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陳又津 超越標籤 書寫新二代

精華簡文

陳又津 超越標籤 書寫新二代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6870

陳又津 超越標籤 書寫新二代

天下雜誌600期

有個榮民爸爸與華僑媽媽,陳又津回頭找尋認同,也寫出自己的新身分,矢志打破大眾對「台灣人」的單一想像,讓所有人都能自在決定自己的身分認同。

用閱讀增值知識,讓知識成為生命後盾!編輯每日精選,推薦優質內容,邀您免費訂閱天下每日報 >>

新北市南勢角「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一樓客廳牆上彩繪著東協十國旗幟,沙發上圍坐幾位聽眾,小說家陳又津拿出手機啟動臉書直播,向書店裡和螢幕前的聽眾,分享她尋找身分認同和記錄新二代的故事。

小小個子、眼神晶亮,染著一頭咖啡色短髮,陳又津是備受文壇關注的新銳作家。如今專職寫作,常受邀到學校分享她的「書寫新二代」計劃。

三年前,陳又津二十七歲,以小說《少女忽必烈》成為《印刻文學生活誌》歷來最年輕的封面人物。去年底,陳又津第二本小說《準台北人》面世,筆鋒轉向她的榮民爸爸、華僑媽媽,以及境遇各異的新移民家庭在台灣生活的軌跡。

我是誰?誰是新二代?

陳又津的爸爸是戰後遷台的福建榮民,媽媽是印尼客家華僑。一九八五年,媽媽用足以在印尼首都買一棟房子的價格,買到一張單程機票,隻身來台打工,要在半年觀光簽證到期前,想辦法把自己嫁出去。最後,她落腳台北三重,把未來賭在一個比自己父親還年長的榮民身上。

從五歲起,愛講話的獨生女陳又津就知道,每當別人問起媽媽「妳是哪裡人?」就一定不能搶話,要留給母親自己回答,因她總有各式各樣的回應——如果對方不懂客語,她就說客家人;如果碰到客家人,她就說廣東人;如果遇到廣東人,就答是客家人。

photo 陳又津的印尼華僑媽媽和福建榮民爸爸。(陳又津提供)

小學四年級後,開始有同學問起媽媽是否為外勞、外配,陳又津不太懂這些詞彙的意思,也不想凸顯母親和別人不同,就會顧左右而言他。

陳又津的母親對其身分認同的閃躲,反映當時社會對東南亞移民的異樣眼光,因而,陳又津早年對於印尼所知甚少,也不足為奇。二十歲前,陳又津一向依照父親籍貫自認是「外省人」,一直到大學畢業後,她才開始主動說明自己是跨國婚姻子女。

二十多歲時,陳又津才第一次聽到「新台灣之子」、「新移民」等名稱,並發現自己也是其中一員。

但當時常見於新聞媒體的新二代樣貌,不是經濟及教育體制中的弱勢者,就是「外語優勢年收入破百萬」的成功人士。陳又津兩者都不是,她心想:「在光譜兩極之中,那些不好也不壞的人呢?不如把我們這些無法歸類的人記錄下來,寫出這種尷尬感。」

因此,陳又津開始逢人就說起她要採訪新二代的計劃。她先把自己的身世說一遍,再問對方有沒有認識這樣的人。她曾想採用新聞報導的模式,但最後使用「新二代獨白」形式,看受訪者願意分享到哪裡,用真名或化名,她全都接受,就如同接納當年那個對母親背景閃爍其詞的自己。

引發共鳴的「移動」故事

起初是為了找尋同類,後來卻發現每個人的故事都不一樣。她筆下近二十篇新二代訪談,有認同、疏離、正重新認識父母原鄉的二代,他們的爸媽來自印尼、緬甸、菲律賓、山東、海南島等地。

不只新二代看了她的訪談有感觸,從雲林搬到台北的讀者,也從中找到相似的感受。陳又津分析,最終能引發共鳴的問題是「移動」這件事情。

燦爛時光書店創辦人張正認為,陳又津畢業自台大戲劇研究所,寫作能力強,她的計劃做了很好的示範,能鼓勵願意說自己故事的新二代,更勇敢地站出來。

在燦爛時光書店四月的分享會上,就有聽眾當場回應陳又津:他原本認為新二代的故事已有許多人寫過,自己並不特別,但聽了陳又津找尋文化認同的歷程後,他或許也可藉由書寫母親的家族歷史,重新聯繫四散加拿大、澳洲、美國等地的越南華僑親戚。

作為書寫新二代的新二代作家,陳又津強調,「新二代有很多種,我只是其中之一。」她認為,「新二代」一詞只是個暫時使用的概念,是目前這群被主流社會忽視的人們先集合起來,讓大家看到。

她的終極目標是,藉由這些故事,讓大眾發現台灣社會的多元面貌,直到有一天,大家都不需要用「新移民」等名稱區分彼此,所有人都能選擇自己感覺最自在的文化認同,不用躲躲藏藏,可以是屏東人、越南人、台菲混血、哈日族,甚至外星人。(英文版同步上線www.cw.com.tw/english)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