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又精又深 我很小卻很關鍵

精華簡文

又精又深 我很小卻很關鍵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3705

又精又深 我很小卻很關鍵

天下雜誌600期

它們不是知名世界大廠,但知名大廠沒它們不行。甩開代工陰霾、直追技術頂點,它們證明企業成功關鍵,不在於公司規模大小,而是產品是否具有絕對優勢。

用閱讀增值知識,讓知識成為生命後盾!編輯每日精選,推薦優質內容,邀您免費訂閱天下每日報 >>

今年的春燕,始終盼不到。

景氣對策信號雖然剛結束連續十個令人憂鬱的藍燈,在四月終於喘口氣似地轉向黃藍燈,但海關出口值和製造業銷售量指數仍是一片藍,「國內經濟尚未明顯改善,景氣仍處於低緩狀態,」國發會這樣解讀。主計處也下修今年經濟成長率為一.○六%,在保一的目標中奮力掙扎。

台灣的腳步仍是踉蹌,距離景氣復甦,似乎還有段遙遠的距離。但在「寒流」中,仍有企業似乎感受不到,那股滲透到骨子裡的冷空氣。「傳統產業能突破,多是聚焦在自己的領域,滿足顧客需求,不斷追求改進就會創新,」東海大學會計系教授、同時也是會計與產業研究中心主任的許恩得,分析傳產創新模式。

「我們應該像鑽石,做到又深又精,」在他看來,能走遍全世界的傳統產業,都是在某一塊領域很專精。

台灣要發展「小而美」的模式,關鍵不是小,而是「美」。強調專精並做到像鑽石般獨一無二,正是專注在汽車運輸業的巧新科技一直強調的價值。

巧新科技 專注做小事 超跑沒它不行

二月的南台灣大地震,震波一路傳到大西洋彼岸。當天位在雲林工業區的巧新科技,總經理石呈澤的手機整天響個不停,「打來的都是公司大老闆,因為我幾乎是他們的獨家供應商,」頭髮灰白的他,回憶那天的情景。

專營金屬鍛造和粉末冶金業,早已躍升世界第二大汽車鍛造輪圈製造廠,巧新的客戶從捷豹、法拉利、寶馬、賓士到特斯拉等汽車品牌製造廠。他們擔心工廠在地震中毀損,無法準時出貨。

沒有輪圈,打造得再精緻奢華的跑車,也無法送到客人手中。

對全球高級車產業具有「牽一髮動全身」影響力的巧新科技,門面卻沒有太顯眼的標誌,只有紅字色體寫著「SAI」。

展示間內一個又一個亮晃晃的輪圈,整整掛滿兩面牆,冷冽的金屬,搭配或凸或凹的弧線,像煞令人眩目的現代藝術展。

不同於一般車輛所用的鑄造輪圈,這些讓高級跑車跑得更輕巧、穩定、安全又酷炫的鍛造輪圈底側,都有著「Taiwan」字樣。

全世界售價超過八萬美元(約二五九.一萬台幣)的高級跑車,每十輛中有三至四輛的鍛造輪圈出自巧新。「今年光是新開發的案子,就有一七二件在評估中,」石呈澤說,因為工廠產能有限,他們並非每張訂單都接受。

在一片出口連續衰退聲中,台灣製造業出口量較去年同期少一三.七九%,連汽車及零件業都下滑七.一五%。但屬汽車產業一環的巧新卻還在持續成長,年營業額從去年七十億台幣,可望躍升到八十四億台幣。

巧新的創新,正是來自把許多小事做到超越競爭者。

農舍工廠起家 靠創新翻身

原本是雲林西螺農舍內的小工廠,從製造高爾夫球頭、腳踏車零件起家,「我們雖然一開始賣技術,想做的卻是創新,」石呈澤和前總經理李明和依據客戶下單的圖樣改善,要求所製造出來的產品性能更好,或是成本更少。

