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三十年來誰是贏家?

精華簡文

三十年來誰是贏家?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24924

三十年來誰是贏家?

天下雜誌597期

從1兆到26兆的總營收,從大同電鍋到蘋果供應鏈;從創業到接班,從少主到老董,台灣企業發展歷程最忠實、最全面、最獨家的紀錄──《天下》兩千大調查,看盡產業潮起又潮落,誰是30年來持續壯大、穩健、長青的企業?什麼是禁得起時間考驗的亂中求存之祕?

數位專輯/哪些企業含金量高?兩千大績優企業全面解讀

天下》兩千大企業調查走過三十週年了。

《天下》在一九八一年創刊時,就比照美國《Fortune》雜誌,編製「全國五百大公民營製造業排行」;到一九八六年,除將原有五百大製造業擴大為一千大,並納入兩百大服務業、一百大金融業,自此,《天下》一千大企業調查成為台灣企業發展歷程當中最忠實、最全面的紀錄。

回顧這項走過三十週年的企業規模調查,不僅一路未曾間斷,甚至在二○一三年還進一步擴大成為兩千大,以反映國內企業的繁盛活力與超限成長。

台灣企業在過去的成長有多驚人?以製造業一千大的總營收來說,三十年前,這數字是一.六兆台幣,而鴻海在去年締造的四.五兆營收就足以以一擋千,更別提一千大去年總營收達二十六.四兆台幣,是三十年前的十六倍有餘。

誰是「大久穩」企業?

但規模的持續壯大不代表台灣企業發展一路順風順水。攤開過往三十年的海量數據可以發現,一九八六年高居前百大的企業當中,連年屹立百大榜單始終不墜的企業,製造業僅剩十八家,服務業更少,僅十二家。(見表一)

在這群兼具大、久、穩的企業身上,有幾個共通特質:

首先,不管是不是獨佔性質強烈的國營事業,它們大多都在一個民生必需品領域做到極大、極深化,創造某種規模門檻後,形成市場的絕對主導權。如此一來,就算有國內外的後進者,也難以撼動其地位。

其次,它們都有著龐雜的轉投資,可以不受單一產業的景氣循環影響。以成立至今近八十年的遠東集團為例,旗下子公司就多達兩百五十家。在這份榜單上,它也佔了兩個名額,分別是遠東新世紀、遠東百貨。

另外,因為成立時間夠久,榜上的民營企業多完成世代傳承的考驗,因此也多已建立完備而周全的管理機制,人為出錯的機率大為降低下,有利於授權專業經理人,形成強大團隊營運效能。

最後,也是許多榜上企業領導人最常掛在嘴上,但也最難複製的,就是企業文化。「今天我們一個系統裡面,很少會有人突然間不行了,或是走歪了,」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在去年接受《天下》專訪時強調,管理制度當然很關鍵,但最重要還是領導人的哲學以及追求,「就像我每天講創新、創新、創新,大家就會照這個方向走,跟隨這個集團的精神。」

徐旭東舉台塑集團為例,講究成本、效率的關鍵就是源自王永慶,而當他過世時,集團雖曾出現工安等狀況,但最後是因為強大的管理系統才又拉回來。他認為,這都得歸功王永慶生前打造的機制。

中鼎董事長余俊彥也認為,企業要大、久、穩的背後正是企業DNA,「就像富豪(Volvo)早期在車展上,除了會展示新款式的車輛外,還會放一台撞爛的車,用意就是要凸顯它們的DNA是safety(安全)。」

除了三十家老牌巨人,台灣有更多的企業需要更多時間證明,要在激烈的競爭起落中,建立更穩固的經營之道。而在過往《天下》兩千大調查也可以發現,每個時代都有當下必須面對的挑戰,而過去的成功,更不是未來持續成長的保證。

像三十年前,在那個GDP還是雙位數成長的年代,雖沒有如今出口連十五個月負成長的黯淡大環境,但如同此刻各行各業都在苦思如何面對網際網路,一場「高科技」產業帶來的典範轉移已經在當年默默醞釀。

回顧鴻海還在吊車尾的年代

分析一九八六年的榜單,名列前茅的製造業主要來自石化、食品、交通運輸,和紡織,當時沒人稱它們「傳統產業」,因為「高科技」業根本還不成氣候。

但一場主流產業的移轉趨勢已經悄然啟動。把時間點拉回當時,新竹科學園區那年才啟用不過第六年,而台積電也要等到隔年才正式成立。不僅半導體、通訊與網路、光電等行業類別都還沒出現,就連電子業,和電腦及其周邊零組件也還沒有名分,全被歸在「電工器材」業內。

但進一步留意可以發現,當年的製造業前一百大榜單中,電工器材已是行業家數最多的產業,這當中有包括大同、台灣松下、聲寶、東元等家電業者,也有台灣飛利浦電子、德州儀器、迪吉多電腦、台灣慧智等「準高科技」公司。

事實上,還有更多將改寫台灣接下來三十年產業歷史的先鋒部隊,已悄悄出現在這年的一百大排名之後。例如當時被歸類在電工器材的鴻海,就是在這一年以二.八億元的營收首度進榜,排名第九六七名。

