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家族企業 變身全球新顯學

精華簡文

家族企業 變身全球新顯學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0563

家族企業 變身全球新顯學

天下雜誌597期

進入後海嘯時代,短視近利的敗亡教訓,令企業心有餘悸。一度被評為過時的「家族企業」,反而躍為全球爭相取經的新主流。

數位專輯/哪些企業含金量高?兩千大績優企業全面解讀

三十年前,一九八六年六月號的《天下雜誌》,首度報導企業接班專題,台灣戰後第一代企業家拚搏三十多年之後,已陸續到了接班給子女的時刻。

當時採訪的幾位意氣風發的企業家第二代,包括徐旭東、何壽川、尹衍樑,從父親手中接下的企業版圖,各自更加擴大數十倍。

然而,當時所有人對於大企業幾乎清一色由家族接班,感到憂心,文章結尾提到,「……包括官員、學者,甚至企業家第二代都相信一件事,企業規模愈大,時間愈久,將來將走入一個專業經營的時代,所有權與經營權能夠分得開。」

這個預言並未成真。家族企業反而變成全球新顯學,也是企業型態的主流,為什麼?

三十年過了。雖有台積電、華碩等強調「傳賢不傳子」的新興科技業出現。《天下》前兩百名製造業,仍有七四%由創辦家族的成員掌管。

但和三十年前不同的是,現在有了資本市場的監督,家族接班人需要以績效說服人,更需要現代化的公司治理。

姓什麼,真的有差嗎?血液中的危機感、責任感,就是不同

今年四月一日,台灣第十一大製造業——統一企業,創辦人高清愿證實過世。喪禮一週後,他的接班人,獨生女的女婿、統一董事長羅智先以一身黑西裝、黑領帶的肅穆穿著,出席年度法說會。

一五年,統一中國分公司獲利驚人,較前一年大幅成長一九二%。帶動母公司統一企業稅後淨利也有二七%的高成長,足以傲視同業。

但羅智先不改實事求是的行事風格,要台下分析師不要因為去年的驚人成長而「產生錯覺」,「因為前年太不好,所以去年正常一點,」他面無表情地說。

羅智先自○七年接任總經理以來,統一企業的股價,漲了將近四倍。現在三二五六億元(五月六日收盤價)的市值,不但早就超過了宿敵康師傅集團,也追上了旺旺,成為最大台資食品集團。

統一由女婿接班只是其中之一。台灣兩千大企業負責人平均年齡偏高,最嚴峻的挑戰就是接班。過去五年間,《天下》台灣前五十大製造業,有七家從創辦人手中交出棒子。除了科技業的友達之外,其餘全由創辦人子女(或女婿)掌權。

寶成工業由蔡其瑞獨生女蔡佩君接任集團執行長。台達電由鄭崇華長子鄭平出任執行長。正新橡膠由羅結次子羅才仁接董事長。

長春人造樹脂與長春石化則由林書鴻交棒另一位創辦人之子廖龍星。另一石化巨人,奇美實業也已經是二代接班,由叫許文龍「姨丈」的趙令瑜接任總經理。加上更早交棒的台塑集團,台灣三大民營石化集團已全由第二代掌管。

只有美國企業以專業經理人為主 不丟臉,全球 %都是家族企業

在企業史大師錢德勒(Alfred D. Chandler)一九七七年的名著《看得見的手》,將家族企業視為企業演進的早期階段,認為在未來會被專業經理人主導的「管理資本主義」(Managerial Capitalism)取代。「家族企業會被擠到現代經濟的角落,」錢德勒預言。

難道台灣企業是在開時代倒車嗎?政大副校長、國發所講座教授王振寰不這樣認為。

「在企管系裡面一定就說,家族企業是一個out of date(過時)的事情,當成負面教材,」剛得到孫運璿學術基金會最佳書籍獎的王振寰說。

擁有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社會學博士學位的王振寰認為,所謂的「家族企業過時論」,這是美國商學院的偏頗想法,因為放眼全球,只有美國企業以專業經理人為主。

波士頓顧問集團(BCG)統計,全球有九○%企業是由家族經營。營收超過十億美元的企業中,美國有三三%,法國與德國有四○%是家族企業。Simon-Kucher & Partners顧問公司估計,三分之二德語區的隱形冠軍(Mittelstand)是家族企業。