一九九八年,美國通用汽車有意將鍛造輪圈用在一款新車,動用全世界關係找合作廠商,找上遠在台灣的巧新。

「當時通用找兩家,一家是美國鑄造輪圈供應商發展鍛造,另一家就是我們,」石呈澤回憶,雖然訂單量不大,巧新卻培養出技術,並認定鍛造輪圈重量輕又穩定,將是未來的潮流。

雖然頭幾年虧損連連,巧新卻堅持不做下包商,只和世界級車廠做生意,並在素有「汽車工業之都」稱號的底特律設置辦公室,直接接觸客戶。

「找一流客戶,就會依據對方的高標準要求,不斷提升自己的技術和品質,」東海大學教授許恩得分析。

二○○四年終於迎來契機,福特汽車下單五十萬顆輪圈,讓當時每年最高產量僅十五萬顆的巧新從此翻了身,快速增資擴廠。

photo 巧新科技總經理石呈澤認為,台灣的優勢是地方小、內陸運輸方便,進出口的港口設施強,「台灣唯一出路就是要走貿易。」(劉國泰攝)

歐洲管理大師西蒙研究全世界兩千七百家中堅企業,提出「隱形冠軍」概念,他認為這些企業都有共同的特色:除了持續把許多小事做得遠遠超越競爭者,還要專注深耕一個利基市場,再逐步開展全球市場。

但隨著全世界面臨結構性崩解且速度愈來愈快,深耕一個利基市場所承受的風險,也愈來愈高。

快速應變、技術飛快革新

○八年金融風暴來襲,令市場集中在北美的巧新吃足苦頭,「客戶之一的通用破產,未來訂單不知道在哪裡,股東都認為公司沒救了,」石呈澤當時接下總經理職位,堅持繼續練兵熬過風暴,上千名員工緊縮到剩下六百人。

為了生存,他記取教訓轉往歐洲開拓市場。在底特律經營超過八年,石呈澤透過業界人脈拉線,取得德國寶馬特殊高級跑車六系列訂單,雖然總量不過一百顆輪圈,卻讓巧新猶如溺水的人抓住繩索般,發動團隊全力投入,做出來的品質獲得信任,經過車廠認證也從此打開德國市場。

為何一家台灣工廠,能獲得以品質精實著稱的德國車廠青睞?「我們服務精神比較好,盡量實現客人所要的設計,」走路的速度飛快、永遠走在最前端的石呈澤坦承,相對於德國當地鍛造輪圈製造廠應變速度緩慢,「這也是台灣的優勢所在,」他說。

快速應變,以滿足顧客的需求,讓巧新一路從美國、歐洲到日本、中國,形成市場的四隻腳。全球汽車大廠幾乎都是它的客戶,以英國捷豹路虎的需求量最大,但沒有任何客戶佔比超過產量的三○%。石呈澤打的算盤,是不過於依賴單一車廠,因此前六大客戶佔輪圈總產量約八○%。

巧新能在逆勢中穩健前進,在於堅持公司核心價值創新和改善,以創新達到開源、以改善尋求節流。

「創新」來自於技術不斷突破。石呈澤說著說著,突然起身從三樓順著樓梯走向地下室,門一打開落入眼簾是綠色的三人座飛機椅,一旁置放的是相較具有弧形設計感的鋼架。

「單人座一般為十八公斤,我們現在已經做到只有十二公斤,」新產品事業部經理蔡文坪指著眼前的椅架,邊說明他們將扶手和椅背材質都改為碳纖維,大幅減少重量,讓飛機座椅走向輕量化的同時,還可以維持既定負重標準,達到既輕又安全。

為研發這張航太級座椅,蔡文坪所領導的八人團隊,耗費將近五年時間,投入成本和人力,就是考量除飛機外,大眾運輸產業要節能都需要減重。

同時還要找協力廠商合作外觀設計,並培養供應鏈,讓巧新從提供車廠鍛造輪圈的代工廠,走向製造運具座椅的品牌廠。

科學管理 不追求低價搶市

「改善」則是來自於科學管理,不追求低價搶市。

「數字管理是科學,對經營非常重要,」石呈澤常說,一味追求降低成本,那是在「擰毛巾」,做生意必須學會「精算」,從原料採購、生產方式到管理成本都要算清楚,了解每個數字背後的意義。

