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隱形冠軍 創新競爭力稱霸全球

精華簡文

隱形冠軍 創新競爭力稱霸全球

圖片來源:周書羽

瀏覽數

13986

隱形冠軍 創新競爭力稱霸全球

天下雜誌600期

事實是,全球最高的創新競爭力,是被逼出來的。瑞士什麼都貴,殺價競爭的紅海闖不起,唯有專注高成本、高價格、高門檻的利基市場。但前提是:擁有高品質的研發人才。

每個人的生活中,都有一個看得見和一個看不見的瑞士。

看得到的滑鼠、手錶、乳酪、巧克力、瑞士刀、無人機,看不到的香精、助聽器、精密機械、自動化設備,再到銀行、製藥、觀光、會展,瑞士冠軍產業琳琅滿目。八百萬人的小國,做起生意倒像是八千萬人的大國。

從空拍機看瑞士,三分之二國土是森林、湖泊、冰川,除了山水和一百六十萬頭牛,什麼都沒有。但它是全世界前五大最會賺外匯的國家,平均每個國民每年出口三萬四千多美元,是台灣的兩倍多。

德國管理學者西蒙(H. Simon)在著作《隱形冠軍》提出,一國出口力道的表現,並非由少數幾間大企業左右,而是由一大群實力堅強的中小企業決定。

瑞士也不例外,除了食品、鐘錶、藥廠、銀行、大宗商品幾個稱霸全球的超級大企業,瑞士能名列全球第十六大出口國,靠的是無數看不到的隱形冠軍。(見表)

photo

根據瑞士信貸研究,瑞士每十家中小型工業廠商,就有一家是市場領導者;在精密儀器領域,更有將近六成企業是隱形冠軍。西蒙曾在「天下經濟論壇」(CWEF)分析,瑞士有一一○家隱形冠軍,用人口比例換算,德國、瑞士、奧地利是全世界的隱形冠軍強國。

品質、品質、品質

寧靜的伯恩街區,貓咪舒服躺在路中央曬太陽。不起眼的白色建築,低調掛上瑞士聯邦教育、研究與創新事務秘書局(SERI)招牌。建築物之前是瑞士專利局,愛因斯坦上班、完成狹義相對論的地方。

SERI專案經理胡格力留著紅鬍子,負責瑞士技職與創新業務。他坦言,瑞士只有八百萬人,既無天然資源,物價、勞動力又貴,「我們不能靠價格競爭,一定是品質品質品質、創新創新創新,」胡格力說。

瑞士有多貴?洛桑管理學院(IMD)世界競爭力中心主任布里斯用實際經驗告訴你。

布里斯是西班牙人,他和太太要剪頭髮,都會飛回西班牙。「機票加上理髮費用,比在瑞士剪便宜,」布里斯收入不低,瑞士的高消費,還是時時刺痛他。

「瑞士是被逼著要不斷創新的,」布里斯研究,瑞士創新競爭力全球最高、人均擁有的專利數量全世界第二多、人均諾貝爾獎全球第五多,幾乎都是被「什麼都貴」逼出來的。

揭開瑞士隱形冠軍之謎,是一個體系和四個特質交互作用的成果:技職教育體系,小、專注、開放、貼近的特質。

photo 瑞士沒有重點扶植產業,創新是企業的責任,政府不比企業懂。(圖為環保時尚包品牌Freitag的工廠)

唯精唯一 專注耕耘利基市場

瑞士九九.六%的企業,是員工數低於二五○人的中小型企業,它們只聚焦在幾種產品,專注耕耘利基市場。台大管理學院教授劉順仁曾待在瑞士研究好幾個月,他形容瑞士企業「唯精唯一」,不怕小,只怕沒有獨特價值。

劉順仁以「鈔票產業」為例,全世界最大的印鈔油墨、箔膜、紙張供應商都在瑞士,利基市場成長性雖然不大,卻很穩定,而且還是「高成本、高價格和高進入障礙。」

企業規模小,需要有彈性的制度。這一點,瑞士企業比他國企業幸運。

瑞士信貸經濟研究中心總監阿德勒指出,瑞士人力市場開放、勞動法令寬鬆,「易解雇,易聘用」(easy to fire, easy to hire)。瑞士人每週工作四十二小時,全歐洲最長;沒有法定最低工資,但就算是低階的銷售員,月薪也約有十二萬台幣。雇主要解聘員工,三個月前通知即可,不需要理由、不必給遣散費,「但是瑞士人不會這樣做,」一位台灣醫療器材高階主管說。

