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報告小英總統:法官信任度吊車尾 司法改革不能等

精華簡文

報告小英總統:法官信任度吊車尾 司法改革不能等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7251

報告小英總統:法官信任度吊車尾 司法改革不能等

天下雜誌598期

五二○過後,台灣正式進入第三次政黨輪替,除了重大政策急需改革、兩岸急需降低風險,人民也急需縫補信任。民眾最疑慮、最不安的事情和對象是誰?這份調查反映人民的聲音,將是新政府施政的重要依歸。

【立即訂閱】掌握全球財經趨勢,每日10則天下雜誌編輯精選,邀您體驗新版天下雜誌每日報 >>

在一股萬眾期待的氛圍下,總統蔡英文上工了。

第三次政黨輪替的平和上演,是台灣民主道路上的一大跨步,也是人民展現彼此尊重與信任的象徵。但與此同時,政黨對立下的惡鬥、經濟與環境的拉扯,乃至兩岸間的潛藏危機,卻也都源自信任不足。

對蔡英文來說,接下來四年要符合人民期待,必須仰賴信任;對台灣而言,要衝破難關更是不能沒有信任。

究竟,台灣社會目前的信任度狀況如何?

為了更了解台灣社會的彼此互信程度,更為了讓新政府有施政依循與準備,《天下》趕在蔡英文五二○就職日前,完成了「台灣社會信任度調查」。

這項針對全台民眾所進行的大規模電話民調,不只可以看到新執政團隊在走馬上任前,民眾賦予的信任程度,更是台灣要邁向高度民主社會的最新盤點。

首先,在特定人物信任度方面,勇奪六八九萬票,以破五六%得票率當選的小英總統,備受人民期待,有高達六成五的民眾對她表達信任。(見表一)

政治上, 新執政團隊獲過半人民信任

另外,蔡英文意志貫徹下的行政、立法兩大龍頭,也都獲得過半民眾信任。民眾對行政院長林全表達信任的比例為五三.五%,立法院長蘇嘉全則有五九.八%。

「看來是有蜜月期效應,新政府要珍惜與善用,」對於這樣的結果,政大社會學系特聘教授顧忠華並不訝異。

對此,民進黨民調中心主任鄭俊昇了然於胸。「我們自己也會擔心信任度下滑,畢竟接的不是很穩的局,要補的洞還很多,」他說,根據民進黨內部民調顯示,民眾此刻對蔡英文的欣賞度或信任度都很高,但她也很清楚,從就任第一天就要很小心。

向來喜歡從歷史角度解讀現象的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則有不同解讀。他分析,文明往前邁進時會不斷調整價值,包括民眾的信任對象。

因此,前總統陳水扁八年前爆出貪污醜聞,民眾對掌握權力的政治人物普遍不信任,鐘擺效應下,馬英九因廉潔備受信任。一路走到今天,此刻的台灣需要的是一位有魄力,能為大家建立信心的領導人。

「當大家裹足不前,蔡英文不退縮,為人民營造氣氛和信心,」童子賢說。

社會上, 醫生、中小學老師最可靠 

比「物質資本」更重要的信任,是不可或缺的「社會資本」,不只是民主社會運作的基石,更是二十一世紀決定國家盛衰的關鍵。

台大社會系教授陳東升闡釋,一個信任度高的社會,不用耗費時間與成本監督、防弊,機構就可以充分發揮,去做該做的事,而民間也會有更多創新。

在本次調查中,台灣其實已有不俗的社會信任度表現。詢問民眾是否信任「社會上大多數的人」,是最直接評核社會信任度的問題,結果,台灣有六八.九%的民眾抱持信任態度。(見表二)

陳東升說,信任的建立往往與其民主發展歷程相關,因此西方先進國家普遍有較高的社會信任度。而若從一九八七年宣布解除戒嚴算起,台灣民主化進程也不過三十年,卻能擁有近七成的信任度,「這成績不輸已有三百年民主發展歲月的歐美,」陳東升很欣慰。

他舉例,今年初總統大選,儘管過程中不少民眾立場分明,甚至偶有激情言論,「但是一選完,大家馬上互相尊重彼此的選擇,各自回去過自己的生活,這是多了不起的信任展現,」陳東升說,台灣要珍視這得來不易的成果,而非唱衰、貶抑自己。

話雖如此,把焦點拉到特定對象,該補強的還是一一現形。《天下》本次特地針對十個具有指標意義的對象進行調查(見表二),結果發現幾個現象:

一、沒功勞也有苦勞,民眾較常接觸的對象,信任度不致太低。

二、民代與記者,民眾普遍不信任。

三、官字兩個口,愈是絕對權威、愈是不可靠。

在這十大特定對象中,醫生以八八.四%的信任度拔得頭籌。儘管近年醫病關係日益緊張,誇張點甚至可以看到病患家屬拿著手機,衝著醫護人員錄影,但桃園敏盛醫院外科部主任朱元中觀察,基本上民眾仍是對醫生有相當信任感。

