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苗栗不是唯一 全台六縣市陷財政危機

精華簡文

苗栗不是唯一 全台六縣市陷財政危機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24493

苗栗不是唯一 全台六縣市陷財政危機

天下雜誌606期

苗栗縣長徐耀昌上任後,為財務問題求援中央,積極向外籌款。但苗栗並非唯一有破產風險的縣市,因各縣市自籌財源比率普遍低、人事負擔高,不遵守財政紀律的惡果,就由弱勢族群承擔。

互動地圖:哪個城市最幸福?>>

日正當中,海風吹襲,將風力發電機吹得嘎嘎作響。苗栗通霄海邊躺著一池池等不到完工日的魚塭。沒有九孔和虱目魚,只有一對父子,拿著手機在破落的水泥溝池間跳上跳下,捕捉寶可夢。

這處佔地六十六公頃的「通霄海水養殖生產區」,是前苗栗縣長劉政鴻在二○一四年親自動土的「旗艦計劃」,獲行政院核定為重大經濟建設計劃,編列預算超過兩億台幣。當時,縣府樂觀預期將創造逾三億的年收益。

不料,一五年七月,縣府爆發財政危機,廠商因不滿款項遲發,已完工七成的工程停擺至今。

腳步從海線來到山線,已有半世紀歷史的三灣鄉公所,建築外牆剝落、地板龜裂,一下雨就漏水。鄉公所爭取中央經費興建新辦公廳,卻因廠商擔心款項須經過縣府撥付可能遭拖欠,一連流標八次。最後經費在八月被中央收回,新建廳舍也因此落空。

通霄和三灣,僅是債台高築的苗栗面臨困境的冰山一角。苗栗在劉政鴻任內,強調大建設、大發展,廣開不排富福利,長期浮編預算再「調借」中央統籌分配款和專戶資金,加上議會二十二年不曾刪預算,造成長短債從一二年開始超過法定債限,債務佔歲入比率達一六九.八九%,每位縣民平均負債七萬多,居非六都縣市第一,在全國僅次於高雄。

如今後果一一浮現,不只建設工程,弱勢福利、教育都受衝擊。截至去年底,苗栗縣府拖欠廠商的款項高達一一六億,近半來自營繕工程,主因即是財務資金調度困難。

今年七月,這項數字降到了九十三億元,但是讓廠商能提早取得工程款的「融資調度平台」,已再無現金可供調度,最快要到明年二月才拿得到錢。

苗栗縣長徐耀昌身處這一切的漩渦中心。過去當了十三年立委,徐耀昌在一四年底上任後卻發現「抽屜打開都是空的」。被問起過去二十個月施政的艱辛,一頭灰白短髮的他忍不住說,「大家都說我很辛苦,我說不是辛苦,我是痛苦啊。」

撙節救爛帳 衝擊社福機構

去年七月,苗栗縣長期挖東牆補西牆的危機爆發後,徐耀昌數度北上求援,最後接受中央介入縣府的財政運作,每月要向中央報告收支,並和台灣銀行建立融資調度平台,廠商可支付四%費用以提早取得欠款。

為節省開支,縣府必須降低過度擴張的津貼補助。徐耀昌除暫緩十五項重大工程,接著逐步取消免費中小學營養午餐,調降高於法定標準的生育津貼,從每胎三萬四降到六千六,並減少警消超勤津貼、縮減民間社團補助。

在劉政鴻任內興建的客家圓樓、客家園區等七大場館,也開始收門票,一年下來才收到兩千萬,還不到四千多萬維護費的一半。

為開拓財源,徐耀昌更動腦筋賣大樓、將場館委外經營。苗栗縣府不但有意出售距離高鐵站約一百米的環保局新大樓,還嘗試將七大場館委外經營,但都不順利。「我常說我是個很沒尊嚴的縣長,常在簽個區區兩萬元的補助。但是要務實,沒錢就要有沒錢的做法,」他說。

攤開苗栗縣政府今年度預算書,徐耀昌上任後首次編列縣府總預算,摒棄以往刻意「高估」歲入以增加舉債額度的方式,大刪近五十億,將預算降到一九三億,回到實際歲入所能負擔的支出規模。

然而,一連串的周轉不靈、撙節措施,到了執行單位,便成了實際面對的窘迫,資源本來就不充裕的社福機構,感受很直接。

苗栗每位縣民去年享有的社福支出居全國之末,僅四二六○元,今年社福預算又較去年刪減二四%。社會福利支出大幅萎縮,造成接受政府委託、承辦業務的團體也受到衝擊。

自殺防治即是一例。苗栗一處喜餅店樓上的辦公室,兩個小房間內全天二十四小時都有志工在接電話,這是專接一九九五自殺防治專線的苗栗縣生命線協會。

苗栗去年自殺死亡率為每十萬人約十八.六人,居全國第六,僅次於基隆、南投、花蓮、雲林、宜蘭,比前年還上升兩個名次。生命線接到的求助電話年年攀升,今年員工數卻少了三分之一,只剩不到二十人。