從計劃、執行到查核、改善,都是根據數字做科學評估,再由經營者進行最後決策。即使競爭激烈,在全球四家鍛造輪圈製造廠(另三家分別在德國、義大利、日本)中,巧新也不走低價策略,「我不追求第一,只追求最健康、最賺錢,」石呈澤頓了一下,「我也確實最賺錢。」

巧新今年首度跨出海外設塗裝廠,地點卻是在德國,從台灣製成半成品,再運往德國進行塗裝作業,以確保外觀和顏色更能縮短時間落差,符合歐洲市場潮流。

人的一生不外乎食衣住行,石呈澤總說,隨著氣候變遷,節能已經是必然要走的趨勢,巧新所做的是守住金屬鍛造的技術核心,聚焦交通運輸業不斷創新。

國發會主委陳添枝在上任前,接受《天下》專訪。他認為產業要發展新的模式,除了自創品牌之外,可以從原材料和零件這塊切入,讓客戶的產品更有價值和競爭力,和客戶形成創新伙伴關係,「只要技術推到頂點,產品就能成為世界領先,」他說。

旭東環保科技 太陽能板浮島 賣進日本

旭東環保科技不但是領域專家,更和客戶結盟形成系統,爭取全球市場。

車子從佳冬鄉大馬路彎進蜿蜒的小徑,行駛不多久,眼前出現漂浮在水面上的太陽能板,裝置在基台上一片緊挨著一片排成四列,在大太陽下發出刺眼光芒。

「現在一小時能發電一○二度電,未來可以擴增到七百度電,同時供應兩百多個家庭,」李長榮集團太陽能發電事業部處長李國壽介紹著。

「浮動式太陽能光電,能隨水面高低浮動,即使遭遇颱風也沒問題,」李國壽說,若運用在水庫,因為覆蓋在水面,不但水蒸發率降低一五%,還可以減少藻類滋生,延緩優養化速率。

讓沉重的太陽能面板不再限定陸地或屋頂,而是在水面上浮起來的人,正是旭東環保科技公司董事長董基旭。

他所發展的浮動型太陽能基台,是利用膠筏設計成浮島,將太陽能板裝置上方,再透過水面下的電線,將電力發送到設備。全世界現有浮動式太陽能光電並進行商業運轉的公司僅有兩家,除了旭東,還有一家法商。

這一切,純粹是意外。○九年的八八水災過後,當時的屏東縣長曹啟鴻要推廣「養水種電」,為解決養殖漁民的生活問題找上董基旭,問他可不可以設計浮具,將太陽能板放在魚塭上。

董基旭花了一星期時間想了又想,以製作箱網的原理研發出模具。

當時因為國內法規問題無法解決,董基旭分別向日本、台灣、中國申請並獲得專利權後,即暫時擱置。

photo 旭東環保科技董事長董基旭

三一一大地震發生後,日本國內對核能充滿疑慮,轉而推動太陽能,但又受限地窄人稠,日本經銷商問他可不可以研發裝載太陽能面板的浮動式系統,董基旭立即將專利書傳真過去,九個月後並通過日本的風洞測試,證明穩定性。

旭東的技術,吸引深入太陽能產業的李長榮化工董事長李謀偉注意,雙方一拍即合展開合作,國內第一座浮動式太陽能光電系統,也在今年二月正式啟用。

對董基旭而言,這是組成「台灣隊」打全球市場的絕佳機會,「浮動式太陽能光電以面板價值最高,其次是浮動式系統,再來才是電力系統,」他的心中盤算的是系統性整合輸出,「我不是佔比最大,卻是最關鍵的部份。」

