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勞工意識抬頭 別怕經濟向下

精華簡文

勞工意識抬頭 別怕經濟向下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11180

勞工意識抬頭 別怕經濟向下

天下雜誌601期

空服員罷工勝利,台灣勞工同聲歡呼,當中國因素消失,社會輿論風向轉變,企業何不借鏡德國經驗,主動改善勞動條件?

輿論對華航空服員罷工的支持程度,以及罷工閃電成功的速度,讓許多企業經營者暗自心驚,擔憂今後罷工潮將會風起雲湧。

果不其然,長榮、復興等華航同業勞工議論紛紛,台電、台鐵、中油、郵政公司等公營事業工會則率先喊出計劃跟進。

舞台換到立法院,在七大工商團體強烈反彈,行政院火速決定給資方一分,勞方先前恢復的的七天國定假日,到手後又飛走了。

勞資雙方的拉扯,不會到此為止,相反地,潘朵拉的盒子,才剛剛被打開,原因有三:

一、中國因素消失。

眼下固然情勢嚴峻,今年保一難度很高,但綜觀過去數十年,台灣經濟長期少見衰退或停滯,人均GDP亦若是,勞工薪資卻長年停滯(見表),勞工逆來順受,已成另類台灣奇蹟,最主要的原因,在於「中國因素」。

中國勞力成本低廉的景況,已不復見,如今企業在中國的生產成本已經追平甚至超過台灣,「不做就遷到大陸」的中國因素消失。

二、「照顧勞工、拉高薪資」是蔡英文總統競選政見。

蔡英文總統在罷工第二天,那段「如果不是忍無可忍,沒有一個空服員會走向罷工」的發言,替這場罷工的正當性定了調,是這次華航空服員罷工能夠快速落幕的一大關鍵。

照顧勞工,解決台灣低薪,是蔡英文的競選政見,在華航空服員七大訴求大獲全勝之後,勢必有許多勞工和工會團體受到鼓舞。

央行總裁彭淮南也說,「強化工會對薪資的談判能力,是解決低薪問題的方式之一,應鼓勵勞工積極加入工會,善用勞動三法,增強工會對薪資的議價能力。」

三、社會輿論對工運態度轉變。

工時更長,薪資卻不漲,空服員喊出「這是一場休息時間的戰爭」獲取社會共鳴。這次華航空服員罷工軍師毛振飛記得,二十年前的臥軌,從政府、媒體到社會大眾,一面倒撻伐罷工破壞社會秩序,指控工人是暴民。

如今空服員罷工,社會大眾支持的聲音卻壓倒性佔上風。

六十六歲的毛振飛,是桃園市產業總工會(桃產總)前理事長、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成員,二十年前也參與關廠工人臥軌抗議,催生關廠歇業失業勞工創業貸款、再就業補助等法令。

這次協助年輕人挺身而出的經驗,讓毛振飛印象深刻。

毛振飛說,華航資方其實一直非常強勢,「他們常說:『你們不爽就離開,我在台北晃一圈,隨便都能找到一卡車想當空服員的人。』」

毛振飛與桃產總秘書長林佳瑋,過去一年在華航舉辦十多場勞教說明會,漸漸讓空服員了解,更好的勞動條件要靠自己爭取,不會從天上掉下來。「他們從擔心害怕,到相信真的有機會改變,如果就這麼離開,這個環境永遠不可能變好,」毛振飛說。

這些年輕空服員一開始聽到罷工,只擔心秋後算帳、往後排班受到刁難,但慢慢變得勇敢。

兩年前空服員上街抗議,還戴著墨鏡與口罩,但在勞教過程中,林佳瑋屢次喊話,建立信心。到今年五月底空服員遊行,許多人願意以真面目上街。他們就知道,大家已經做好罷工的心理準備了。

開啟台灣工運新一章

華航空服員之後,勞工界「有為者亦若是」的氣氛明顯開始擴散,對台灣勞動市場可能的後續影響有二:

一、工潮風起雲湧。

同為航空業,華航主要競爭對手長榮航空的勞動條件不如華航,但在創辦人張榮發「零工會」的政策下,連工會也沒有。華航事件讓長榮內部也開始出現雜音。一位不具名的長榮空服員受訪說,華航罷工成功後,有些空服員在臉書上隱晦地說,「我要準備考多益了,」暗指準備跳槽。

也許是有危機意識,華航罷工後兩天,長榮發信給空服員,宣布外站津貼七月開始,從每小時六十元台幣調高到九十元(華航罷工前為兩美元,將調高至五美元),「公司顯然是在摸頭,」這名長榮空服員說。

而公營事業在成本精簡的政策下,大量使用約聘人員,工時過長的情況日益增加,郵政公司甚至有郵務士過勞猝死的事件發生。華航空服員「我們是人,我們要休息」的訴求,引起廣大共鳴。

在社會氣氛有利的情況下,一向弱勢的勞工,起身捍衛勞動權益的行動,可能會在各企業內風起雲湧

二、德國式傘型產業工會出現,團體協約談判時代來臨。

今年四月底,德國所有的機場全部停擺,一千多個航班全部動彈不得,因為空服員工會與漢莎航空的勞資談判破裂,空服員工會所屬的服務業工會發起聯合罷工。

四年前,德國醫療集團Damp解雇參與罷工的勞工,德國服務業工會發起全國大罷工,逼迫企業收回成命。

德國工會採跨企業、以產業為單位的模式。譬如勢力強大,幾乎涵蓋所有製造業的金屬工會、涵蓋整個服務業的服務業工會等。勞動條件由產業工會與資方代表團協商,結論一體適用。產業工會如果決定罷工,會員勞工也將一體遵守。

由產業工會出面代表勞工參與協商、罷工、訴訟和研究勞資結構。勞工因爭取權益而被資方秋後算帳的風險,得以大幅降低。

華航事件之後,輿論已經出現仿效德國成立傘型產業工會的呼聲。

勞資雙贏的遠大錢景

台灣許多勞資爭議,雙方立場經常完全對立,就資方看法,經濟和勞工權益,不可能雙贏。

德國如今是全球工時最短的國家之一,歷經東、西德統一、一次亞洲金融風暴、一次歐債風暴、一次美國引發的金融海嘯,德國經濟如今幾乎是全球最強,穩居世界各領域隱形冠軍的中小型企業比比皆是。

萊茵模式已經證明:勞工團結,勞動條件好,經濟並非一定不能好。台灣產業結構面臨轉型困境,勞工低薪,生產力卻一直在提升,多少給了企業主得過且過的理由。

歷史已經證明,提升勞動條件,與勞工分享更多利潤,很多時候,反而會刺激企業致力升級創新,創造更高附加價值,帶來經濟景氣。

如此一來,政府稅收、企業營運、勞力就業、消費者所得增加,進而增加消費,廠商獲利成長,增加研發和投資經費,成了無止盡、正向循環的契機。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01期《工業4.0 58 秒的競爭》>>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您本月的閱讀篇數還有6

訂閱天下全閱讀 全站通行 只需月付$180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