朱元中認為,維繫良好醫病關係,信任的建立不該只有一方,是彼此都要有。

彼此信任的問題,也存在擁有第二高信任度的中小學老師身上。在台北某公立中小學任教的陳老師坦言,民眾對老師的信任度高達近八成,的確滿符合她的感受,但數字背後看不見的,其實是老師得付出更多來維持這份信任。

家長,正是挑戰這份信任的主因。她舉例,站在老師立場,非常鼓勵家長一同參與孩子的教導,但問題是,有愈來愈多家長習慣性幫孩子講話,「有時明明就是家長在幫孩子找理由,但礙於親師關係的維繫,處理起來就得更有技巧,」她語帶無奈。

另外,普遍贏得民眾信任的,還有基層公務員與警察,信任度比率都超過七成。

「服務意識的高漲,和忙不完的工作與勤務,讓民眾對基層公務人員與員警改觀,」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特聘教授楊士隆說。

人民心中, 黑心企業、民代讓人不滿

再來把鏡頭拉到「落後族群」。信任度低於五成的對象,信任度由高至低分別是企業負責人、地方縣市議員、政府官員、立法委員、記者、法官。

企業負責人的不可靠,是台灣社會近年的一大隱憂。顧忠華就直言,台灣民眾現在有如驚弓之鳥,感覺很多事隨時會發生。造成這種情況最主要該負責的,就是某些不良企業。

事實上,過去不到一年間,頻頻傳出的企業黑心、造假事件,不只讓人對企業負責人的信任大打折扣,更證實了顧忠華口中的「社會信任風險的最大來源」。

在國外,最令人咋舌的莫過於去年九月傳出的福斯汽車排廢數據造假,沒想到這宗外媒筆下「汽車工業史上最昂貴的愚蠢行為」才剛緩下,今年四月又傳出日本三菱汽車油耗數據造假長達二十五年。

而在國內,也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有黑心食品、標示造假等新聞上報。「新政府現在喊出要著重經濟發展,但若企業得不到老百姓的信任,這經濟就算發展起來也是空的,」眼看此起彼落的企業信任危機不斷發生,信義房屋董事長周俊吉一臉焦慮地說。

「把業績成長當成最重要?還是把客人的信任當成最重要?順序不同,結果也不同,」周俊吉指出。

另外一個危及台灣社會信任度的「亂源」,就是民意代表。尤其是立法委員,民眾信任度不到四成,比地方縣市議員還要低七個百分點。

其實早在今年初,《天下》國情調查中,向民眾問到「你對目前立法院的表現滿不滿意?」結果不滿意度高達八八.八%,創下歷年新高。

「國會要建立人民對它的信任,第一個動作,就是讓國會裡的討論公開透明,」陳東升說。

這一步已經踏出。四月七日,立法院長蘇嘉全親自召開記者會,宣布立法院與三家電視台、十四家媒體合作,開放立法院內的國會頻道,讓民眾可以直接收看院會與委員會的現場直播。

「直播是個開始,開大門走大路。接下來就是讓人看到認真討論,把『信任』這看不見的東西,化為實際行動,」陳東升語帶期待。

當立委終於在人民催促下,搭起變革起手式,站在他對面的政府官員,在新執政團隊進駐後,似乎也開始要挽回人民的信任。

四月底,行政院長林全號令所有新內閣成員到陽明山召開兩天一夜的共識營,蔡英文前往開訓致詞,開宗明義就說,「要做最會溝通的政府。」

「在光速時代駕駛牛車,就是現在政府運作給人民的印象,」鄭俊昇引用蔡英文的話說,新政府會積極建立跨部會溝通與協調機制,要用溝通因應複雜又快速的時代,用溝通拾回民眾對官員的信任。

而在本次調查的特定對象當中,原該是談社會信任最堅實的兩座堡壘──捍衛第四權的記者、代表「皇后貞操」的法官,現在卻成為民眾認為最不可靠的對象。記者的不信任度高達五八.三%,而站上台灣最不被信任對象之首的法官,不信任度更高達六五.四%。

照理說,媒體應該是社會進步與監督的力量,但隨著媒體經營向市場妥協,記者在民眾眼中,更像是新聞意識型態化、庸俗瑣碎化、娛樂化生產線的作業員。

但看在對文化事業充滿熱衷的童子賢眼裡,情況也沒那麼悲觀。「我不覺得調查、揭弊有消失。有良知、有能力的記者一直都在,」他觀察,只是這個市場就這麼大,卻來了很多追逐庸俗市場的人,「記者的價值一直被稀釋,信任度自然也被化散了。」