瑞士五百多萬工作人口,有四分之一是外國人。開放彈性的勞動策略,對瑞士競爭力貢獻很大。曾在小公司工作三十年的洛桑理工學院瑞士創新園區主任雷夫哈茲說,十九世紀許多移民到瑞士創業,造就了今天日內瓦、蘇黎士的銀行。全世界最大的食品集團雀巢是德國移民建立,最大的鐘錶集團斯沃琪(Swatch)由黎巴嫩移民創辦,「我們從來不怕外國人才搶工作,瑞士人永遠都不夠,」雷夫哈茲笑說。

自行車界的iPhone

瑞士被山、被大國包圍,這些框框,並沒有阻礙瑞士企業向外發展。

瑞士人習慣往外走,在境內任何地方搭火車,頂多兩小時就到外國,再小的企業,也努力貼近世界的脈搏。

透明玻璃外,有一整片黃澄澄芥菜花田。四十歲出頭的Stromer電動自行車創辦人賓格利騎著單車趕過來,在講究精確準時的國度,他遲到十五分鐘,顯然已「走鐘」(失常)。

賓格利從小愛單車,十七歲那年,趁父母出國訪友,先斬後奏,把家裡農場養的動物全賣光,用這塊地創業開自行車行。父母回家,氣得發抖,一個月不跟他講話。賓格利從賣車轉到做車,每天都在外面跑,拜訪大學教授、創業家、科技公司,探聽最新技術。

九年前,賓格利毛遂自薦寫信給蘋果電腦共同創辦人賈伯斯,希望能和蘋果高階主管請教。會後他告訴家人,要做「像iPhone那樣的自行車」。當時,電動自行車市場鎖定老人族群,賓格利想要吸引的卻是年輕人,「要很酷、很性感、很智慧。」

賓格利以一介科技門外漢,大膽向蘋果、三星、松下、英特爾這些科技大咖敲門合作,終於做出全球第一輛「像iPhone」的電動自行車ST2。這輛電動自行車上,有一個外形酷似手機的觸控面板,車上有晶片、二十幾個感測器,可和智慧手機、蘋果手錶對話。單車遭竊,走十五公尺,就自動鎖住,還會發紅色簡訊給車主和雲端平台,通知所在位置。

「愈是小公司,就愈要跟不同產業、最新科技學習,」賓格利透露,瑞士像他這樣世界趴趴走的企業家,路上多的是。

走,去客戶那裡

瑞士全球企業協會亞太區總監尚森巴赫歸納,瑞士企業多隱形冠軍的原因,首先是產品高度聚焦;其次,多是不上市的家族企業,看長期,不因股市報酬分心;最後,也最重要的是:「客戶在哪裡,我們就在哪裡。」

走進德法雙語區比爾市(Biel/Bienne)市郊,像走進一本鐘錶百科全書:勞力士、歐米茄、天梭、斯沃琪等名錶製造工廠彼此交錯,相互「對時」。邊邊一個角落,是德傑(DT Swiss)公司總部。德傑的產品也是圓的,直徑比手錶大十幾倍的圓:自行車輪圈。

董事長波克曼看到《天下》記者,肅穆表情笑開了,嘰哩咕嚕撂下幾句中文。即使台灣分公司已有瑞士籍副總裁,波克曼每年還是要到台灣四次,親訪上百個供應商,聽聽意見。他每年騎五千公里自行車(約台灣環島三圈半)、參加兩百多場活動,為的是蒐集市場情報。

德傑年營收四十億台幣,過去二十年,每年都雙位數成長,是高階自行車零組件的隱形冠軍。

「瑞士之道就是貼近客戶,一步步穩穩地走,在小事情上追求完美,」波克曼指著掛了一整排手工輪圈的牆說。

驕傲地成功 不靠政府補助

瑞士企業是從貼近世界與客戶,得到成長滋潤的養分。瑞士也是少數幾個沒有產業政策的國家,問問瑞士企業,政府拚經濟有哪些做法、產業創新政策是什麼?得到的答案不是「沒有」,就是一個「奇怪,為什麼要有?」的表情。

瑞士機械、電子和金屬產業協會(Swissmem)董事魯道夫說得直白,「創新是產業的責任,政府不比企業高明,」瑞士沒有策略重點產業,政府也不特別獎勵某些領域。「政府補助會讓企業缺少壓力,但企業只有在壓力下才會成長,」魯道夫說。

鑽研瑞士經濟的阿德勒,有一次去鄉間拜訪一個中小企業主,才知道這家做電車按鈕的小公司,竟是世界領導廠商,產品賣到一百多個國家。阿德勒的鄰居做牙材設備,在瑞士研發、德國製造,銷售全世界。這兩家公司,從沒有拿過政府一毛補貼。

