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邦廷:企業不改變,就等著關門大吉

精華簡文

邦廷:企業不改變,就等著關門大吉

圖片來源:汪忠信

瀏覽數

6302

邦廷:企業不改變,就等著關門大吉

天下雜誌601期

「你們是第一個台灣來的訪客,」已接待過中、日、韓訪客的德國工業4.0平台秘書長邦廷(Henning Banthien)在位於柏林的辦公室,開門見山地對《天下》記者說。

持續掌握國際視野,快速訂閱方案最優惠請見>>>

工業4.0平台(Plattform Industrie 4.0)是由德國產、官、學、研與勞工團體共同組成,目的在整合全國資源、協調所有利害關係人,共同推動工業4.0的組織。從二○一三年成立至今,已有超過一百家企業、產業協會、工會、研究機構與政府單位成為會員,是德國最大的全國性工業4.0組織,堪稱推動工業4.0的大腦與司令台。

這個平台不僅對德國重要,也已成了企圖發展工業4.0的國家,爭相仿效的對象。邦廷介紹了平台成立經過、組織架構,以及如何協助企業實踐工業4.0。他強調,工業4.0不只是科技議題,也不是只和企業有關,也是社會、法律、勞工、教育議題,會影響到每個人和整個國家的方方面面。

「不改變,幾年後你的公司就等著關門大吉,」邦廷直截了當地說。

以下是專訪摘要:

工業4.0平台,最早是由德國BITKOM(資訊電信暨新媒體)、VDMA(機械設備製造)、ZVEI(電氣工程和電子工業)三大產業公會在二○一三年出資成立,目的在回應德國政府工業4.0決策,協調企業界的行動。

一五年,三大公會決定把政府、研究機構和工會都拉進來,因為它們體認到,工業4.0不僅是科技議題,也是社會、勞工、法律和技術標準問題。

例如,工作會如何受影響?要如何建立數位化產業的法規環境?要針對這些問題提出對策,我們就需要一個產、官、學、研、勞工都參加的平台。

擴大後的平台,由德國聯邦經濟能源部和教育研發部提供所有經費,並由兩位部長和西門子、SAP等四家工業4.0大廠技術長、執行長,加上德國最大應用科技研究組織弗朗霍夫研究院(Fraunhofer)總裁、冶金工會(IG Metall)總裁、德國工業總會(BDI)總裁等九人組成的委員會,作為最高決策機構。(見九十三頁表)

平台第一個工作,就是擬定「工業4.0參考架構」,定義工業4.0,建立共同的語言和標準,好讓所有利害關係人有所依循,協調一致,作為未來發展工業4.0各種解決方案的基礎,這已成為國際間討論工業4.0時,最重要的參考架構。

角色1:溝通者

保持中立 建立企業溝通基準

平台的另一個重點工作,是在會員之間建立信任關係。因為他們當中,很多是在市場上有競爭關係的企業同行,或是在利益上彼此衝突的團體。例如,企業勞資雙方,我們必須確保他們願意一起合作。

方法之一,就是這個平台嚴格遵守中立,不涉入企業在市場上的競爭行為,並確保所有不同組織團體的利益與聲音都會被聽到、被照顧到。

舉例來說,我們有個由全德國五、六十家大學、研究機構組成的研究網絡,作為推動工業4.0的技術測試平台,讓資源不充裕的中小企業,在實際投資、實踐工業4.0之前,可申請政府經費補助,利用這些實驗室進行技術、商業模式、生產流程、管理系統的測試。

平台僅提供各實驗室資訊、協助聯繫,本身不涉入實驗室運作,也不贊助經費,因為那已經屬於企業在市場上的競爭行為,我們只收集企業使用後回饋的意見。

角色2:鼓吹者

動員隱形冠軍 共同投入競合

從一三年工業4.0被提出到今年,只有二五%德國中小企業,確實在實踐工業4.0,其他都還在觀望。我們必須改變這個現狀,確保它們都動起來。

還有七五%企業沒有開始做,主要因為經費不足、人才缺乏、擔心資安,以及改變公司組織結構、作業流程難度很高等障礙。

我們持續不斷地在全德國舉辦各種會議和活動,向它們解釋什麼是工業4.0,會帶來什麼挑戰和機會。

針對這些問題,我們有技術標準、研發、資安、法律、工作就業等五個工作小組,擬定各種實用的建議方案,提供企業作為指引和實踐工具。另外,就是前面提到的,提供中小企業技術和解決方案測試平台。