從日本、美國、印度、泰國等,已有八個國家探詢接洽合作事宜,要讓太陽能板漂浮在湖泊、水庫上。李謀偉也投資旭東,準備聯手到美國設廠,直接進入北美市場。

photo 旭東環保科技董事長董基旭要利用太陽能光電浮動系統,結合「台灣隊」,翻轉太陽能產業的出路。

事實上,董基旭沒有顯赫的學歷,也沒有漂亮的履歷,但靠他在本業不斷精進、研發,讓旭東成為世界第二大的箱網業者。

永達工專(後改為永達技術學院,現已停辦)畢業,學的是化工,董基旭一輩子都在塑膠產業。

曾經是南亞塑膠經銷商,董基旭在三十九歲創業轉入製造業,他去參加知名的德國杜塞道夫橡塑膠展,了解當時歐洲水管原料多為PE塑膠,不但負重量高,更可大幅減少漏水率。

「當老闆的人一定要去看所從事行業最厲害的展覽,才知道全世界主流,」他回想,當時台灣的自來水水管漏水率高達二五%,PE管應該是門好生意。不懂英文的他,硬著頭皮看國外的報告、買國外的機械自行生產。

最後仍因國內水管多採用水泥管,以致於投入兩億多資金,幾乎全付諸流水。

有著台商精神的董基旭,一心想著「要死也不能死在小池塘,不如去大海拚看看。」他到全世界去參加展覽,找客戶並研發新產品,因而設計出以塑膠射出一體成型生產箱網底座,不但可以量化產出,系統也較為穩定,不致因風浪或颱風吹襲受損而讓養殖魚流出。

鎖定歐美客戶 系統輸出

從一開始就鎖定世界擂台,旭東到歐洲、中南美洲找客戶。由於亞洲廠商要打入歐洲市場不容易,董基旭和丹麥漁網業者合作,由對方提供歐盟規範,包括衛生健康、養殖設備和環境,乃至於法令變更,不斷進行研發以符合最新規定以及客戶需求。

為了讓箱網在不同氣候和海象條件仍維持穩定,他飛到丹麥、冰島,在零下二十幾度的天候下出海觀察海域海流,到全世界各地尋找當地年紀最大的漁民,從他們口中了解附近海域,以找出最適合設置箱網的地點。

如今,旭東所生產箱網進入五十一個國家,規模僅次於挪威,更生產出直徑一百米的箱網,讓漁船直接進入捕撈養殖魚。

「成功的關鍵,不是公司規模大小,而是產品不可或缺,或是具有絕對優勢,」中衛發展中心董事長佘日新強調。資本額兩億台幣、員工總數僅三十八人的旭東,一再以專注本業、不斷精進,做到在市場上具有絕對優勢。

但旭東做的不只是產品,更強調系統輸出。「旭東不只是產品製造商,而是系統廠商,」董基旭解釋,箱網往往是多口箱子連在一起,涉及漁網、繩索及錨定和安裝等面向,每一面向就是一家製造商,「我們是廠商結合輸出系統,以給客戶最大保證,包括產能和品質,」他說。

拉高門檻 甩掉競爭者

同樣的系統輸出架構,也套用在浮動式太陽能光電,從原料到面板製造、電力系統、浮動式基台等,高達九九%全都由台灣本地製造生產,創造的GDP也都在台灣。「系統的優勢來自複雜,別人無法模仿就有獨佔優勢,」佘日新說,獨佔不是靠法規,而是拉高門檻讓其他人進不來。

「台灣的好處是很開放、也是對品牌最沒有忠誠度的國家,反而成為最好練兵的場域,」董基旭常說,客戶看的是品質和價格,業者必須要不斷精進,「日本的標準又更高,任何東西只要在台灣和日本能成功,一定可以走向全世界。」

這些中堅企業的創新模式,都是專心在本業,不斷尋求突破、持續磨練自己到像「鑽石」一般,並滿足顧客的需求。他們證明,市場是在全世界,而不只是台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