此外,還有英業達、宏碁電腦、華通電腦、聯電、明基、台達電、神通電腦等,都是後來從電話機、計算機,甚至電動玩具轉進個人電腦後,創造驚人規模的企業。

至於當年的兩百大服務業,雖高達九十五家都是貿易業,而前十大也多以公營事業為主,但新趨勢也已隱然可見,尤其在資訊設備銷售服務業中,其實已有惠普科技、宏碁、安源、震旦行四家上榜。

果然,接下來的改變開始加速了。從九○年代開始,在政府政策性的扶持下,台灣進入資訊電子業的年代,榜上名列前茅的常客換成了宏碁電腦、台積電,還有鴻海、和碩、仁寶、廣達、緯創等「電子五哥」。

至於服務業巨頭,當公營事業陸續退位,取而代之的除了海陸運外,就屬宏碁、聯強國際、大聯大等資訊設備銷售與服務等行業。當然,統一超商與百貨業者的崛起,也代表台灣進入新的消費時代。

三十年風水輪流轉 觀光餐飲、軟體、電商看漲

事實上,《天下》兩千大調查向來不只是回顧過往那麼簡單,從每隔十年的百大榜單行業分布,也可預見主流行業的趨勢。(見表三,點圖放大)

首先來看製造業。一九八六年進入百大家數最多的是電工器材業,共二十六家;到了一九九六年,電工器材已被細分為電子、資訊及通訊兩大主流產業,而這兩產業的進榜家數合計已達四十六家。

到了二○○六年,隨著資通訊產業發展的高峰,又再細分成半導體、電腦系統、電腦周邊與零組件、光電、通訊與網路、電子、家電,在百大所佔家數合計更達六十家,堪稱科技業的美好年代。

而在今年,儘管資通訊業依舊是最大宗,甚至從半導體獨立出來的IC設計一併合計,家數是五十七家,開始呈現不升反降。

而在服務業,從百大看主流產業的消長更明顯。三十年前的一百大榜單當中,貿易業就佔了三分之一家數,其次是汽車銷售與修理;到了一九九六年,營建當道之外,貿易竟然快速衰退到只剩十五家,而新崛起的分別是零售十三家、資訊設備銷售服務八家。

二○○六年,與製造業的資通訊時代高峰相輝映,百大服務業中佔最多的已是新興起的資通訊及IC通路業,共二十一家。另外,資訊設備銷售服務也達十一家。

而今年,資通訊及IC通路業則開始呈現下降之勢,倒是觀光餐飲已有三家擠入百大榜內;此外,像軟體、電子商務也都各有兩家入榜。下一波驅動經濟的產業,呼之欲出。

「平庸經濟」將成新常態

歷經三十週年的淘洗,《天下》兩千大調查在記錄企業的爆炸性成長之餘,也帶出台灣經濟的新隱憂,那就是平庸經濟將成新常態。

同樣以每十年為一個區間,可清楚看見製造業總營收成長的黃金年代,是一九九六到○六年,百大企業總營收十年就擴張了三倍。而服務業成長最快速的年代,則是服務業大舉自由化的一九八六到九六年間。(見表二)

「八○年代靠著中國,拉著台灣成長十幾個百分點,現在的機會少很多了,」前黑石集團大中華區副董事長、卓毅資本執行長郭明鑑回憶。

中國大陸曾經是台灣企業攻城掠地的新天地,現在卻已開始複製台灣,甚至超越台灣。

中美和石油化學的興衰史,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一九八六年,生產化學纖維上游原料PTA的中美和石油化學,高居當年一千大製造業第十四名,也是第一大外商(英國石油與中油合資)。

但三十年不到,中美和卻因為中國大陸競相成立PTA大廠,被迫減產、裁員,甚至曾是全球最大單一PTA生產基地的高雄廠也在去年拆了。這讓中美和於一四年首度跌出百大榜單之外,並在今年不再參與兩千大排行,選擇在榜上消失。

服務業同樣面臨停滯的危機。政大科管所教授溫肇東發現,比較一九九九到一三年間,服務業前十大公司幾乎都是老面孔,而且除了中鼎,以及華航、長榮外,台灣服務業打國際賽的成績遠不如預期。

如何走出陰霾?溫肇東說,台灣過了追求量的年代,企業生存「要挖得很深。」

他口中的深,是要做就做到最好的氣魄與實力,也就是領域第一。

政大EMBA執行長邱奕嘉則認為,目前新技術新平台匯流下,新的產業樣態誰都難以預測,因此政府的心態要開放,放手讓企業嘗試各種可能。

儘管新政府已經拋出未來發展產業的重點:綠能、國防、生技、物聯網和智慧機械的五大創新產業。然而,以政府政策指導的成長模式,是否還有效,學者有些悲觀。

「政府過去用pick winner(挑贏家)的方式發展石化與半導體,但在半導體之後,就沒有挑對過東西,兩兆雙星、數位內容等都沒有成效,」溫肇東認為,過去三十年證明,台灣企業總有能力找到出路,政府該思考的是,如何提供如虎添翼的協助或法規,而非跳下來教企業往哪裡走。(英文版同步上線www.cw.com.tw/english;5/23 The China Post)

【延伸閱讀】編者的話/下個30年 如何基業長青?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597期《三十年來 誰是贏家》>>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