理事長陳宗聖說,縣府今年的補助少了三成左右,但是社會對電話協談、自殺防治宣導的需求不減反增,人力裁減已影響總服務次數和社工工作量。以訪視自殺未遂個案為例,上半年約四百件左右,人力卻從五人變三人,每人負責的案量增加六成,原來工作量已經很多的社工,如今要加更多班。

社福團體承接政府專案,本就需自籌部份經費,如今補助少了,陳宗聖坦言理監事也曾掙扎是否要續接,最後因自殺防治是生命線本業,因此依然接下,「只是要更努力向外界募款了,」他感嘆。

尋求外援 就怕犧牲下一代

同樣拮据的,還有最弱勢的身心障礙團體。坐落在苗栗市近郊山區的幼安教養院,是縣內最具規模的身心障礙福利機構,住有一百三十位智能障礙院生,並承辦縣府的兒童早期療育、失能老人居家服務等業務,服務全縣約一千三百個家庭 。

星期六下午,院長林勤妹進進出出招呼來客,會議室一角堆疊著院生們親手烘焙的月餅。今年景氣差,訂購量只有去年同期三成,林勤妹不無憂心。

林勤妹表示,今年必須從企業和民間找到更多收入來源,因為政府補助比往年少了一成左右。另一方面,縣府的撥款時間拉長也升高教養院的周轉壓力,以往平均每三個月結清一次,現在有時會拖到七至八個月。

教養院要維持服務品質,不拖欠社工薪水,只能動用已故創辦人的不動產做設定抵押,縣長也出面幫忙賣月餅,希望度過難關。

苦,但不能苦孩子──連縣府轄下的國中小學,都被迫向家長會求援。開學前夕,苗栗縣中小學校長協會理事長、福星國小校長巫明璋正煩惱,水電費和辦公費到年底前是否夠用?

福星國小有十八班學生,屬中型學校,還承辦全縣教師研習中心,今年度水電預算比去年少六分之一,八月又收到公文,要求到年底前每月只能申請一次零用金,但是以往都是有需求時,累積到一定金額就能申請,每兩個月平均會申請三到四次。

巫明璋解釋,這個情況在財政危機後才出現。因為學校的飲水機檢測、水電維修都停不得,他只好到處跟廠商磕頭,還拜託家長會幫忙支墊。今年水電費預算縮編,如果縣府沒有再增加補助,勢必會壓縮到用在學生身上的經費。

校長夾在廠商和縣府之間,經常很為難,如今即便縣府交辦業務,學校大多會一再確認是否有財源、何時能撥款。

教育處長劉火欽透露,縣府財政狀況確實讓更新老舊校舍的工程案招標、預算編列變得較困難。徐耀昌還親自遠赴花蓮,尋求慈濟基金會援助六所學校危樓改建,教育處也刪除勞師動眾的大型活動、非必要的競賽經費,讓資源真正回到校園。

苗栗的困境,是許多六都以外的縣市縮影。全台負債拉警報的城市不只有苗栗,宜蘭同樣超出債限,屏東、雲林、南投、嘉義縣則是逼近債限。(見表1)

不只苗栗 五縣市同陷危機

台灣非六都縣市的歲入自籌財源比例普遍不到一半,人事負擔沉重(見表2),再加上法定和首長加碼的福利支出,導致預算結構僵化。

台北商業大學財稅系兼任副教授孫克難指出,過去縣市長爭相做建設、大開福利支票騙選票,最後百姓不是現在付代價,就是將來債留子孫。

「看到苗栗希臘化,人民應該要警覺,最後都是要承擔後果,」他感慨地說,當年輕人就業機會愈來愈差,國家又有高額潛藏債務,未來子孫到底要怎麼還?

除了地方政府應堅守財政紀律,他認為中央也要盡速修改「財政收支劃分法」,同時改變中央集權的財稅模式,從源頭支出著手檢討,如警政、教育人事費用不要全由地方承擔,另外鼓勵縣市在招商引資的同時,也要將企業的營利事業所得稅和綜合所得稅,分一部份給地方。

苗栗是台灣第一個爆發財務危機的城市,勢將成為所有縣市的借鑑。但若能積極開源節流,提高財政預算資訊透明度供公眾監督,日後也能成為縣市政府處理財政困境的典範。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06期《李安 超越李安》>>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