我們都知道工業4.0的核心之一,就是機器之間可以自己對話,因此,透過跨國合作,發展通用的技術標準,讓不同國家製造的機器設備可以溝通,就是件很重要的事。否則,工業4.0的很多解決方案是無法實現的。

我們和中國有合作,和美國的工業物聯網聯盟(IIC)也有共享的測試平台,雙方企業會在這些平台上,合作開發新的解決方案和技術標準。

雖然在國際間的確有競爭存在,美國、日本、中國都有類似工業4.0的產業發展戰略,但在物聯網的世界,我覺得比較像是競合關係,既競爭又合作,我們可以互相學習其他國家是怎麼做的。

角色3:召集人

聯繫政府與工會 即時解決問題

政府方面,除了提供平台的所有運作經費之外,一個很重要的策略性功能,就是扮演平台召集人的角色。

我們會員中有許多是在市場上彼此競爭的同行,也有許多利益上是對立的團體,難免發生利益衝突。政府的存在,可以增加大家對這個平台的信任感。

政府的參與,也可以確保相關主管機關,可隨時掌握所有討論細節和發展進度,以及企業真正的需要──即時解決問題。我們常以「即時政策諮詢」,來形容政府在平台上扮演的角色。

工會方面,因為工業4.0會取代很多人力,也會創造許多新工作。

面對這個巨變,我們絕對可以做一些事情來因應。

所以,我們要和工會有密切的合作與溝通。工會和企業之間,也在這個平台上進行建設性的合作,共同找到解決方案。

我們現在已經有共識,教育是因應這整個巨變的核心。我們必須要重新設計學校課程,讓學童從小就學習,如何在一個跨學科、虛實整合的世界思考和工作。

此外,在工作崗位上的終身學習也很重要,例如,要學會如何和機器共事。一些企業已經開始運用新方法重新訓練員工,但現在只是個開始,這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還有一個改變是我們已發現、但外界比較少談到的,就是工業4.0也將改變主管的領導角色。

因為在數位化系統中,生產流程是比較「去中心化」的,每位員工都將有更高的自主性,傳統由上到下的管理與下指令方式將不管用了,管理階層必須重新思考他們的角色。如何在去中心化的生產流程中,確保資訊的傳達和管理品質,這是另一個挑戰。

對於還沒有頭緒的企業來說,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先有個正確、具體的認知,認識工業4.0到底是什麼。

角色4:輔導者

企業共享經驗 少走點冤枉路

我們的做法,是透過各種會議、訓練課程、參訪活動,讓企業家一對一交流,理解工業4.0。

對企業家來說,推動改變是件很困難的事,所以,和同樣處境或已有經驗的企業家多交流,很有幫助。

這也是我們為什麼在官網上,製作了一個德國工業4.0地圖的原因,可以讓有興趣的企業,知道哪些企業已經實踐工業4.0,他們在哪裡、具體在做什麼、如何聯繫。

第二件很重要的事,必須讓企業了解,實踐工業4.0不可能一步登天,而是一小步、一小步地累積。

我們常見到很多企業把計劃搞得太大,結果一次產生很多問題,或是所需經費太龐大,導致他們最後打退堂鼓。

如何說服企業動手做工業4.0?最簡單、最直接,但不是很友善的答案,就是你如果不改變,幾年後你的企業就等著關門大吉,句號。(英文版同步上線www.cw.com.tw/english)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01期《工業4.0 58 秒的競爭》>>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您本月的閱讀篇數還有6

訂閱天下全閱讀 全站通行 只需月付$180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