「全世界絕大部份還是家族企業為主,只有美國是例外,可是我們卻把例外當成主流,」王振寰說。

家族企業的弊端,就是繼承限於血親,有時會讓「扶不起的阿斗」登上接班寶座,以一己之私,危害公司利益。

在一九八六年的《天下》接班專題,也出現了另一批當時的大企業接班人,包括中興紡織、太子汽車、台鳳的第二代。但日後一連串投資失敗、掏空公司的醜聞。讓這些公司都已不復當年榮景。

「家族企業當然有它的問題,但是你不能只看負面,它的好處也很多,」王振寰說。

王振寰舉出,家族企業最大的好處,家族成員的「危機感、責任感比較強」,「就是『這是我家的』,所以他就很認真去經營,在面臨危機時,比較容易去處理。」

近三五○年歷史的德國製藥、化學大廠默克(Merck KGaA),是全球最著名的家族企業之一。

身為家族成員的默克副董事長拜盧(Johannes Baillou)接受《天下》專訪時表示,「默克家族最引以為傲的,不是悠久的傳統,而是改變的精神。如果我們不改變,就不可能看到(二○一八年的)三五○週年慶。」

最明顯的例子,是默克在二○○七年出售學名藥業務。當時的執行長認為,該部門獲利高,值得發展,但持股七○%的家族卻決定出售。因為,家族認為,販賣以量取勝的學名藥,違背公司追求高品質的理念。

日本、英國同聲疾呼:向家族企業取經的時刻到了!

今年三月《日經週刊》的封面故事「同族所以強大」,便認為日本商界該回過頭向家族企業學習「在混亂時代中生存所需的革新能力」。

經營權、所有權分開的一大弊病,就是專業經理人容易短視近利,不敢大刀闊斧改革。這現象在今日的日本大型企業尤其嚴重。

眼見這群做事瞻前顧後的「上班族社長」,帶領東芝、夏普等世界知名品牌大廠企業走向衰敗之路,《日經》憤而呼籲:「向家族企業取經的時刻到了!」

一樣剛出爐的研究,證明日本家族企業表現較非家族企業出色。日本經濟大學副教授落合康裕於二○一五年底出爐的研究顯示,評估經營績效的重要指標——資產報酬率(ROA),家族企業過去五年平均值是五.九%,比非家族企業的五.一%來得高。

英國《經濟學人》去年四月,也以封面故事重新檢視家族企業對全球經濟的貢獻。

華人家族企業研究權威,香港中文大學亞太所社會與政治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鄭宏泰幾年前發現,英國學術界重燃對家族企業的興趣。

「主要是金融危機的時候,」他解釋,「(那些CEO)為了實現他們的暴利,結果把很多老牌家族企業給搞死了。」

學界因此驚覺,經營權與所有權不一致的弊病,原來比過去的理解還嚴重許多。

但也有人質疑,若只是要解決經營權、所有權一致的問題,家族企業的血緣繼承並不是唯一方法,讓專業經理人適度參股,一樣可達到目的。

卓毅資本合夥人、前富登(淡馬錫亞洲)金融控股公司北亞及大中華區總經理陳聖德表示,他之前在淡馬錫的投資原則,是這公司CEO的持股如果不夠多,就不投。「經理人要跟股東利益一致,才能think like shareholders(跟股東想法一致),」他說,「這跟姓什麼沒有關係。」

但鄭宏泰認為,從實務上來看,華人家族企業由專業經理人掌管的比例,可謂少之又少。

如果家族企業管理有其優點,最大的弊病與風險是第二代不成材或爆發接班紛爭,現在有哪些改善的方法?這不只是兩千大企業關心,甚至九○%台灣中小企業、名店商家都遇到的相同問題。

主要是文化因素。「華人文化裡有一個盲點,如果公司交給專業經理人管理,我們會有文化上的恐懼,擔心被吃掉,」鄭宏泰說。他解釋,這來自華人「血脈至上」的傳統。

如何接班1:從老臣到顧命大臣

少數看似例外、可以位極人臣的專業經理人,真正使命往往是輔佐少主的「顧命大臣」。

當今華人世界最出名的「顧命大臣」,是前利豐集團CEO樂裕民(Bruce Rockowitz)。這個現年五十七歲的加拿大人,以歌星李玟老公的身分,名氣響遍亞洲。

樂裕民於一一年接任利豐CEO。外界原本以為曾任哈佛商學院教授、被《遠東經濟評論》稱為「亞洲最有頭腦商人」的利豐集團第三代掌門人馮國經,有意仿效西方家族企業,讓利豐這家百年企業從此轉由專業經理人掌管,家族退居幕後。

