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這一站的垃圾 變下一站的原料

精華簡文

這一站的垃圾 變下一站的原料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1169

這一站的垃圾 變下一站的原料

天下雜誌600期

為解決難纏的高科技廢物,科技業點矽成紗;「冒煙生財」的水泥業,靠回收二氧化碳,轉進醫美領域。資源貧乏、過度開發的小島,成了創新使用廢棄物的天才!

用閱讀增值知識,讓知識成為生命後盾!編輯每日精選,推薦優質內容,邀您免費訂閱天下每日報 >>

二○一六年五月十七日,美國《華爾街日報》刊出一篇文章,以「台灣:全球處理垃圾廢棄物的天才」為題,報導台灣資源回收率達五五%,大幅領先美國的三五%,是國際模範生。

三天後,蔡英文總統在就職演說中宣告,要讓「台灣走向循環經濟的時代,把廢棄物轉換為再生資源。」

製造過程中產生的污染物,放進下一個生產循環再利用,做成副產品,循環經濟已經成為許多經濟體驅動新成長的「第二曲線」。

世界經濟論壇(WEF)兩年前就將「邁向循環經濟」,納入與會領袖討論的議程;歐盟更在今年四月提出循環經濟方案(Circular Economy Package),鼓勵歐洲轉型循環經濟,將可提升全球競爭力、促進經濟永續成長、節省歐盟製造業每年六千三百億美元(約二十.四億台幣)的原料成本,並創造十六萬個新工作。

創新不一定是無中生有,重新利用資源「化腐朽為商機」,也是創造價值的創新能力。

台灣發展循環經濟具有優勢,不少企業已默默啟動。

宏遠興業 從利他出發 尋找轉型解答

四月中,台南山上區。面積和台北大安森林公園相當的宏遠興業廠區,滿眼春綠,已不見今年二月台南強震造成的創傷。

走進宏遠辦公大樓前,要先通過一小片「野生叢林」,兩千名員工廚房和宿舍的生活廢水,就先流到這座生態池中,以生態工法自然濾淨後,再循環利用,澆灌遍植廠房四周的綠樹。宏遠興業總經理葉清來總是叫這些樹們「綠色窗簾」。

為了節能減碳、友善地球,八年前,葉清來鐵了心,不清運廢棄物。廠區空地不拿來擴廠,而是種更多的樹。六年前,宏遠關掉工廠冷氣,花了四百六十萬台幣,在高溫織布廠、染整廠內裝設一整排水簾降溫,室內外溫差六到八度——即使在最需要冷氣的電腦機房,也堅持自然通風。

宏遠全球三間工廠,台南、上海、泰國,以及新近籌設的衣索比亞、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的工廠,全都要走這款自然生態風。

六十八歲的葉清來自台北工專(現為台北科技大學)畢業後,從沒有離開紡織界。他四十歲那年,和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共同創辦宏遠,隔年損益平衡。

葉清來不諱言,自己曾是個純粹工業主義者,但他愛讀書,隨手捻來都是各種管理與新思潮理論。他每星期六在公司辦讀書會,親寫心得報告,再分享給員工。

○七年,葉清來讀了兩百多本綠色資本主義相關著述後,終被說服,轉念實踐循環經濟。以「從搖籃到搖籃」的概念,重新設計工廠,製造過程所產生的廢棄物,全數回收再用。

宏遠去年營業額八十二億台幣,規模不算大,在《天下》兩千大企業排行榜中,在紡織成衣業排第十七名,卻是少數從紡紗、織布、染整到成衣垂直生產的一貫廠。

一貫生產,更容易落實循環經濟。例如,染整廠的煤炭鍋爐每天產生污泥和煤渣,宏遠收集起來,送到旁邊自己的煤磚廠,以一份污泥、三份煤渣比例,製成空心磚,取得低碳綠建材認證,供廠區建築物使用。

宏遠做循環經濟,不只節省一年六千萬台幣的電費,還開發出其他業務。

煤磚廠一天生產兩千顆空心磚,對外一顆賣價三十元。台塑林園廠、桃園農田水利會大樓、台南善化廠、南科聯華氫氣廠的防爆牆,用的都是宏遠廢物做成的煤磚。

除了煤磚廠,宏遠還有一個其他紡織工廠沒有的「祕密基地」。

七年前,葉清來到日本學習秀明自然農法,回台灣後,在園區撥出兩千坪土地,分成二十六塊田,由公司二十六課各自認領一塊耕種。

宏遠員工在農田以物易物,相互交換香蕉、菠菜、地瓜葉、A菜、南瓜、芋頭等收成作物。

「所有的問題,要從利他出發去找答案,」葉清來比喻,他走的是美國詩人佛斯特(Robert Frost)的《未走之路》中,那條人煙稀少的路。事後證明,走這條循環經濟小徑,更鞏固宏遠競爭力。過去十年,台灣紡織業產值衰退一二%,宏遠年平均成長率卻達二六%。

