採用7折標購書,但其他縣市教育局、學校圖書館卻尚未跟進,仍沿用最低標。

因為折扣過低,造成的結果是圖書館所購得書籍,除「暢銷書」外,多是出版社的庫存書或回頭書,而出版社因利潤過低,只好壓縮內部行政成本,造成從編輯到行銷等人才不斷流失,作者的版稅連養自己都很困難。「政府不應該再帶頭砍價,」王榮文強調。

其次是引入公共借閱權制度,圖書館每次出借書籍即給予出版社和作家「補償」。「公共借閱權」的概念出自1959年代的英國,北歐國家稱為「圖書館補償金」或稱「圖書館出借權」,簡單說,即圖書館根據每本書的借閱次數,每出借一次就回饋固定比例金額給出版社。

現今高雄、台北、新北市、台南等市立圖書館採行,台灣雲端書庫電子書借閱服務即是援用「準公共借閱權」概念,讀者從網路借一本電子書,由圖書館付款給出版社。另外有愈來愈多人提出比照影音產品「公播權」而來的「公閱權」,圖書館以高於圖書定價倍數購入書籍,再提供民眾免費借閱。

「但這些都需要立法,」王榮文坦言,尤其是出版業界要達成共識,這是目前最困難的部分。葉美瑤則認為,圖書館花納稅人的錢買書,即使提高折扣,不論是7折或原價採買,賺錢的都是發行盤商,唯有直接跟出版社採購,才有可能打破現在不公平的結構。

台北市政府提出的「超商借書」措施,雖然便民,卻沒有顧及從圖書館到出版業,甚至是創作的生態鏈,引發出版界的憤怒。在便民和產業發展之間,有沒有更多的選擇,政策是否可能成為發展產業的槓桿,值得制訂政策時省思。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