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徵才工時假的 「工時透明化運動」告訴你哪個行業不加班

精華簡文

徵才工時假的 「工時透明化運動」告訴你哪個行業不加班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5800

徵才工時假的 「工時透明化運動」告訴你哪個行業不加班

Web Only

台灣人工時過長是普遍現象,但找工作時,人力銀行上的工作時間,往往都只有簡單寫著「日班」、「晚班」等。員工開始工作後,才發現自己的工時原來不只是「日班」,還有「加班」。

有一群工程師、行銷專長人員組成團隊,發起「工時透明化運動」,鼓勵大家上網填寫自己的實際工時,提供要找工作的人參考。

點進「工時透明化運動」的網頁,使用者填寫自己的公司、職稱、最近一週的工時等,網站就會把資訊彙整起來,讓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這項工作的實際工時。上線至今約兩週,已經有一千多筆的工時資料。

根據團隊提供給《天下雜誌》的統計,目前所有的職業別,週工時都超過規定的40小時,換言之,每一行都在加班。其中又以傳播藝術類、保全類最高,每週工時超過60小時。

「工時透明化運動」的發起人陳韋銘,剛從台大資工所畢業不久,本身是一位工程師。他去年去芬蘭當交換學生時,剛好遇到首都赫爾辛基的罷工,他反思,台灣的工時比芬蘭長,芬蘭人會站出來爭取勞動權益,但卻很少在台灣看到真的罷工。

陳韋銘想起,他過去在找實習跟工作職缺時,就發現人力銀行上面的資訊不足。「我是資工系的,我覺得應該用我的專長採取行動。」他開始思考,如何用自己的工程師專業,讓「工作資訊」更為清楚透明。

目前網站上只有一項功能,就是讓大家填寫工時。但在最初的發想階段時,陳韋銘想做的東西很多,包括彙整薪資跟實際工作內容,「但考量到問卷太長,使用者就會不想填,而且薪資跟工作評價,已經有愛比網跟求職天眼通在做,所以最後決定從沒有人做過的工時統計下手。」他說。

今年四月,他開始找朋友討論,也參與g0v零時政府年會,在年會中的「非正式會議」(unconference)報告自己的想法,尋找願意一起做事的人。目前團隊核心成員共有八人,四名工程師,三位負責宣傳行銷,以及一位平面設計師。

團隊成形後,立刻就開工。但他們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架網站,而是打電話到台北市政府勞動局詢問工時法規。「因為勞基法的規定實在是太複雜了!」

另一位成員、工程師李卿澄說,勞基法有一些模糊不清的規定。例如,若企業實施彈性工時,那麼是從哪一天開始計算?彈性工時如何放假?這些都牽涉到工時及加班費計算。「沒有明確的計算公式,我們沒辦法寫程式。」李卿澄苦笑了一下。

工程師被模糊不清的勞動法規打敗,不得已之下,他們只好再思考其他方式。

「我們想要解決的問題(讓工作資訊透明)很大,但是要先找到一個可以下手的地方,」陳韋銘說。在其他人的建議下,他們決定目前用最小的成本,做最快的事情,「那就是叫大家自己上網填工時啦。」

目前累積的工時資料共有一千多筆。陳韋銘坦承,目前的資料量還不夠多,但他們也沒有設定一個目標數量,「資料當然越多越好。」

他們面臨到的另外一個質疑是,「有人問填這個有什麼用?填完,明天還是要加班!」

另一位成員蔡羽欣,從事媒體廣告行業,負責「工時透明化運動」的宣傳行銷工作,對此有不同看法。「當你開始計算自己的工時,你就會慢慢意識到,自己可能有工作時間過長的問題。」蔡羽欣說,「我們希望大家透過這個填寫的小動作,開始關心自己的工時狀況。當你開始思考工時這件事,就會產生一些改變。」

陳韋銘則認為,求職市場的資訊目前是不對稱的,「工時透明化運動」嘗試要做的就是解決資訊不對稱。「我們希望讓加班這件事透明化,透明之後,後續的求職者在找工作時,就可以考慮得更全面徹底一點,考慮他到底要不要應徵這份工作。」陳韋銘說。

目前所有成員都各自有正職工作,都是利用下班時間幫忙,所以網站的開發速度也相對較慢。下一步要新增的功能,是讓搜尋欄可以直接搜尋公司名稱,「很多人跟我們反應,希望可以增加這個功能,表示大家是真的會參考上面的工時資訊。」陳韋銘說。

陳韋銘心中對「工時透明化運動」,有一個更遠大的目標。他希望未來可以把這個計畫發展成社會企業,除了工時,也納入薪資、工會等資訊,成為一個全面性的工作資訊提供平台。「如果有經費可以雇用全職人員,進度就可以加快,因為我希望盡快達成工作資訊透明化這個目標,」陳韋銘說,「如果一份工作對社會是有幫助的,這樣不是很好嗎?」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