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吳季衡×王俊雄 接班人遇上創意人 豬肉廠變身文創

精華簡文

吳季衡×王俊雄 接班人遇上創意人 豬肉廠變身文創

圖片來源:周書羽

瀏覽數

38266

吳季衡×王俊雄 接班人遇上創意人 豬肉廠變身文創

天下雜誌595期

很少人知道,已經名揚國際的服裝設計師吳季剛,有個不愛都市愛農村的哥哥吳季衡。他和廣告人王俊雄,讓豬肉分切廠長出文創,傳遞台灣農業新價值。

南台灣,被前縣長蘇治芬稱作「農業首都」的雲林縣,車行省道台一線,兩旁多是鐵皮加蓋的工廠及商家、與實在稱不上整齊美觀的巨型建商廣告。

一個轉彎,進入大埤鄉豐田路,眼前卻出現一個由淺灰、原木與炭黑三色為基調,加上滿目的綠意構成,佔地四千八百坪的巨大園區。

這個讓人不禁直覺聯想到台北華山、甚至日本金澤市民藝術村的園區,真實身分竟是一家肉品分切廠。

它是已經有三十年歷史的祥圃實業的「豬肉分切加工廠」兼「農業文創館」──良作工場。

這一方完全顛覆對台灣農業、畜產加工印象的園區,去年底開幕試營運,預計七月一日才正式對外開放。卻已引起國際的矚目。

去年底,全球知名的康乃爾大學農學院研究團隊,決定將良作工場列為該學院「亞洲農業轉型」的年度研究教案;其他來自美國、日本、荷蘭的畜產業者與研究機構,也紛紛前來考察。

參訪者更好奇,為什麼名列「窮縣」、人口產業均外移的雲林鄉鎮中,會有這樣一個現代化、國際級的農業文創園區?

吳季剛那熱愛農村的哥哥

這故事,要從三年前,兩個不到四十歲、背景迥異,卻同樣來自鄉下農家的青年,在台北的相遇說起。

其中一位主角,是時任祥圃實業董事長特助、現任營運長的企業家第二代吳季衡。

在台灣,許多人認識吳季衡的弟弟、全球知名服裝設計師吳季剛,卻少有人知道,這對兄弟的父親,是雲林出身、以動物營養劑貿易起家,如今事業版圖已垂直整合豬隻為主的畜產產業鏈上下游,年營業額超過十八億台幣的祥圃實業董事長吳昆民。

頂著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雙學位、早稻田大學碩士的名校學歷光環,有著富爸爸和名人弟弟的吳季衡,是許多人羨忌的人生勝利組,但他心中的重擔,只有自己知道。

「說穿了,我們其實就是台灣一家不斷力圖轉型、向上提升的中小企業而已,」吳季衡說。

一方面,學習接班的他,將祥圃實業一路從國外的營養品代理、動物用營養品、藥品製造,再拓展到肉品切分加工業務,甚至跨足餐飲、觀光業的垂直整合轉型工作。

另一方面,自言從小與弟弟相反,不愛大都市、只愛農村的他,近年陸續考察過二十餘國的農、牧事業與食品供應鏈,也對台灣的農業發展與食品產業鏈的潛力與困境,有自己的觀察與想法。

過去五年,這位高學歷的小開,跑遍全台飼料加工廠、養豬場、屠宰場,也在自家經營的餐廳跑堂。

他認為,真正能改變台灣目前農業蕭條、食安危機連續爆發等種種困境,最能治本的方法,其實是提升產業與社會對食物的重視程度。

若業者願意花較高的成本,從源頭開始就用嚴謹專業的方式生產食品,消費者也更重視吃下肚的東西從何而來,甚至願意花較高的代價,買品質較有保障的產品──這就會形塑出遠比「出了事才嚴刑峻法」的補救措施來得更有效的正向循環。

極與極的合作

「我跟父親有這個理念,卻不熟悉與大眾消費者溝通,」吳季衡說。

於是,吳季衡找來了故事的第二個主角,「存在以先」創意公司負責人王俊雄,主導當中農業文創館的建築設計、營造發包與品牌、軟體的總籌劃工作。

王俊雄,屏東縣車城鄉出生,台大中文系夜間部肄業,從小生長在不算優渥、甚至不算健全的家庭。他與吳季衡的背景像是光譜的兩極,卻同樣有著對農業和土地由衷的熱情。

典型的赤手空拳打天下,王俊雄從最基層的兼職文案助理做起,他憑藉著利用日本知名動畫角色「代言」即溶咖啡等創意,即使日文並不算流利,仍做到日本最大廣告公司電通的兩家子公司創意總監。

