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英人之怒:全球化的警訊

精華簡文

英人之怒:全球化的警訊

圖片來源:GettyImages提供

瀏覽數

1172

英人之怒:全球化的警訊

天下雜誌601期

英國人民的怒火,展現在脫歐公投,也反映出全球化的危機,歷史並未終結,自由主義得盡快轉換跑道。

許多脫歐派的宣傳是搭建於樂觀之上,但確保他們勝利的卻是憤怒。找出適合的語言對抗如川普之流很重要,透過政策讓利益雨露均霑也很重要。

民調顯示,對移民議題、全球化、社會自由主義、甚至是女性主義的憤怒,讓過半英國民眾選擇脫歐。公投之後,憤怒亦以種族仇恨的形式蔓延至英國大街小巷,彷彿勝利給了散播仇恨的許可。

今日的自由主義危機,誕生於一九八九年的蘇聯餘燼。當時,福山宣告「歷史終結」,再也沒有意識形態能挑戰民主、市場和全球合作。那是自由主義的最大勝利,卻也創造了狹隘的技術官僚政治;接下來四分之一個世紀,大多數人獲得了富足的生活,但也有不少選民覺得自己被拋棄。

他們的憤怒相當合理。全球化的支持者必須認清,技術官僚犯了不少錯,承受代價的則是一般民眾。全球化帶來極大利益,但政治人物並沒有讓利益雨露均霑,而是將眼光放在其他地方;左派著眼於種族、環保、人權和性別政治,右派鼓吹菁英主義式的自我發展,卻沒有讓人人都能獲得門票。

正如英國脫歐所示,當民眾覺得自己沒有掌控權、無法分享全球化的果實,他們必定會猛力反擊,而遙遠、煩人又專橫傲慢的歐盟,自然成為難以抗拒的攻擊目標。

用政策重振社會流動

歷史如怒濤再現,自由主義也得重新爭取自己的地位,其中一項任務,就是找出合適的語言,提出有原則、有智識的說法,對抗勒龐和川普這類人物。透過政策確保財富雨露均霑也同樣重要,因此,自由派得重振社會流動性,確保經濟成長能轉化為薪資成長。

正如全球貿易規則允許各國反制傾銷,訂立法規應對大量移民湧入亦有其合理之處。但在控制移民數量之前,政府應先行投資學校、醫院和住宅;在英國,歐盟新移民對財政的付出多於回報,要是沒有他們,許多產業也會缺乏勞工。

柴契爾擔任首相、蘇聯垮台之時,有位助理將福山的論文放進她的文件裡。隔天早晨,柴契爾表示這份論文沒什麼特出之處,她說,絕對不要將歷史視為理所當然,絕對不能鬆懈。這句話或許可以深深打動並鼓舞今日的自由派。(黃維德譯)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