專研企業史的政治大學企管系退休教授張逸民分析,台灣紡織業實力堅強,就是建立在資源創新的思惟。例如,台灣發明的寶特瓶、咖啡渣回收後抽紗製衣,不斷為產業開拓新藍海市場。

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所長白志中也透露,近幾年他頻頻受邀到電子公司談創新,某位半導體大老告訴他,「台灣的電子業,應該跟紡織業學創新。」

光宇材料 點矽成紗 頭疼廢棄物變身

即使是高科技廢棄物,現在也可以做成衣服。

台中梧棲,兩百多坪廠房裡,擺放一個個藍色塑膠大桶,內部裝滿黑色顆粒,油油亮亮,汩出濃濃金屬鏽味。光宇董事長李隆晉穿著牧師立領襯衫,豪邁地從桶裡撈起一大把黑石頭。

那是光宇的「黑金」——半導體廠商廢棄的矽晶廢砂漿。

photo 光宇將高科技矽廢砂漿紡成紗,做成具有遠紅外線、聚熱、抑菌等功能的機能布213 料。(黃明堂攝)

李隆晉在美國二十多年,經營過幾家上市公司,○八年金融海嘯,他的公司宣布破產,遭銀行團接管,連帶拖垮台灣老牌公司歌林破產。四年前,他回台中重起爐灶,從「矽」開始。

矽是過去三十幾年台灣經濟發展最重要的支柱性資源,半導體廠的原料是純度九九.九九九九九九九%的塊狀多晶矽,經高速切割後,成為一塊塊晶圓片。切割過程中,會產生內含切削油、碳化矽、矽粉末的廢砂漿。廠商以一公斤二十至四十元的代價,交由甲級清運商處理。

台灣高科技業平均每個月產生一萬多噸廢棄物,卻多數遭非法盜埋在南部縣市。(詳見《天下》五六八期「失控的高科技廢物」)

有「光宇愛迪生」之稱的首席產品長賴柏年,四年前萃取檸檬、柑橘、薄荷等天然材料,做成廢砂漿清洗劑,從中分散出純度九九.九九%的矽粉。

有二十多年紡織經驗的康德納米董事長游象揚,將這些矽粉加入紗線調漿配方,委請台塑集團的南亞、台化和福懋抽絲紡紗,生產具有負離子、除臭、排濕、抑菌、遠紅外線等多重功能的機能布料,賣到新加坡、日本、比利時等國,美國多家醫院和台灣長庚醫院,都已使用這種矽廢棄物布料,做成病人束腰輔助帶。

每一噸廢砂漿,只能提煉出幾十公斤紡織用矽粉,其餘純度不夠高的剩料,可再做成矽酸鈉水玻璃,供應燒窯、土木建材、造紙等多種產業做原料。

賴柏年在太陽能領域二十年,更希望能將他最熟悉的廢物,轉化成最有前景的產品。他和逢甲大學特聘教授、材料系主任邱國峰聯手實驗,改質廢砂漿矽粉,努力兩年多,終於做出鋰電池負極材料、氫燃料電池,去年還得到經濟部新創事業金質獎。

高科技廢棄物竟能循環利用,做成衣服、矽酸鈉、鋰電池?太陽能大廠中美晶董事長盧明光,聽到自家廢棄物可以創新價值,直呼不相信。

「矽晶圓片切下來的廢料,變成奈米矽粉,再變成礦物砂、又變成氫燃料電池,怎麼可能?」今年二月下旬,盧明光帶著太太和公司首席材料博士,親自走一趟用矽粉紡紗的台塑集團,並到光宇梧棲實驗室,多重確認,最後才放心,將中美晶的廢砂漿全部交給光宇使用。

點矽成紗,是小公司發動、大企業參與的資源創新案例。

光宇是五十人小公司,營業額不過五億,紡織策略伙伴康德納米更小,只有十個員工。游象揚家族經營纖維廠,他曾在台塑總部大樓八樓埋頭研發十幾年,和台塑集團有深厚革命情感。