「驕傲地成功(pride to succeed)是瑞士中小企業的傳統。要求政府幫助,表示這公司很弱,」阿德勒不諱言。

政府在瑞士經濟的角色,是建立一個適合做生意的生態系。

「自由的勞動市場、簽自貿協定、卓越的研究、給老師好的薪水、高水準的教育體系,每條路都開放,」魯道夫攤開十指,一一細數政府該做的本分。

這個讓瑞士無數企業強勢競爭的生態系,就是優質教育。

人才共用池 企業培訓不必為己所用

瑞士只有兩家隸屬於聯邦政府的大學,兩家都名列全球排名前二十大: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第九名)和洛桑聯邦理工學院(第十四名)。瑞士政府以重金栽培兩所大學的研究團隊,如洛桑聯邦理工學院,學生人數還不到台灣大學的三分之一,每年預算二七○億台幣,是台大的一.六倍。

「瑞士的大學尤其在乎研究要和產業結合,人才要為企業所用,」洛桑聯邦理工學院國際事務長摩根泰勒說明,許多科系還和產業一起設計課程、邀請企業開課。

photo 瑞士政府創造高水準的研究與教育體系,為企業創造強勢競爭的生態系。

洛桑聯邦理工學院十五年前在校內開闢創新園區,租給新創公司和大企業設研發實驗室。到現在,全球已經有一百多家企業進駐,其中包括法國寶獅汽車、瑞士信貸、雀巢、英特爾、羅技等二十家跨國大公司。

「瑞士政府是透過給學校充裕的研究經費,間接支持產業,」魯道夫強調。

除了堅實的研究基礎,瑞士競爭力最重要的根源,還是它的技職教育體系。這是每位接受《天下》記者採訪的瑞士人,都驕傲到不行的「競爭優勢」。

掌管技職教育業務的胡格力坦言,瑞士社會不重學歷,二十四至六十五歲人口中,僅三五%擁有高教學歷(台灣為四五%)。三分之二中學畢業生,選擇進入技職體系,到企業當學徒。不適應的,或者想換跑道的,隨時可以在普通學校與技職學校間切換。

「技職體系都能收到成績最好的學生,做學徒也能當到最高主管,」瑞士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卡爾特分析,瑞士企業在各個階層,都有能力極佳的技術人才,例如瑞銀執行長和總裁,都是技職學徒出身。

魯道夫根據在產業三十幾年經驗體會,瑞士的創新力,往往是由基層技術人員發動。

他舉例,廚房設備大廠Franke,有一個專門生產金屬設備的部門,部門內沒有大學畢業的工程師,所有生產給奇異公司(GE)的尖端零組件,都由基層技術人員研發、製造出來,讓奇異公司嘖嘖稱奇。

魯道夫進一步補充,瑞士學徒教育最大特色,是「共用池的理念」(pool thinking)。企業訓練完學徒,不強迫為己所用,會鼓勵他們去其他公司繼續貢獻。「我們想的是整體,就算學徒離開,也是為國家培養人才,」他解釋。

各國的教育體系,各有不同的社會與文化脈絡,無法複製、貼上。瑞士的「laissez-faire」(不干預)精神,台灣也不一定統統適用。但當台灣在尋找第二條成長曲線時,應該反省:與其把輜重輸送給特定產業,不如用心打造一個讓多樣生物盡情創造的無障礙生態系。

----------------------------

瑞士技職教育 學生當學徒 產業主導教育

photo

瑞士技職教育和德國相仿,都是學生當學徒,在企業現場做中學。學徒每星期在企業三天,另外兩天回職校上課。

技職教育由聯邦政府、州政府和企業三方合作,聯邦規劃政策架構,州政府執行政策並經營職校,職校老師要有企業經驗,大部份都是兼職。

中學生選擇當學徒,得自己找到願意收留的企業。學生找到實習工作後,州政府再根據地點、專業,替他安排一所職校就讀。

胡格力表示,瑞士失業率低,和滲透度極高的技職教育有關。約有四成企業會收學徒,政府機關也必須敞開門。他所在的瑞士聯邦教育、研究與創新事務秘書局(SERI),目前就有10幾個學徒,約佔員工總數的10%。

產業協會設計課程內容

魯道夫分析,瑞士技職教育和德國最大的不同,在於瑞士更產業導向。技職教育的內容、課程由產業主導,從老師怎麼教、出考題、認證到編寫教材,也全交由產業協會設計。

這意謂著,產業必須承諾提供人、財兩大資源,魯道夫服務的機械、電子和金屬產業協會(Swissmem),由150家企業出資組成,協會95個員工,將近半數負責旗下六個技職教育計劃。瑞士有150多個產業協會,包辦246個技職計劃,包含護士、烘焙、零售、木匠、機械等。

學徒實習,企業要付薪水。19歲的法賓已在德傑(DT Swiss)公司當了三年學徒,每六個月輪調不同部門實習,他一星期上班三天,月薪是1,400瑞士法郎。

對,你沒聽錯,一週實習三天,月領47,000多台幣。(蕭富元)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