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洪簡廷卉 卑南族青年為全球原住民發聲

精華簡文

洪簡廷卉 卑南族青年為全球原住民發聲

圖片來源:周書羽

瀏覽數

5785

洪簡廷卉 卑南族青年為全球原住民發聲

天下雜誌600期

對聯合國而言,她是為全球原住民發聲的青年領袖;對台灣來說,她是原住民青年行動的關鍵推手。整整十年深耕國際與在地,搭起台灣原住民與世界的橋梁。

用閱讀增值知識,讓知識成為生命後盾!編輯每日精選,推薦優質內容,邀您免費訂閱天下每日報 >>

追蹤原民台主播洪簡廷卉的臉書貼文,常覺時空交錯。

有時看她在公司錄新聞、剪輯影片,偶爾貼個海外原住民友人的消息,晚點又見她回家熬夜起草民間社團的文件,還不忘轉貼讀書會資訊,廣邀臉友參與,過幾天發現她已出國參加國際會議。奔波在海內外原住民事務中,停不下來。

過去十年,三十一歲的洪簡廷卉,年年都參加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UNPFII)。這個論壇每年五月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探討全球原住民族在各領域面對的問題和解方,並向聯合國經濟與社會事務部提出建議。

洪簡廷卉的媽媽是台東卑南族人、爸爸是台南閩南人,她身兼原民台國際新聞編譯、主播、法律扶助基金會理事、台北市原住民族部落大學講師等多項職務。原住民青年社團成員習慣親暱地叫她「姊」,海外原運友人叫她「Jocelyn」,部落親朋喚她小名「Jinumu」,而在電視台用的正式族語名叫「Tuhi Martukaw」。

連六年擔任 聯合國小組主席

即便台灣的外交處境艱困,洪簡廷卉仍年年勇闖聯合國,串聯海外原民組織,開拓台灣原住民族的國際參與空間。

其中最明顯的成果是洪簡廷卉已連續六年擔任UNPFII的「青年工作小組」主席,協調二十多國原住民青年代表溝通、合作,平時亦是許多聯合國周邊組織收集青年意見的聯繫窗口。在聯合國世界原住民族大會、二十一世紀青年會議、巴黎氣候高峰會周邊會議,都能看到洪簡廷卉頭戴卑南族花環、勇敢發聲的身影。

國際交流不是一味地往外跑、會講英文就好。這些年來,洪簡廷卉深刻體會,如果對於自己的文化、歷史不了解,英文說得再好也不夠。

因此,洪簡廷卉更著力於經驗傳承和在地青年的培力。她在二○一三年創辦「Lima台灣原住民青年團」(Lima代表「手」的含意)在每年組團赴紐約參加UNPFII前,先連續數月舉辦讀書會,在各地舉行工作坊,以培養更多了解國際原權思潮和在地議題的原住民青年。

走向國際 要先認識自己

洪簡廷卉在台北長大,但她建構原住民身分認同的過程,反而是從紐約聯合國開始。○六年,她就讀政大外交系,抱著改變世界的憧憬首次參加UNPFII,會中見到許多原住民青年暢談民族歷史,她自己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我可以跟他們講國共內戰、徐蚌會戰,解釋PRC(中華人民共和國)和ROC(中華民國)的不同,但我講不出過去幾百年真正發生在台灣土地上的歷史脈絡,我拿什麼對別人說我是原住民?」洪簡廷卉從小把原住民身分視為理所當然,卻從未深入部落和族群的文化脈絡。

回台後,她開始閱讀原運史料,也因同年夏天外公過世,而回到台東部落服喪一個月,開始深入認識部落親友、家族遷移史的契機。之後更往來於部落、台北,歐美求學和工作中,慢慢拼湊自己身為原住民的意義。

photo 洪簡廷卉在台北長大,但每年都回部落參加祭典。今年1月1日,一名日本攝影師捕捉到洪簡廷卉在卑南族年祭「'Amiyan」的身影。(高橋朝彥 Asahiko Takahashi 攝)

「我們常常忘記自己是世界的一部份,是一個很大的文化(南島語系)發源地,」洪簡廷卉反思。走向世界,讓洪簡廷卉看見原住民族不是孤單的邊緣人,而是自己土地的主人,應該理直而勇敢地說自己的話、振興自己的文化。

六年前,洪簡廷卉取得德國漢堡大學經濟社會學院歐洲研究碩士學位回台,本打算很快就要回去讀博士,卻沒想到在台灣的工作從此沒停過。擔任原民台主播的正職工作之外,別人請她幫忙草擬文件、組織行動、講課,她因為看到許多需要著力之處,而不忍推開。

現在的她,既是是行動者也是報導者,要用實質的國際參與和新聞編譯,搭起台灣和島外原住民之間的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