但一四年,利豐宣布由馮國經長子馮裕鈞接管家業,樂裕民則轉去集團另一家上市公司。他接受媒體採訪時才透露,這是「籌備已久的接班計劃」,公司早在十多年前,已開始培育馮裕鈞成為未來的CEO。

「顧命大臣也好、宰相也好,他最後都不能當皇帝,皇位還是要傳給自己的血脈,」鄭宏泰說。

台灣也有不少類似利豐一般,由「老臣」輔佐「少主」接班的案例。王振寰指出,台達電董事長海英俊、前中華汽車總經理林信義,已故的前新光人壽副董事長吳家錄,都扮演類似角色。

「這是很特殊的文化現象,」王振寰說,「他(創業者)可能來不及或不適合去培養他的子女,可是他會讓一起打天下的人來幫忙。」

老臣在集團輩分高、有專業,能贏得第二代的敬重。有時還可扮演親子間溝通的橋梁,「有些話爸爸不方便跟兒女講,老臣可以幫忙說,」王振寰說。

如何接班2:晚輩自組班底,大廟旁邊蓋小廟

三十多年前,剛拿到台大商學碩士的尹衍樑,在潤泰成立全新的「企劃部」。找了一批剛畢業的台大、政大MBA,當他的「接班班底」。

潤泰總部位於台北民權東路、林森北路口的慶祥大樓,屋頂搭起一間鐵皮違建,就是這十幾個人的辦公室。夏日艷陽一曬,冷氣就算開到最強,裡頭員工依舊汗流浹背。

只在老家山東受過私塾教育,公司人人叫他「掌櫃」的尹書田,無法理解兒子在做什麼。他告訴尹衍樑,公司新進員工平均月薪兩萬元,這群「太子陪讀」竟然拿四萬元,不合公司規定。

尹衍樑告訴父親,「我相信我將來能夠大展身手,他們就是我的翅膀,你現在不讓我去把我的團隊給建立起來,我將來怎麼幫你做事?」

年輕氣盛的尹衍樑甚至跟父親攤牌,若這件事不讓步,他考慮出國念書,一走了之。

結果,這個異想天開、開台灣企業風氣之先的接班計劃竟然大獲成功。

尹衍樑表示,這批初生之犢最後只有三分之一留下來,其中包括大潤發執行長黃明端、財務長徐盛育、潤泰全球總經理徐志漳、匯弘投資董事長劉忠賢等人,都成了他日後擴張版圖的主力戰將。今日潤泰集團千億營收規模的證券、營造、零售等新事業,都誕生自這間鐵皮違建。

前明基友達集團法務長李志華則屬於離開的三分之二。他台大電機系、政大企管所畢業後,在指導教授司徒達賢介紹下進入潤泰,負責在六個紡織廠導入台塑的管理制度。「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尹先生膽子真大,不怕我們把他搞砸,」他說。

他在尹衍樑身邊待了三年,後來因為難以忘情科技業,離職到宏碁,擔任施振榮的特助。

李志華幾年前從明基退休,轉任美國管理協會(AMA)台灣總經理,協助中小企業家族接班。他發現,協助尹衍樑接班的經驗,非常實用。

例如,家族企業的傳統事業往往讓第二代難以插手。他常奉勸客戶效法尹衍樑當初的做法,一邊守住紡織家業,一邊傾力發展出營造、零售等新事業的模式,他稱之為「大廟旁邊蓋小廟」。

「我在潤泰三年所學,後來用了三十年,」李志華感嘆。

政大企管所教授司徒達賢稱尹衍樑為「台灣企業史上最成功的接班」。然而,尹衍樑認為他的接班經驗難以複製。「每個人的家庭關係不同,我對我父親講的話,他們能對他們父親講嗎?他們父親能聽嗎?」他說。