五年前,王俊雄自立門戶,創立存在以先,原本只是向祥圃實業提案比稿企業logo的視覺設計,卻因此和吳季衡結識,兩人只要一談起台灣的農業便停不下來,也開啟了合作的契機。

「其實我們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從來不相信台灣人才會輸給世界,」王俊雄笑著說。

吳季衡走遍世界,深知台灣農業技術與人才,在亞洲有著領先地位,「只是這些人,在台灣cost down(節省成本)至上、結構失衡的大環境裡,被埋沒了,」吳季衡說。

王俊雄則從自身從事創意工作的經驗出發,他直言,「我跟隨過許多廣告大師多年,自知在台灣絕不是最優秀的人才,但在日本工作時,沒有輸給日本人過,比稿也從沒有比輸美國人。但我覺得台灣很多創意人最大的問題是,總一天到晚想變成人家,這樣還沒比就輸了。」

photo

photo 除了介紹畜產知識外,良作工場也將開放農業、藝文交流。

無止境的磨合與相互學習

因為理念一致、審美觀也有共識,兩人決定聯手在雲林鄉間,打造一個傳遞台灣農業新價值的場域。

三年來的合作,卻絕不是一路順遂的童話故事。

兩人第一個考驗,是所有業主和承包商之間永恆的難題:預算。

「我們合作的方式,國外行之有年,是從概念籌劃階段就導入行銷思考的全設計概念,而不是只行銷末端商品,」王俊雄說,「這樣量身訂作的設計過程,對創意人來說非常幸福,但也非常耗神;對業主來說,則是有形成本會高上許多。」

吳季衡坦言,自己支持這樣的理念,但「畢竟我們是一家需要生存的中小企業,每多花一塊錢,我就會有將來如何賺回這一塊錢、這樣做會不會曲高和寡的壓力。」

第二個難題,來自設計執行完成後,看似微不足道的「細部變更」。

「當場區軟硬體工程達到一定進度,我們會找來重要的客戶、股東、員工等徵詢意見,」吳季衡說,他極為重視這些將來實際使用這個場域者的意見。

但對王俊雄而言,若變更設計細部,忽略各項設計細節的彼此關聯與一致性,都會減弱設計概念的強度。

「你相信嗎?我們曾經因為展區告示牌的字級大小要不要變更,整整吵了兩年半,到現在其實都還沒有定案!」吳季衡忍不住苦笑。

三年來,兩人面對種種問題,最後只能靠著彼此的信任,以及不斷來回溝通、相互磨合學習,來取得平衡。

無數開會到隔日凌晨的週末夜晚、數百張台北到雲林的高鐵票,大大小小的爭執與僵持。「三年過去,最後就變成了如今你眼前的成果,全部由台灣人才創作執行出來的成果,」王俊雄的語氣中,聽得出欣慰。

如今,雲林的良作工場,徹底改變了肉品分切廠在一般人印象中,傳統落伍、甚至帶點血腥惡臭的形象。

只見眼前的肉品分切工作,猶如科技公司,由全副武裝的專業作業員,在嚴格控制恆溫恆濕、有著透明玻璃天花板的環境,一切攤在陽光下,供來訪者參觀。

走進良作工場園區的農業文創館,更讓人眼睛一亮。

從二樓詳細的豬肉分切圖、Q版世界各大豬種與食品介紹,到飼料如何栽種、營養品如何製作……,有如參觀農牧發展博物館。一樓即將開幕的在地市集與餐廳,也結合豐富的設計與文創靈感,織豬機、良子、明智實龜等分別代表工場不同精神的吉祥物,格外搶眼。

「我們家的家訓,不說浮誇自滿的話,但這三年下來的努力,在雲林有一個拿到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會丟臉的、農業為本的文創園區,我格外珍惜,」吳季衡微笑著。

台灣人才 從來沒有輸

總投資超過三億台幣,能否回收、甚至獲利?良作工場能否在正式營運後,真的達成促進台灣農業、畜產業思考轉型、彼此交流的目標?仍考驗著後續的經營,與時間的檢驗。

但至少在雲林這片身為農業大縣、過去最大投資案卻是六輕的土地上,兩個台灣青年使盡全力,走過考驗,努力向世界發聲。「台灣人才需要在這個土地上實際作為,然後向世界說話,自然就會發現,我們其實從來沒有輸,」王俊雄說。(英文版同步上線www.cw.com.tw/english)

王俊雄 越限告白

台灣人才需要在這個土地上實際作為,然後向世界說話,自然就會發現,我們其實從來沒有輸。

吳季衡 越限告白

我從不相信台灣人才會輸給世界,只是他們在cost down至上、結構失衡的大環境裡,被埋沒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