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算出社會價值 促成權力轉移

精華簡文

算出社會價值 促成權力轉移

圖片來源:尼克霍斯提供

瀏覽數

1313

算出社會價值 促成權力轉移

天下雜誌604期

「社會投資報酬率」(SROI)可以算出投入一塊錢,能創造幾塊錢的社會價值,已被英國政府列為政策投資的評估工具,當社會價值也成為帳面上的一筆筆數字,弱勢族群、一般民眾也被賦予監督企業經營的權力。

【立即報名,再贈天下25期】2016天下企業公民論壇,將邀請國際創投大師Jeremy Nicholls ,分析SROI國際趨勢,社會責任未來將不只是一種選擇,更可能是企業永續的唯一道路 >>

英國政府正在改變招標制度,不只是以價格取勝,而是讓社會價值成為招標的篩選基準之一,成了跨國新潮流。CSR不只是企業社會責任,也是政府社會責任。

今年二月,英國政府所舉辦的「社會價值高峰會」,十五個同獲提名的英國機構和個人同台競爭,用創意打造社會價值。

創造社會價值的比武擂台

位在英格蘭東北部的杜倫郡(Durham County),風光贏得「社會價值領導機構獎」。

面積兩千七百平方公里,人口約九十萬的杜倫郡,為什麼可以脫穎而出?

這裡的「社會價值」,指的是如何創造利益,同時兼顧環境、社會利益。更重要的是,公部門的參與是必要條件。

二○一二年,英國「社會價值法」(Social Value Act),獲得跨黨派的支持,一三年初就正式生效。

當時,提案的英國保守黨議員懷特(Chris White)認為,公部門採購、委外不能像超級市場,買賣只看價格和利益,應該也要考量社會價值。

法案二讀時,懷特在演講中提到,「我相信,未來公部門運作是由具有責任心,以人為優先,而不是利潤優先的社群和機構來負責。」

社會價值法,顛覆了價格為主的政府採購流程。採購、委託過程中,為一般民眾、弱勢族群、中小企業創造多少價值,都成了比較基準。

英國社會價值法規定,一旦政府所需服務對外招標金額超過十七萬英鎊(約七百萬台幣),就不能單看價格,還要把過程中的經濟、環境、社會影響納入考量。

杜倫郡卻把門檻降到五萬英鎊,並且把商品、服務同時納入範圍。如此一來,小學的營養午餐,也成了業者創造社會價值的比武擂台。

三年前,杜倫郡為兩百多間小學的營養午餐公開招標。過程中,杜倫郡議會看的不只是營養午餐的價錢、菜色,也要各家廠商提出額外承諾。

原料是不是當地出產、是否盡力減少浪費、是否在當地提供工作或訓練機會等,都是評審關注焦點。

後來勝出的蕭泰勒(Taylor Shaw),就是以環境、社會、經濟多面向的價值,贏得青睞。

除了創造工作和實習機會,蕭泰勒也承諾合約期間三○%工作機會,留給長期無業、失業的年輕人和身心障礙者。削減碳排放量、廢棄物總量,都有清楚的承諾與計劃。

後來,杜倫郡也把成功經驗複製到中學營養午餐的招標,標榜價格與價值兼顧。

只是,儘管英國政府連續三年舉辦社會價值高峰會,提倡創新的思惟和做法,促進各界交流,複製成功經驗的阻礙仍多。

英國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 UK)今年針對三○六個地方議會調查發現,符合「社會價值法」的最低標準,在採購過程中有提醒社會價值的比例高達四五%。但在採購過程中徹底落實,嚴格推動以社會價值主導的,只有一四%。

價格好談,但價值該怎麼估算?尤其是經濟、社會、環境獲利與成本,怎麼在合約、企業財報裡呈現?

利潤怎麼算 成長定義在改變

在經濟成長低迷,預算縮水的時代,從政府到企業,錢不只要花在刀口上,更要贏得影響力。影響力怎麼估算,政府、企業的目標不同,比例尺也天差地遠。建立共同語言、比較標準,成了當務之急。

從價格、利潤轉向社會價值、影響力,不只是跨越國界的新潮流,成長的定義和計算方式也正在悄悄改變。

在各國政府眼中,錢不只要買到商品和服務,更要縮小貧富差距的鴻溝,讓更多中小企業獲得新商機。

英國社會價值協會暨國際社會價值協會執行長尼克霍斯(Jeremy Nicholls)分析,改變社會價值的計算方式,會促成權力轉移。

尼可霍斯在《史丹佛社會創新評論》中舉例,就像企業公布財報資訊,讓股東有了話語權,社會價值的估算結果,也會讓被影響的人有了發聲的權力。

社會價值怎麼估算,就要從五年前的運動品牌Puma說起。

二○一一年,Puma公布一份環境獲利與損失報告,詳細說明從生產到銷售的用水、碳排放量、薪資、工作環境等,各個環境、社會、經濟面的影響。

經過估算,Puma和供應鏈製造的環境成本超過一.四五億歐元(約五十億台幣)。如果用當年淨利二.○二億歐元來扣,相當於獲利銳減七成。

懷抱巨額外部成本的,Puma不是唯一。英國《金融時報》估計,全球三千大上市企業中,若將環境影響換算成實際金額,獲利總額可能直接砍半。

花一塊賺三塊 SROI幫你算

然而,即便帳面上的獲利數字縮水,Puma的母公司開雲(Kering),仍決定為旗下Gucci、YSL、Bottega Veneta等品牌一一計算產品帶來的環境影響,來打造永續的經營模式。

Puma的環境獲利與損失報告,是以經濟、社會、環境面向為「三重底線」(triple bottom line),再客觀估算對員工、顧客、周邊社群產生的影響。

以三重底線的估算方式,將環境成本化為實際金額,只是估算社會價值的方法之一。另有近年來逐漸受到各國政府和第三部門重視的「社會投資報酬率」(SROI),則是直接讓企業知道,投資社會價值是不是門好生意。

○九年,英國內閣辦公室出版「社會投資報酬指導守則」後,國際社會價值協會旗下分支聯盟橫跨三十六國,SROI逐漸成了估算社會價值的主要工具之一。

和三重底線不同的是,SROI融合社會價值、社會影響力和經濟利潤的複雜公式,最後會把抽象的社會價值,轉化為易懂的經濟成長指標。

比方說,若SROI計算結果是三比一,就表示產品製造過程,每投入一塊錢,可以創造三塊錢的社會價值。

如此簡單明瞭的溝通方式,讓英國財政部簡稱「綠皮書」的「中央政府公共政策與投資評估標準作業規範」,也開始改採SROI來衡量社會價值。

正因為SROI精密的計算過程,企業更需要在估算前做好三大準備。

首先,釐清範圍。先想好做SROI分析的目的,才知道分析結果要對誰說話,應該包含哪些影響層面和利害關係人,透過哪些方式跟他們互動。

範圍確立後,找出投入、產出和預期結果。列出各種改變可能產生的結果,再用證據說明變化是否已經發生。

最後,就可以蒐集、整理相關資料與證據,把價值換算成相對的經濟效益,提出最終的SROI報告。

從價格走向價值,需要的不只是人力、時間與資源,還有清楚的目標和長期規劃。社會價值能開創什麼樣的未來,就看你付出多少。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