游象揚內含矽廢棄物的獨特調漿技術,吸引台塑這隻大象,願意跟光宇這隻跳蚤共舞。

台化台中廠主管吳政要指出,含矽奈米漿料耐熱一千度,很難生產,游象揚和台塑集團投入幾十億台幣,才成功開發新的聚合流程法,減少會導致斷紗的凝聚現象。

「全世界只有台塑能做聚合,」吳政要直言,台塑生產規模大,通常要二十萬噸以上訂單才願意上線生產,但是光宇的奈米礦物面料,就算只有一噸,台塑也願意接。

「做大宗商品的,我們打不過中國大陸;我們小而美,不要跟它拚大的,要拚技術,做高質化的產品,不拚規模。不好做,我更要做,」南亞資深副總經理黃信義說。

台灣水泥 回收二氧化碳 卻轉進醫美

不只是紡織業,重度消耗資源的水泥、石化業也開始思考,如何用循環經濟突圍現狀。

年營業額千億台幣的台泥公司董事長辜成允,翻開桌上厚厚一本台泥五十年特輯,心中百感交集。經過二十多年努力,台泥從泛黃照片中那家「冒煙生財」的水泥製造商,改頭換面成一家擁有水泥廠、電廠的環保服務公司。

一開始只是意外。為了減少採礦污染、降低成本,台泥利用花蓮大理石工廠切割後的廢料石灰石粉當原料,誤打誤撞,開啟廢物循環利用的迴路。

台泥變身真正的轉捩點,是在花蓮和平廠,設計核心就是按照循環經濟的思路。

台泥在這裡有水泥廠和火力發電廠,電廠高溫燒煤,需要用水泥廠的石灰石脫硫,脫硫後廢料做成石膏,送回水泥廠當原料;燒煤剩下的底渣和飛灰,再拉回來取代生產水泥所需的黏土。

「這一站的垃圾,變成下一站的原料,用互補方式,水泥廠、電廠都可以共享資源,降低成本,」辜成允解釋。他同時體會,水泥、電廠和垃圾處理是原理相同的產業,「都需要大量原物料儲運,都要拿去燒,燒完後可以發電,」他將這三種業務,定為台泥核心競爭力,成為全世界唯一這樣自我定位的水泥廠。

至今,台灣五分之一的家庭垃圾、台積電等竹科廠商事業廢棄物,都由台泥集團的達和環保服務公司清運處理。

辜成允最後要解決的是水泥廠最大宗垃圾——二氧化碳。六年前,辜成允拜訪工研院,雙方合作在和平廠開發碳捕捉技術的鈣迴路實驗工廠,從最初抓一噸碳成本要花一百到一百三十美元,現在降至六十美元,辜成允希望能再降到二十幾美元,才能有商業價值。

鈣迴路工廠捕捉到的碳,用來培養雨生紅球藻,提煉蝦紅素,台泥也因此踏進醫療美容領域。

「台泥從單純賣水泥的污染公司,逐漸跨入環保、環保服務、保育的循環經濟價值鏈,」辜成允承認,這條路很長,要形成產業、甚至經濟規模,「還要一段時間,但至少是我們的承諾。」

李長榮化工 沒資源的海島 靠創意決勝

台灣產業鏈最完整的石化業,也在資源日益稀缺的曲折路上摸索創新。

「台灣石化業已經沒有資源了,就把廢棄物當原料,努力去想Eco Plus(加強生態環保)的方法,」李長榮化工董事長李謀偉拉開袖子,雙手兩串佛珠、一條運動手環,手臂還有一台迷你血糖偵測器,他酷愛試用新科技產品,「全身上下都有app,」李謀偉笑說。

經過兩年前高雄氣爆慘痛教訓,李謀偉比誰都清楚,台灣無論是民意或環境承載力,愈來愈容不下龐大耗能的石化產業。他這幾年忙著參加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馬不停蹄造訪矽谷,要為企業物色未來的成長動力。

策略性產品廢水回收技術,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二月,李長榮自行研發的MBR膜生物反應器正式啟用,成為台灣唯一做MBR商業運用的廠商。

反應器高兩公尺,兩側各有三十片MBR膜,過濾孔徑只有○.○四微米,連細菌都無法穿透,過濾出來的水,甚至可以飲用。

以李長榮高雄廠為例,每天產生五百噸廢水,經過三個MBR膜生物反應器處理,可以百分之百回收再利用。「拚一滴水用兩次,」李長榮化工研發處長王溪洲說。

這是李長榮化工試探循環產業的第一步,雖然市場已有全球強勁競爭者奇異(GE),李長榮化工也不是沒機會。「GE只接量大的,我們可以做中小型工廠的利基市場,」王溪洲樂觀地說。

《聖經》有一段話:「匠人所棄的石頭,已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石匠捨棄的廢物,成了別人蓋房子最重要、最穩固的房角石。在培養台灣經濟第二曲線時,不管是年收入千萬、億、百億、千億的企業,都需要用另外一雙眼睛創意看待資源。

台灣不該只停留在處理廢棄物的天才,更該是創新使用廢棄物的天才。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