「我很幸運!」尹衍樑為這段過程下了結語。

如何接班3:私募入股 新模式新震撼

事隔三十年,台灣已出現最新的家族接班模式——私募基金入股。

這個模式兼具前述接班模式的優點。私募基金派駐被投資公司的資深合夥人,各個閱歷豐富、人脈廣闊,足以扮演類似「老臣」功能,也可協助少主組織新團隊。

更好的是,私募入股中小企業,動輒取得三、四○%股權,完全符合所有權、經營權合一,與被投資企業「休戚與共」的原則。

二○一三年,三個台籍外商銀行老將,包括陳聖德、前黑石集團大中華區副董事長郭明鑑、前高盛證券台灣與香港總經理余佩佩,返台成立私募基金——卓毅資本,初期募集三億美元,專投台灣中小企業,尤其是面臨傳承問題的家族企業。

卓毅第一批投資的六家公司中,最引人矚目的是老牌肉品公司台灣農畜產工業(台畜),卓毅入股近四成,甚至由陳聖德出任董事長。金融業赫赫有名的「外銀教父」,竟然去「賣豬肉」,一時傳為趣談。(見八十六頁)

三年過後,台畜初步轉型成果——第一家直營門市於四月底開幕,裝潢時尚的精品級肉店「Rou」(「肉」的音譯),就開在高級的台北敦南林蔭大道上。

台畜第二代掌門人、榮譽董事長張裕屏表示,他當初只希望台畜火腿產品能夠有一個地方讓消費者能一次購足,類似新東陽、黑橋牌的門市概念。

沒想到在女兒、副董事長張嵐欣與陳聖德腦力激盪之下,竟大幅升級,除了自家產品,還加入鹿兒島黑豬肉、西班牙火腿等世界級高級肉品,大幅跳脫傳統做法。

「年輕就差在這裡啊,是我的話,不敢!」張裕屏笑呵呵地看著女兒張嵐欣說。

而遠在台灣另一角落的屏東生技園區,台畜在卓毅協助下,投資十億元新建的豬肉熟食處理廠,已即將完工。從這裡,張家第三代將從此發動熟食肉品代工的全新戰略,讓台灣豬重新外銷日本。

「要大膽讓年輕人去接班,」陳聖德呼籲,「換一個新思惟的人,才能帶動下一步成長主軸。」

只留遺囑,沒有用 如何避免成為下一個長榮?

航運大亨、長榮集團前總裁張榮發今年一月過世,遺囑指定么子、時任長榮航空董事長的張國煒接任集團總裁。結果三個同父異母的哥哥發動閃電「政變」,張國煒只當了幾天總裁,連長榮航空董事長的職位都被解除。

外界最好奇的是,為什麼一生幾乎算無遺策的張榮發,會留下一張事後證明效用不大的遺囑?難道他不知道,大房三兄弟一旦聯手,以其合計持有長榮集團的控股旗艦——長榮國際達54%持股,足以完全主導長榮海運、長榮航空這兩家最重要的上市公司?張國煒根本毫無招架之力。

「這些強人一生都是旁人言聽計從,都以為他身後,其他人照樣會照他的心意去做事,」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稅務法律服務營運長郭宗銘提出可能解釋。

生前、公開、透明

富邦是個對照組,2014年富邦集團蔡萬才突然過世,但至今風浪不興。因為在蔡萬才生前已完成事業切割。長子、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掌管金融,次子、台灣大哥大董事長蔡明興管電信、娛樂。

「這是很好的典範,」郭宗銘說。

家族接班問題發生時間較台灣略早的香港商界、學界,其實已有共識,接班要順利,「最好是大家長在世的時候就要做,」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社會與政治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鄭宏泰說。

「而且,最好要公開、透明,」他補充。

例如,亞洲首富李嘉誠近年為了交棒給兩個兒子,大幅改組和記黃埔、長江實業兩大集團,以及李嘉誠基金會。鄭宏泰說,「你看李嘉誠每一趟開記者會,都會說我這個事業已經交給哪一個兒子,哪個事情交給基金會,都已經說得很清楚,今天說一遍、明天說一遍、有哪些反對的聲音一定要提出來,他要把這信號給孩子們、給其他的人說清楚,繼承就有一定的透明度。」

這與傳統文化有關。鄭宏泰表示,華人古代農村分家產都是公開,所有人聚集在長輩、族老面前討論,公開、透明。

遺囑制度則是引進自西方,與華人傳統民情不合,「我們中華文化沒有遺囑的,所以你純粹用遺囑處理事情,沒用的。」(陳良榕)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