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一隻黑熊之死 黃美秀:不要再叫我黑熊媽媽

精華簡文

一隻黑熊之死 黃美秀:不要再叫我黑熊媽媽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6254

一隻黑熊之死 黃美秀:不要再叫我黑熊媽媽

聯合新聞網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所長黃美秀人稱「黑熊媽媽」,不過在花蓮發生黑熊之死後,台灣黑熊保育協會及黃美秀本人今天都在臉書上正名,呼籲外界不要再稱她「黑熊媽媽」,黃美秀感嘆自己研究黑熊20年,國內保育腳步依然消極,黑熊依舊遭人斷掌,自己有愧,再承擔不起「黑熊媽媽」的名稱。

黃美秀表示,自己的研究工作仍然會繼續,本尊也還在,「但不要再叫我黑熊媽媽了」,黑熊不是我一個人的,台灣的保育腳步如果還是「僅限於文字上的保護」,而沒有更積極的作為,台灣黑熊的命運就不可能改變。

一隻身長約145公分的台灣黑熊,22日被發現死亡倒臥在花蓮拉庫拉庫溪台30線5公里下方河床,經屏東科技大學教授黃美秀解剖,初判黑熊非溺斃,死因待釐清,但其左前肢遭斷掌,右前肢第五指斷,顯示黑熊生前至少誤中陷阱2次,雖是舊傷,卻讓保育人士心痛不已。

從昨天到今天,黃美秀多次在臉書上為黑熊不平,甚至找出十多年前報紙佐證,斷掌事件不斷上演,顯示台灣保育沒有更積極的作為,若黑熊有知,黑熊也會說「我要申請國賠」。

黃美秀及台灣黑熊保育協會並相繼在臉書上正名,表達黃美秀本人不願再被外界稱為「黑熊媽媽」,當記者問及其中原因時,黃美秀無奈說「實在是愧對大家的期待」,顯示她對國內保育腳步的失望。

研究黑熊長達20年的黃美秀,早期被稱為台灣珍古德,後來因部落人稱她「黑熊媽媽」,外界改以此親切稱呼,黃美秀說,名稱並不重要,她在意的是,台灣的保育行動僅限於文字,從未有積極復育的作為,保育資源及心力都十分稀少,黑熊只是被保育法「供」起來的瀕危動物而已。

「這次的事件,或許是熊族站出來說話了」,她說,今後不希望再被叫「黑熊媽媽」,但自己在研究之路上仍會「硬撐」下去,只希望一隻斷掌黑熊之死,真能喚醒台灣對瀕危動物的積極態度。

台灣黑熊數量估計在200隻至600隻間,目前玉山公園以南至台東向陽、關山間的被目擊率較北台灣高。

(本文轉載自2016.09.25「聯合新聞網」,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