至於大多數人民日常無從貼近的法官,不僅信任度吊車尾,甚至連三成都不到,只有二八.四%。

楊士隆坦言,社會對法官信任度低迷的現象,主要就是近年屢屢傳出不符社會期待的判決。「如果大家都認為很嚴重,但最後卻都輕判,不信任油然而生,」他說。

「法官必須依法判決,但民眾在看整個判決過程,只會看結果,不會看法條,」鄭俊昇說,因為法官是最後一道防線,若這道防線的信任破產,「大家被判到都不服,那是會造成社會問題,這也是為什麼新政府未來要做司法改革。」

的確,不僅法官,人民對司法體系也展現高度不信任。

在本次調查中,共對六大體系進行調查(見表三),按最終信任度高低排序,依序是災害應變體系(五七.二%)、治安(五七.一%)、教育體系(四○.九%)、核能安全(三六.七%)、司法體系(二五.九%)、食品安全(一六.五%)。

結果顯示,全台僅有四分之一的人相信司法,在所有體系中竟然也只比食安值得信任。究竟,台灣的司法出了什麼問題?

「五二○蔡英文總統的就職演說時,如果稍微留意就可以發現,她講年金、長照時,觀眾反應平平,但講到司法改革時,掌聲如雷,」顧忠華說,這與此次調查完全呼應,台灣的司法體系真的該變了。

儘管司法改革是一條漫漫長路,但既然社會上對司法的不信賴聲量愈來愈強,顯示至少可以立刻著手,做出讓民眾有感的改變。例如法官、檢察官的養成制度,還有重大爭議案件對外說明時,可以更親民、更白話。

世代間, 愈年輕則社會信任度愈高

而本次社會信任度調查,也可以看見世代間存在著信任的差異。(見表四,點圖放大)

對社會的整體信任度上,很明顯年紀愈輕,信任度愈高。在二十到二十九歲族群中,有高達八成是信任社會上大多數的人,而三十到四十九歲則是七四.二%、五十歲以上為六一%。

年輕人對蔡英文的信任度也明顯高於長輩。在二十到二十九歲族群中,信任蔡英文的比率達七二.四%,明顯高於三十到四十九歲的六二.二%、五十歲以上的六五.六%。

此外,年輕世代的信任度明顯高於長輩的,還展現在法官、警察等對象。

另一方面,對年輕人來說,也有兩個對象的不信任度是遠高於長輩,那就是記者與企業負責人。

隨著網路發達,新一代在資訊取得與閱聽新聞上,早已跳脫過去的電視、紙媒框架。因此,對年紀愈輕的民眾而言,對記者這份工作的信任度也愈趨下滑。在二十到二十九歲族群中,不信任記者比率達七○.六%,三十到四十九歲則是六二.六%,五十歲以上為五○.九%。

「現在新聞資訊太多,尤其電視、網路,庸俗化新聞的傳播效應又特別強大,對這種良莠不齊的工作,實在難談信任感,」本身就在媒體任職、今年二十三歲的王瑄說。

至於企業負責人,在二十到二十九歲族群中,不信任比率達四五.七%,高於三十到四十九歲的四○.二%、以及五十歲以上的三二.九%。

「很多有錢人感到奇怪,我這麼有錢,怎麼愈來愈不受到尊敬?」童子賢半開玩笑自答,「去你的,你以為還是威權時代嗎?」

台灣早年經濟起飛,社會上推崇刻苦打拚成功的企業家,那時貧富差距不大,政商勾結也較不嚴重。

但到今天,貧富拉大,富人全球逃稅、避稅風氣盛行,加上時有政商貪腐、黑心造假事件,企業家形象大大受損。

龍應台四月於《天下》專欄「公雞可以做市長」文章中指出,威權社會的不信任是隱藏的,民主社會裡的不信任是喧囂的。她認為,當不信任在各角落蔓延的趨勢下,國家要進步必須倚賴各機構夠強大的文官和制度素養。

這是一個關鍵時刻,也是一個重新尋找價值的時代。如何在人民的殷殷期待中,為台灣開創全新的信任時代,新政府無可迴避。(英文版同步上線www.cw.com.tw/english)

台灣社會信任度調查說明

本項調查是天下調查中心於2016年5月15日至5月19日所進行之民意調查。調查方法係以台灣住家電話號碼簿為母體,以分層隨機抽樣方式抽取家戶電話號碼,並進行末兩碼隨機替代。最後成功訪問有效樣本1,052位台閩地區年滿20歲以上之成人,在95%的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為正負3.02個百分點。所有資料依性別、年齡、教育程度及居住地區進行統計代表性檢定,並加權進行事後調整。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598期《互聯網+ 顛覆世界》>>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