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獨立評論/讓年輕人當校長 加速實驗教育

精華簡文

獨立評論/讓年輕人當校長 加速實驗教育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364

獨立評論/讓年輕人當校長 加速實驗教育

天下雜誌604期

美國最大實驗學校的創辦人辦校時僅二十四歲,多數現任校長只有三十多歲,就管理幾百位學生。台灣教育拚創新,敢不敢拋掉校長印象的舊思惟?

總統蔡英文在民進黨中常會表示,「實驗教育就是突破法規和限制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工具,」又說,「如果中央要做更多財政挹注,或有法規需要修改,中央必須做,不能視而不見。」

我們非常高興聽到蔡英文對實驗教育的支持。尤其我們剛從美國參觀三間實驗學校回來,一路上,每一位伙伴都熱血澎湃,不畏時差,常討論到深夜。蔡英文的堅定支持,鼓舞了我們。

七月底,我們跟十幾位校長老師到美國,參加全美最大的公辦民營學校體系「KIPP」(知識就是力量計劃)年會,參觀華德福學校及可汗實驗學校。這三個實驗學校的對象很不相同——KIPP主要以弱勢、黑人和移民為主,華德福及可汗則是以中產階級家庭為主;方法也很不同——KIPP嚴管勤學,華德福及可汗都非常自由;可汗重視科技融入,華德福不用科技。但他們的目標卻是一致的:透過教育,讓每一位孩子得到獨立、自由。

我們希望能透過這篇文章向中央反映,尋求協助,讓台灣教育跟上時代的腳步。

一、中央應該主導或支持個人化學習的實驗教育。現代教育體系類似工廠,用標準製作流程,把人一個個生產出來。這種生產模式初期很有效率,用很少成本在短時間內製造出一批可用的人才。經過一、兩百年演進,這方法產生很多弊端,它壓抑創造力,更抹滅人與人的差異,而差異造成的多元,正是人類社會最寶貴的資產。

早在一百多年前,歐美就出現各種以人為核心的實驗教育。蒙特梭利、華德福都是實驗教育的先驅。他們採取截然不同的教學方法,培養出傑出人才,挪威前總理史托騰伯格就是華德福畢業生。

二十一世紀科技進步,以人為核心,以線上教育為工具,成就每位學生的個人化學習(Personalized Learning)在全球各地發展。美國的可汗實驗學校、AltSchool、Summit都是這波教改的先鋒。他們實驗的時間雖短,成效已令人刮目相看。

台灣近年也掀起翻轉教育熱潮,但還停留在幼稚園階段。台灣的線上教育,無論是誠致教育基金會的均一教育平台、台北酷課雲、高雄市的Dr.Go,都還很陽春。除了很基本的影片、練習題外,缺乏複雜的演算法,無法為使用者提供有效的個人化學習。

反觀中國,過去幾年大力推動「互聯網+教育」,吸引創投資金,動輒有幾百萬使用者,創造出令人佩服的產品。

除了軟體,線上教育還需要長期、穩定、傑出的老師來製作課程。教育部的中小學磨課師計劃雖然投入非常多資金,但參與的老師都是短期徵召,無法深入研究,浪費他們的寶貴時間,甚為可惜。

我們建議,由民間單位申請一所隸屬中央的公辦民營學校,利用線上教育,以「個人化學習」為主要教學法,讓每一個孩子都能發展天賦,品學兼優。如果中央也認同這個理念,誠致教育基金會願意成為第一個申請的單位。

二、「實驗教育法」要鼓勵從無到有的創新。「實驗教育法」二○一四年立法後,原本預期會有很多實驗學校成立。但這兩年通過的實驗學校屈指可數,主因在於該法沒落實「從無到有的創新精神」。

「實驗教育法」雖然沒有明文規定新設學校的規模,但地方首長考慮是否批准實驗學校時,常以「看得到的政績」為考量,希望實驗學校能解決他們的問題。例如,某所學校辦學成效不好,學生陸續轉學到附近學校,換了幾任校長都無起色,這時,地方首長就希望民間基金會接手。

任何教育哲學跟方法都不是特效藥,實驗教育有其風險跟挑戰,需要長時間才能有成效,校方與親師生都必須認同理念和哲學,才可能成功。

如何鼓勵從無到有的創新?第一,要降低設立實驗學校的門檻、簡化流程,讓實驗學校從一個班級開始;第二,大幅鬆綁學校的組織、人事、經費,讓學校有效經營;第三,把現有學校的閒置教室讓出來,讓校園內同時有實驗學校及普通學校,彼此良性競爭、互動。

當實驗教育有機會像新創公司一樣,不需要很大的團隊、有資本就可以成立,實驗教育才有機會遍地開花。

教育是培育人才的土壤,也是社會改革的引擎。人才養成有賴正確的教育政策,而社會改革的推動,更需要時間和空間的騰挪。實驗教育是台灣教育進步的一線曙光,我們如果不能以興利的正向思惟,去解構政府體系的防弊假定,如何追求更好的明天?

三、「實驗教育法」要鼓勵年輕人當校長。年輕人是台灣的未來,我們應竭盡所能提供機會及舞台,讓他們早日挑重擔、吃苦頭,才能成就國家棟樑。政府無法影響企業給年輕人機會,但在全由政府出資的教育行業,政府沒藉口不推年輕人一把。

我們參觀KIPP時,驚訝發現,大部份校長只有三十多歲,每位校長負責幾百名學生的國中或國小。事實上,KIPP的兩位創辦人在二十二年前成立第一家KIPP學校時才二十四歲。這在台灣可能嗎?如果台灣不讓年輕人當校長,實驗教育能創新嗎?

這是我們過去一年籌備公辦民營學校時,常反思的幾件事。接下來,我們會正式向幾個縣市提出申請,希望在蔡英文總統的號召下,一起改變台灣的教育。(本文作者:方新舟為均一教育平台創辦人、林國源為花蓮縣玉里國中校長、施信源為新北市龍埔國小主任)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